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87)

【明慧网2003年6月6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象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象的事迹:

我站在了宇宙的极高处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最近发正念时常走神。前两天,发正念时又走神了,我突然灵机一动,旧势力是什么?为什么总干扰我?在这方面它为什么总占上风,而我却被它左右?我在它之下吗?不!我不在它之下,我在它之上,因为我与法同在,它干扰不了我,我说了算。正念一出,我立即静下来。一种新的感觉,体验到了正念的强大威力。我站在了宇宙的极高处,俯视旧势力,在我脚下很遥远,很渺小。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静不下来的原因,是我把它看成比我高的主宰了。而我在低境界中所形成的旧观念一直左右着我俯首称臣。以往我都是抬头看它们,功能受阻的原因就是正念不强,所以没有那种威力无边的感受。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修炼中我悟到,瞬间的升华就是对旧势力的有力突破,当我们的意识冲到旧势力的外围时,那是否是旧势力在我们的体内和对应空间解体之时呢?我们在最高位做这件事时,那不也是在超越一切时空吗?所以我才会有一瞬间就站到宇宙极高处的感觉。那么我们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灭掉一切邪恶,扫清整个寰宇,首先就要象师父说的那样:“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这样才能达到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效果。

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

当一恶警把我当靶子练拳击时,我觉得没什么难受的,可第二天该恶警却叫嚷着手腕疼;还有另一个恶警用10万伏电棍电击我时,我实在疼痛难忍,就大声呼叫“师父、师父!”此时,该恶警愣在那里捂着肚子就出去了,这些恶警都是作恶多端遭到天谴。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

在里边时,我总认为:“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得出去助师正法”。恶警说:“你来这儿就出不去了,得判你劳教,除非为我们办事。”第三天,去厕所后,恶警说:“活动活动吧。”因为一直坐在铁椅子上,手戴铐子,脚被铁环固定,身前有一铁箱子,只能直坐不能站立,连续三天坐着,腿、脚麻木,屁股也酸疼,另外还有伤,活动活动为以后的出走创造了条件,这是师父的呵护啊!在去厕所的途中,我一直在观察周围环境,看如何走脱。我的所在地离后墙不远,只隔五间房。看到墙边靠墙有一矮棚儿,或许能翻过去走脱,但墙很高,且旁边就是狗棚,有一条大狼狗在里边,这些是我最担心的。 我想:如果出走时需要用椅子踩着,就请师父帮忙,让恶警们出去说话(一般情况都是看着我的恶警在屋内坐着说话)。结果,没多大一会儿,他们都拿着椅子到门口说话去了。这时,过来一恶警说:这狗真老实,打它连叫都不叫;另一个说:我去看看。过了一会儿回来说:这狗也太老实了,我把手伸到它嘴里,它连咬都不咬。这样一来,我的顾虑全打消了。

我悟到是该走的时候了。然后我发正念,让它们睡着,过了一会儿我听周围没动静了,于是就挣脱了手铐与锁脚环,侧转身从椅子上抽腿站起来,下来,搬上椅子,越墙闯出了魔窟,重新回到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

警察:今天就当我没看见

大法弟子A从教养院回来后每天加紧学法、发正念,几乎天天出去发真象资料。一次A带着十几盘真象录音带当面发给出租车司机:这是法轮功真象带,你们拿去听吧。当时围上来很多司机想要,最后没够分就回家了。 一次在五金商业街,A当面把小册子给一个陌生人,那人说:“什么呀,可别是法轮功啊。”他一看,“真是法轮功啊!”这时又来一个人一看说:“这才是真法轮功哪!一般人不敢这样发,小心点啊。”

在发真象中有时也会碰到警察,但多是有惊无险。一次发真象中遇到一个曾认识的警察,穿便装,A未害怕,而且还给他真象看。那个警察把他拉到一边说:“你还弄哪,今天就当我没看见,你往那边发,我往这边走。”

我们来了

中秋节到了,人们都忙着走亲戚送“十五”,我们认识到这是讲真象、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我去拿材料,妻子买来红包。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折叠完封好。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发完正念我们就出发了。我和一位男同修到偏远的山区,妻子与另一位女同修到附近的村庄。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没有星光,天阴沉沉的,天气预报有小雨。但我们的心情愉悦舒畅,我们的胸怀从容坦荡。攀上崎岖的山路,站在半山腰,举目远眺,周围的山村一片灯火辉煌,宁静而安详。我发自内心地说“众生啊,我们来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顺利发遍了五个村庄,剩下的材料只能发一个村庄了。这时下雨星了,同修问:“下雨了,怎么办?”我说:“用我们的正念主宰一切,一切都应该为我们开道。”雨很快停了,我们顺利地做完,一夜无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