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侵犯人权现状”研讨会在东京举行 反响强烈(图)


【明慧网2003年6月8日】“从法轮功被迫害看中国侵犯人权现状”专题研讨会于5月31日晚在位于日本东京都中心池袋的艺术剧场召开,反响热烈。

与会者进入会场会场内会场内

研讨会由「法轮功难民申请者支援会」事务局北井大辅先生主持。讲演者主要有国际记者会议理事长角间隆先生,「金子容子救援国会议员超党派联盟」会长、日本众议院议员牧野圣修先生,大赦国际日本支部中国担当。金子容子的丈夫金子笃志,两名法轮功受害学员做特约陈情。

牧野圣修议员感谢法轮功学员的不懈努力


牧野先生发言

众议院议员牧野圣修先生首先发言。他是第一位公开关注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国会议员。他说,当初法轮功学员在向国会呼吁营救金子容子的时候,很多议员还不能理解。但法轮功学员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都始终坚持着,对每个人都是一边呼吁救出容子,一边讲着法轮功的真相。由于他们不懈的努力,现在很多议员对法轮功已经改变了态度。每一位议员对法轮功的内涵和营救容子的意义理解也已经加深了。现在再见到我,常主动和我打招呼说,他们真努力呀,所以在国会我的工作也变得好做了。这些都是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他们看上去很平凡,但坚持下去,就得到了这样的变化。希望法轮功学员能够更加努力开展你们的活动。我在此承诺:为了救出容子,为了使法轮功学员不再遭受迫害,我将更加努力地配合大家,继续向中国政府呼吁。

接下来容子的丈夫金子笃志先生介绍了容子的有关情况,并为能有这样难得的机会陈情感到高兴。他对各界有识之士给予的声援和激励表示了深深的谢意。


金子先生发言

国际记者会议理事长角间隆回忆采访法轮功创始人


角间先生发言

会议理事长·角间隆先生以「中国的情报统制与法轮功的真相」为题做特别讲演。他以大量翔实的事实,高度评价了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体现出的和平与理性。他说,在这四年里,我一直关注着「法轮功」。在这期间,世上发生了多少血腥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那样的厮杀。冷战后仍持续10年以上。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在摸爬滚打,互相残杀中死去。然而「法轮功」暴力反抗的事情一次也没有发生过。尽管直至今天「法轮功」仍遭受着残酷的迫害,但是却没有一人手持武器,挥起镰刀给那个不正的官方一个打击。当然有关这一点,在那本「法轮功」的圣典(编者:指《转法轮》)里早就写的明明白白的了。所以现在我越来越相信「法轮功」了。

接下来他说,最能说明这种残酷迫害现状的是3月份刚刚出版的「法轮功报告2003年版」这本书,我只是快速地浏览了一下就让我感到浑身发抖……之后他就以「法轮功报告2003年版」为例,详细而形象地描述了中国对被迫害者施刑的刑具和酷刑。深刻地揭露了中国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目不忍睹的残酷迫害。他最后概括地说,总而言之,这种事情在今天发生,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在讲演的后半部他说,作为一个记者不能够到现场取材就和死了没什么两样。而今天就在我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这一瞬间开始,至少是得不到中国的签证了。要是我混入一个什么旅游团去上海,半道溜走到乡下去采访的话,说不定就会从此莫名奇妙地失踪了。所以说大家都在冒着很大的危险在做这些事情。但是,作为一个人我们不能不帮助这群充满正念的人。

今天,在日本1亿2500万人中,只有在座的为了想亲自了解真象,为了想自己确定判断的标准而相聚在这里。但是就象一粒粒种子,今后以各位为中心10年、20年、30年后,人类的历史就是从你们这里迈出的第一步开始的。自己收集情报、判断、参与这样的活动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情呀,这一点我想大家都会明白的。

大赦国际日本支部表达关注法轮功遭受的迫害及支持的立场

大赦国际日本支部中国担当全面报告了有关中国人权迫害的状况,并把有关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资料归纳整理,以大量的案例阐述了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深度和广度,并明确表示了大赦国际日本支部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将给予关注和支持的立场。

