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曾跌倒的同修奋起直追


【明慧网2003年7月1日】我曾在大法临遭魔难时畏缩不前,本感无颜面对慈悲伟大的师尊,也无颜面对几年来紧随师父历经风雨、捍卫大法、精进实修的同修们。经过学习师父的经文,我从沉睡中再次惊醒,自己在哪里跌倒,就应该从哪里爬起来。我深深感到:佛恩浩荡,师父不计前嫌,仍在慈悲地救度我们这些曾经跌倒的弟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在职工作人员,妻子在县医院工作。修炼前,由于我身患多种疾病(如:中心性视网膜脉络炎,脑动脉硬化、颈椎、腰椎、龙骨均有严重的骨质增生),一年到头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万分,一天下来不能长时间看书,因此在学习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一九九六年,我们单位一同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并建议我去看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当时的我根本就不相信,并说:“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身上的病看一本书就能治好!”但在她的多次善心劝导下,盛情难却,便把《转法轮》当作一般的书看了起来。因我患有视网膜脉络膜炎和颈椎病几年了,看上几分钟书、报,眼睛就胀痛,颈椎骨就痛的要命,而这次特别奇怪,看书三、四个小时,并未感觉眼睛发胀、颈椎骨头痛。当时,我很激动,认定《转法轮》是一本宝书。尔后,我陆续将李老师公开出版的所有书籍购买回家,并与当地同修一起学法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妻子和其他人受谎言的蒙蔽经常给我施加各种压力,搞得我整天稀里糊涂的。说句心里话,当时我是真心想学下去的,然而出于人情的无奈,单位领导对我们这些修炼人总是另眼相看,就好像是对待文革时期的“四类分子”,家里人更是没完没了地折腾。我们俩口子闹得都快离婚了。当时我以为离婚就可以摆脱干扰,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她总是和我过不去,并告诉单位领导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统统没收。

书被拿走后,我感到心灰意冷,从此一蹶不振,放松了自己的学法、炼功。由于长时间不看书学法,心性急速下滑,很快便混同于一般常人。从此病魔又侵入了我的身体,打针、吃药又成了我的家常便饭。我不但不悟,还走南闯北,到处求医,每年不知花了多少钱。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妻子反倒对我关心起来,还经常不辞辛苦地帮我服药、打针,但疗效不佳。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2000年腊月底,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日至第二年正月十五日,每到晚上2、3点钟,我的全身脊柱骨痛的非常厉害,根本就不能入睡,西药治疗不行了,就用拔火罐的方法,但总不见效。我还不悟,心想:是不是与脱离法轮大法有关呢?

2001年(农历)正月二十日左右,我去同修家里借书看,真巧,同修家里有多余的两本书《转法轮》和《精进要旨》,听说我的情况后,该同修就将两本大法书无偿地赠给了我。我开始不敢公开学、炼,于是将两本书放在家中隐蔽处,可是其中有本《精进要旨》不知何时被妻子拿走了,于是将《转法轮》立即放到了本单位的办公桌里。当时我发了个愿,一定要好好地保存此书……,但可惜的是自己在紧要时期没有跟随师父度过难关,尔后,在修炼的路上放松了自己,心性急剧下滑,现回头一看,确实无颜面对师尊。

今年非典瘟疫的蔓延,几乎波及全球,并迟迟得不到控制,在这里,我如被惊雷炸醒,一些不好的人终究是要得到报应的,师父不是说过:“人不治天治。”(《转法轮》)于是我从办公桌里取出师父的经书,再次走上了学法修炼之路,但没有公开。几年来,由于自己放松了学法,脑动脉硬化经常引起头痛,整天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一个紧箍圈将脑袋箍的紧紧的,很不自在。晚上颈椎骨痛得翻来覆去,自从学法之日起,我的面貌如同改天换地,各种病症烟消云散,天天精神饱满,轻松愉快,我的身体上的不好的因素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师父对我的确是恩同再造,我真正是得益无穷。

我觉得应该向妻子讲清真相,不知怎么的,她听我一提起学法轮功,就暴跳如雷。说句实在话,我以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但通过李老师的点化,自己不断地学法,我的心性提高了上来。我跟她善意的解释,可是她总是听不进,天天跟我过不去,并用一些言语来威吓,说什么“你不想想,你学法轮功还没吃到亏呀!,这几年本应轮到你提干的时候,组织上就是不给你提,你现在又想学法轮功,是不是连这个饭碗都不想要了?”听到此话后我坚定地回答她:“我实话跟你说吧,法轮大法我学定了,别说丢了自己的铁饭碗,那怕是将来讨米要饭我也要学到底。”她见我如此铁了心,以后的干扰也就不那么大了。通过这一次考验,我从中悟到,我修炼出现前后的几番周折,说明自己学法不精进,面临魔难关卡,分不清对错正邪,我一定要加强学法,做一个明明白白的大法弟子。

师父慈悲无量,不计过往之过,还在关心爱护着我,慈悲地等待着我们,给我们留着机会。因此我诚恳地希望那些和我一样还没醒悟过来的人,赶快觉醒吧!师父在等待着我们,我们痛定思痛,要奋起直追,赶上精进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