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去除对法理的误解 重视自身心性的提高


【明慧网2003年7月10日】最近半年多来,与同修A交流过几次,每次见面时总听到同修A说在与家人讲真相时,家人老讲她偏激,每次讲真相的效果都是不太好,每次讲完后同修A说总是落一肚子气,自己也不想再救她们了。特别是最近一次,她的三女儿请单位的一位同事B到家里来修电脑,同修A在向同事B讲真相时,没想到与同事B竟然吵了起来,连明白真相的三女儿也讲同修A走极端、偏激,结果闹得很不愉快。同修A在给我讲这件事时,仍然带着生气的表情,明显带着争斗心。其实在第一次见面时,我曾提醒同修A遇事要向内找,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看看还有什么执著心没有放下,在讲真相时不能带有太多的常人心,特别是在听到有人对大法的不敬之时,不能有争斗心,要用慈悲心对待。在随后的几次交流时,我发现同修A仍然埋怨家人业力大、悟性差,与第一次见面时听的情况一样。同修A虽然也学法,但遇事向内找做得不够,很多执著心没有及时去掉,日积月累,以至于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与同修A的几次交流时,能让我听到这个事情,我觉得也不是偶然的,自己肯定也有什么执著心没有放下,但是每次见面后,虽然知道自己要向内找,但没有认真深入地向内找自己,就忙于做大法工作了。结果在做大法工作时总是不太顺利,打印机工作也不太正常,时好时坏,有的时候发正念后,打印机好了,有的时候发正念也不管用。最近打印机已有两个多星期无法正常工作了,无法给同修打印明慧文章了,我的心里就更着急了。可是越是着急越是出差错,电脑工作也不正常了,有几次刚刚打开一个文件,电脑就死机,最后我下决心把大法的工作放下,静心学法,向内找自己的执著。通过两天的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太多了,而且都是对法理解不清的表现。

比如对时间的执著和对圆满的执著,师父讲过所剩时间不多了,自己便在生活中时常算计着时间,给家人买衣服时多买几套,家人问为什么,我就说很快就要法正人间……。煤气灶台不打火了,就用火柴点火,想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了。一年前自己购置了打印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打印机总是不能顺利工作,每次打印机不能正常工作后,我通过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后,打印机又开始工作了。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总耽误几天大法工作,而且每次注入墨水后,打印机总有两天打不出字来,这已经形成了一个周期性的循环。以至于后来我又形成了一种担心,老是怕打印机不能正常工作,心里想打印机千万要好好工作,同修们还指望着我送新经文呢,结果越是怕,打印机越是打不出来字,结果最近打印机已有两个多星期不能正常工作了。担心也形成了一种执著了。另外生活中显示心、欢喜心也仍然有所体现,也得把它们去掉。

在对待诉江案这个全球性的大事上,一开始我想一定要将邪恶之首绳之以法,发正念时也是带着这一种期望来发,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总也没有结果,自己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失望感,实际这也是一种有求之心。师父这次在芝加哥法会讲了,不能太依赖常人为正法做什么,否则旧势力反而要钻空子。师父的讲法都是有针对性的,我们都应该针对自己好好找找。其实海外法制健全的现代社会,有的时候一个案子要拖好久才有结果,过程中会出现各种不同的曲折。现在诉江案的时间比预期的长了,作为大法弟子,自己应该珍惜这段时间多讲真相救度世人啊。

还有一遇到不顺利就急躁,心里就不稳,其实这也是一种执著心。再深挖下去,我发现还有其它的一些执著心没去,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多的人心、执著心没去掉。我自己问自己,如果今天修炼就结束,自己还有这么多的执著心不去,能把这些执著心带到天国吗?能达到圆满的标准吗?

师父最近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从一个常人开始达到完全超越于常人,而且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求达到一个更高的标准,超出人类社会的标准,达到历史上所有修炼人想而达不到的事情,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重大而又严肃的。所以在你们所做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当中,也包括着你们对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还存在执著的地方与方方面面的不足。”

我觉得越到最后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自己一定要重视自身心性的提高,重视自身的修炼,才能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对我们的要求,自身的纯度一定要达到标准才能圆满。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