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不惧讲真相 胸怀坦荡有正念


【明慧网2003年6月8日】“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迫害四年来,我们以法为师,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也使我们在揭露邪恶谎言、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坚定,越来越能严肃地对待这场邪恶的迫害。”(《在华盛顿DC法会上讲法》)

通过深入学法我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在面对邪恶时,只要我们正念正行,邪恶就没有办法。下面我谈几件自己遇到的事。

2002年3月底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很快与同修联系上,投入到正法行列中。4月初的一天我背着一包资料要出去送,刚走到楼头迎面就碰到了街道办事处书记。此人经常和派出所合谋整大法弟子,并叫嚣:谁不转化就狠整他。

他看见我马上大步走过来要与我握手,说:“你回来了?你也是,几次上北京,又在大会上喊,(指我在公判会上喊‘法轮大法好’)要是早说个不炼了,还用去受这个罪。”我说:“我为什么不炼?我的生命就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江泽民为了他的私利想致法轮功于死地,你们作为政府干部不能匡扶正义,还帮着他迫害我们。”

他以为我被无理关押了这么长时间,会给他说软话。听我还这么说,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也提高了声音:“那你也不应该上大会上去喊哪。”我平静而坚定地说:“我犯了什么罪?就因为我炼法轮功要做一个好人你们就开我们的‘公判会’?我喊是想让全场的人都知道真象,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我的师父和大法是冤枉的。”这时有几个人围过来看。他感到有点尴尬。我为了让别人也能听到,就把声音抬高了一点,但很平静地说:“法轮功是最正的,总有一天会平反,我们做事都要凭良心,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不然的话,将来真有什么报应后悔可就晚了,你说呢?”他脸色很不好看,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我说:“好,我走了。”说完把包往肩上一背,昂首挺胸向院外走去。

4月中旬,派出所知道我回来后几次让居委会通知我,叫我到派出所去报到。我不理他们。(听到很多同修说到派出所就得写“保证”,不写就不让回来。)有一天,居委会主任又来了,说我不去他不好交差,派出所天天催。我忽然觉得我应该上派出所去一趟,为什么不借此机会去向他们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呢?我是个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怕什么。于是我就到里屋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去派出所讲真象,但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去,堂堂正正地回来,绝不允许旧势力再迫害我,请师父加持。”说完我就和主任一起出来了。

在路上,我给居委会主任讲自焚真象,讲劳教所里如何迫害大法弟子。主任说:“你给我说什么都可以,到派出所千万别说。”我说:“我炼功后病全好了,主任你说这功好不好?”主任说:“功好你在家炼吧,何必找那罪受。”我说:“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师父和大法遭到这样的诽谤和诬陷,我怎么能坐视不管。我们就是要说,就是要讲,让世人都知道江××的邪恶、狠毒。”

到派出所后,所长对我异常的客气,先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又问家里的情况,最后才说:“怎么样,这么长时间,思想转变了没有?还炼不炼?”我说:“所长,这还用问吗,就是因为炼才被你们一次次无理关押,又判我劳教。如果不是我师父替我承受,就我这身体早被折磨死了。几年来,你们接触的大法弟子也不少,也应该想一想了,他们都是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的好人,有什么错,这样残酷地镇压我们,这到底是为什么?”所长说:“是政府不让炼了,你们老去北京,给国家带来不稳定。”我说:“不是我们给国家带来不稳定,是江泽民给国家带来不稳定。他要不镇压我们,我们愿意出去吗?谁不知道家里舒服。再说,他一个人代表不了国家,也代表不了政府。是他为了自己的妒嫉和私利,利用手中的权力非要把上亿的修炼者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对这些好人耍尽了流氓手段,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逼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所长阻止我说:“不要说了,在派出所还敢说这些。”我心里发着正念。也看出他表面说不让说,实际上也在听。就转了一下话头说:“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五、六十个国家都炼法轮功,只台湾一地就有十几万人在炼(当时的数字)在国际上荣获上千个褒奖。只有咱们这儿不让炼。”居委会主任插话说:“是不是啊,我怎么不知道。”我说:“你们不知道,是因为你们中老江的毒太深了,人都有良知,用你们自己的心想一想吧。历次政治运动不都是这样,分不清是非,到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所长说:“行了,没问你几句,让你把我也快给转化了。回去吧,以后别来回跑了,弄得我们节假日都没有休息过。”

就这样,不但讲了真象,还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

8月底,我因为到外地开法会被抓,被送到当地派出所。我绝食抗议。第二天他们审我,当时有两个副所长、办事处书记、还有社区书记和两个保安。他们问我谁通知去开会的等等。我一概拒绝回答。办事处书记因上次的事还耿耿于怀,就对我大吵大嚷。我很平静,等他吵完后我说:“哪一条法律规定不能去××县?我是合法公民,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不需要向谁请示。另外我想,我们被抓的消息,现在可能全国以至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们每个人关在哪里,我的同修们他们都清清楚楚,如果我在这里出了问题,那咱们派出所也就名扬四海了。”我的话对他们显然是个震动,那位书记马上不吵了。过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所长说:“谁也没怎么你,也没人打你骂你,只不过问问你情况。”我说:“你是问问我情况啊,可是你问的情况我都不能回答你。”所长问我:“你怎么知道外边知道你们的事呢?”我说:“我当然知道,我们是一个师父,修的是一部法,心灵是相通的,这你们永远都无法理解。”他们看实在问不出什么来就说:“那就这样吧,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说:“有。”所长说:“那你就说。”我说:“我希望你们改变对大法的态度,这对你们是有好处的。江泽民为了他自己的妒嫉迫害大法弟子,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为什么就中国非要置‘法轮功’于死地呢?还制造出什么自焚、杀人等栽赃陷害。把十几万人关押在监狱里,还有几百人已经被折磨致死了。你们想想这正常吗?善恶有报是天理,谁做了恶都得自己承受偿还,只是时候未到而已。”所长截住我的话说:“行了,别转化我们了,让你说你们开会的事,你一句没有。一说起你们的大法来,又滔滔不绝,真拿你们没办法。行了,就到这儿吧。”一场“审问”就这样结束了。

自己修炼路上的点滴经历,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