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并进行性侵犯


【明慧网2003年6月7日】我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原名:新安)劳教所三大队,现在将经历和所知道的情况告诉所有的世人。

劳教所三大队把所有新分入队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分别单独隔离到各个房间,强迫洗脑。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持续遭受非人的对待:

1、剥夺睡眠。
2、不允许洗脸、刷牙;不允许换衣服。
3、不允许上厕所,很多学员被迫弄脏了裤子,膀胱和肾脏疼痛难忍。
4、不允许喝水、吃饭。
5、同时恶警进行超长时间的体罚。站军姿(脚尖鼻尖贴墙);蹲着(半蹲);开飞机(头弯向地,双臂向后展开);踢正步;
6、酷刑:恶警把大法学员捆绑后,为了避免学员因痛苦而出声,将肮脏的擦地抹布或者肮脏的内裤塞进嘴里,然后恶警与众多叛徒围住学员用棍棒,特制的高压电棍长时间毒打;有的学员被双手在背后反铐,用绳子吊起来,毒打,经常是几天几夜,人昏死了有时也不放,弄醒了接着毒打。

有一个北京朝阳区姓阚(音kan)的女学员,被长时间的吊铐毒打,双手手腕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治疗了很长时间。

2002年,有一天,总也见不到的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张亦洁出现了,可是她的身体大面积损伤,面部大面积的黑紫,全部肿起,眼睛成了一条缝,几乎封上了。恶警和叛徒们无耻地大声喧嚷:“这是她自己做美容做的!”

2002年4月的一天半夜一点钟,恶警关闭了所有楼道的铁门,恶警焦学先(三大队大队长)和恶警霍秀云伙同五六个叛徒打手恶毒摧残大法弟子郎东月,它们扒光郎东月的衣服,拳打脚踢,棍棒交加;更为卑鄙无耻的是,这些禽兽用牙刷对郎东月进行性摧残,它们把牙刷捅进阴道,乱挖乱钻,极尽使郎东月痛苦;恶警吃着饼干把渣滓吐在郎东月身上,焦学先穿着高跟鞋拼命的跺郎东月;禽兽们还在郎东月的身上写满了辱骂大法弟子的脏话。

2002年的一天上午,天气很冷,恶警焦学先(三大队大队长)心怀鬼胎,把三大队的学员全拉到操场上织毛衣。将近四个钟头后回宿舍,看到三大队三班的房间里一片狼籍,满地鸡骨头,满地都是水,五个叛徒围打陶学玲,暖气被打漏。陶学玲的胸腹部被打坏,不敢呼吸;阴部严重损伤,长时间上厕所困难。但是打人的叛徒张述、张翠芬、韩继伟、姚明明等人都被劳教所“表彰”,减刑提前解除教养。

2002年7月15日深夜1点,恶警柏洁和吸毒人员马骏、田靖把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带到一座无人的空楼里,施用酷刑。

北京女子劳教所每天强迫在高压下违心妥协了的学员无偿工作最少15个小时,经常连夜加班。除此之外的剩余时间就是精神上的折磨,清早5点半起床后,劳教所开始播放鬼话连篇的高音喇叭,伴随着恶警的谩骂,开始了一天。

劳教所不允许大法学员自由说话,它们生怕自己的罪恶流传出去,被外界曝光;它们每隔一两个星期就要进行搜查,让学员脱光衣服,检查是否有它们害怕的文字。

中国大陆的劳教所是比二战时期的纳粹集中营更要邪恶万倍的地方,使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精神与肉体上受到深度的摧残,尤其精神上的摧毁难以描述。

请全球的大法弟子正念清除劳教所的邪恶因素。请所有善良的人们谴责并制止邪恶,国际人权组织深入检查劳教所。

恶警:焦学先(三大队大队长)、霍秀云、柏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