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持刀行凶 大法弟子正念讨公道


【明慧网2003年6月9日】在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因为我曾当场抓住偷东西的邻居,他怀恨在心。后来他借机报复将我打成重伤,我告到法院,哪知他当法院执行厅厅长的父亲和法院人员、律师合伙陷害我,还倒要我先交五千元钱才办案。逼得我只得银行贷款,可案子一拖再拖。后来我丈夫又被车撞,没钱治伤,我只得拖着受伤的身体爬到法院要钱,给丈夫治伤。他们不但不给钱,反而再次打伤我。我又告到县里,法院为了掩人耳目,给我办个假案,将我逼疯、致伤、致残。从此我走路拄拐杖,说话痴呆,吃饭要人喂,左耳聋、长期流脓、流血,眼花,连亲人也不太认识。

1998年元月我喜得大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痊愈了。心头多年积下的对他人的怨恨一下烟消云散,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正在做饭,突然,冲进几个人,自称是公安局的,没有任何证件,说只要炼过法轮功的人统统都抓。话音未落,恶警就开始在我家到处乱翻。它们抢走了大法资料、我仅有400元的生活费、收录机、弟弟的房屋手续等东西。将我绑架拉走,还不让我关煤气,锅在煤气上空烧。

我被绑架到公安局一科,它们口口声声弄死我,不让我上厕所。不让我说大法好。我就要说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它们逼我大法资料哪来的,我不说。这时,我丈夫找到公安局恶警说:要把我老婆再次逼疯了,我告你们去。它们只得放了我。

家被抄了后,我天天到公安局去要我的大法书、大法资料、被抢去的生活费。一天,我又到公安局去要被它们抢去的东西。恶警甘××见旁边无人,发疯似的把我往楼顶拖,喊道:我打死你,打死你算自杀。我抵抗它,它就把我一脚从六楼楼梯踢到五楼楼梯,我连翻几个跟斗。我指着他说:你凭什么打我,我是合法公民,全县许多人知道我残疾人炼法轮功炼好了,唯独你们说我好人炼疯了,要是我有三长二短,我的家人会告你们610的八个人。从此后,邪恶见了我就躲,并退还了一部份被抢去的东西。

2001年元月,我又来到县公安局要被抢去的东西,并且在公安局门口打坐炼功。恶警和门卫打我,我仍向行人洪法讲真相。这时两个恶警来上班,把我的大拇指、食指一人抓一个,使劲地向两边掰,虎口被掰裂开深深的口子,流了许多的血。恶警又抓起我的头发拖到110的办公室,毒打我,打得我不能动弹。另外两恶警来上班,见我倒在地上,又使劲地踢我的腰部、腿部。我嘴里一直在说法轮大法好,善恶有报。它们就打我耳光,用手抠我的眼睛,又在包里拿刀子要挖我的眼睛,并说是公安局长县领导上面叫它们这样干的。我跑到大街上大喊:公安局里的警察拿刀子行凶啊!

第二天,我找县书记反映恶警的行凶行为是谁指使的。这时,610头目来了,看见我便破口大骂。县里的秘书说:“让她炼吧,她是残疾人,能搞什么活动?她只是锻炼身体,她不炼功怎么办,她家孩子小,丈夫下岗多年,又多病,他们不炼功怎么活呢?”我又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的人一定会有福报。有善心的人点头称是,610头子灰溜溜的走了。

后来有一次,我在街上看见曾伤害我的警察及其家人,我就跟他们讲真相。他很害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和揭发他的恶行,忙说:大法好,大法好。就跑了,不见往日的嚣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