法轮功学员叙述大陆亲属因修炼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


受害学员做特约陈情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吴丽丽述说了自己和姐姐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她说,我和姐姐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中国的看守所里……一月的看守所里寒冷潮湿,我因没有被子后来和隔壁的姐姐睡在一起,姐姐把褥子给了别的犯人,我和姐姐合盖一床被子,冻得我实在是睡不着,姐姐就用双手把我的脚搂在她的怀里……。被关押近一个月时,经过在日本的丈夫和同修、亲友的多方呼吁、营救下,我被释放返回了日本。可四年了,姐姐几乎都是在狱中度过的……。四年中姐姐多次被关押,其中两次被关在精神病院。姐姐在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电击的痛苦无法形容,吃药打针后,出现昏睡,主意识麻醉,坐、立、卧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大脑思维出现空白现象,记忆减退,视力间隙性模糊,短距离看不清人、物,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她靠真善忍的力量支撑着,坚持向医护人员讲着法轮功的真相。后来医生转变了态度说,你真是个好人,你不是精神病人,赶快叫家里人把你接走,我们也不愿意参与这种政治迫害。

接下来吴丽丽更加悲愤地说,爸爸虽然是律师,曾为很多人辩护,可是却不能为炼法轮功的女儿辩护,您知道在中国律师是不允许为法轮功辩护的。爸爸在姐姐被关在精神病院期间,精神上遭受的折磨越来越大,而使他过早地去世了。妈妈要求姐姐工作的大学把姐姐接回来为爸爸送葬、可安徽省610办公室却不同意。就这样爸爸走了,姐姐却没能跟爸爸最后告别。就是这样,生不能相见,死也不能送行。当时妈妈在电话中悲痛地对我说,即使你姐姐现在回来的话,我也是很担心,我担心会不会一次送走两个人啊,黑发人与白发人一起送走啊……。”

在吴丽丽讲述的过程中,很多与会者一直都在流泪。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肖辛力述说了自己在大陆被迫害和在香港被拒绝入境后强行遣返的经历。她并简单地介绍了原东京大学留学生杨文,北里大学客座研究员胡国平,静冈教育学院留学生解运欢,日籍法轮功学员田中裕子的哥哥王同春等在中国被判重刑和被残酷折磨的情况。她强烈呼吁各界关注在日法轮功学员及亲属在中国大陆遭受的迫害。

律师鬼束先生:与大家配合,尽早地结束这场迫害


鬼束先生发言

律师鬼束先生说,愿以各种形式与大家配合,在各自都发挥最大作用的基础上联合起来,尽早地结束这场迫害。

广濑教授:我感到中国把应该用在社会保障上的钱都用在了镇压上

最后「法轮功难民申请者支援会」会长广濑教授向来宾表示谢意并谈了他对这次研讨会的感想。他说,大家活生生的讲演使我意识到这场迫害的严重性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当权者对权力比酒还容易醉,醉在权力中只要发号施令就会很容易被只是按命令行事的人传递下去从而如愿以偿,这一点是可以想象的。在现场如果有几万人的受迫害者那么就要有几万人数倍的迫害者。那其中良心犹存的,有一天良心发现的时候,汇合在一起就会像大河决堤一样涌上来,从而使现存体制崩溃。就是说使我感觉到是这样的一种严重程度的迫害。根据角间隆先生的讲演,我感到中国把应该用在社会保障上的钱都用在了镇压上,希望日本的媒体能作特辑来报道。

谈到支援会,开始还只是小溪,不知不觉中力量越来越壮大了,像今天大家看到的,角间隆先生,牧野圣修先生,合作伙伴律师辩护团,大赦国际这些合作的力量已经汇合在一起。这使我感到很高兴,在此我希望这种力量能更加强大起来。

宣布闭会前,主持人说,希望大家每一个人都能把今天在这里听到的事情告诉给你周围的人。

格调高雅的艺术剧场的大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后到的与会者只能在最后靠墙的加座席上就座,或者在两侧站立听讲。研讨会在热烈,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会后,一位女律师说,真是太好了,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谈的都非常的好,但最让人感动的还是那两位受害者的陈述。没人能不感动,不同情,我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她们遭受的不幸。有的记者借走了《转法轮》。有位记者建议把研讨会的录像带发给各个媒体并谈了他的感想说,这次的研讨会真是太充实了,让我知道了很多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前我对法轮功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现在都化解了。我会尽早地对其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采访。大赦国际人士说,听完律师鬼束先生的讲演使我能正确地理解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他建议把迫害资料整理成使更多人易懂的形式发给更多的人。学员们也强烈地意识到,作为整体需要在一个新的起点上讲真相了。

虽然会议当天受台风影响东京大雨,但多家日本报纸(NHK、每日新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共同通讯社等),电视台记者仍前来采访。法律界、教育界、人权团体、中国问题研究者、市民、新老华侨、西方人士等各界都有出席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