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13日】我们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四年来,我的一家遭受了许多迫害

1999年7月22日,派出所恶警王××等一行三人闯进我家,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全部大法书籍、资料,并威胁我们不准再炼法轮功

2000年1月,我们全家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1月4日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抓,并在天安门分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天安门分局的邪恶,上至70多岁的老人,下至10岁的孩子都遭到恶警毒打。1月6日我被抓回本地,在戒毒所、拘留所共关押了17天。我的父母1月9日进京上访,在“驻北京办事处”关押了7天。送回当地后又被公安局非法拘留,刑拘近50天。从监狱回来后,我们全家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派出所恶警陈×等人每天上门骚扰。

2000年6月29日,我们全家参加了广场集体炼功证实大法,于当日被抓回派出所。6月30日,派出所恶警陈×、张×、冯×(前任所长)伙同镇政府近40人,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翻墙入室,抢走了我们家中所有财产,拿不动的全部被砸得粉碎。当时我们全家都被关在派出所。当地老百姓见证了他们的强盗行为。我们全家于7月1日被关进了拘留所,被非法拘留2次共30天。期间我们绝食抗议公安局的违法行为,我被送到另一派出所进行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也被分到各乡镇派出所进行强制灌食、注射药物。为防家属知道,县公安局还严密封锁消息。在我一家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姑妈(大法弟子)也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另一个县。我年迈的奶奶因无法承受4位亲人被非法关押的巨大压力导致精神失常,并于8月中旬去世。

2000年9月,因电话被窃听,市610科长张X等指使县公安局1科科长到家中抓我,并把我先后关押在不同的几个派出所共达40天。家里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抄了两次。

2000年10月1日凌晨,派出所前任所长和一群恶警带枪闯进家中,强行带走了我的父母,并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派出所8天。

2000年12月底,我们一家再次进京上访。我因拒绝报姓名地址被送往河北省三和市检察院,和其他不报地址的大法弟子一样,都遭到了三和检察院几名工作人员的毒打。我的母亲也因不报地址,被关押在北京市某看守所,绝食几天后被抓回住地。父亲于12月31日在天安门被抓。后来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我因抗议非法关押被送到一个派出所,与我同去的还有3个人,我们的双手被反铐在铁栏杆上整整一夜。

2001年2月我和母亲被分别劳教1年、1年半,并被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父亲被送到了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

在女子劳教所的5中队,我们受尽了恶警的折磨。我们被罚每天面壁而站,时间长达20个小时,期间不许讲话、不许动一动、不许洗漱等,我们还被强制洗脑。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轻则被罚“飞起”,重则遭电击。我在5中队被强迫站了四个多月。双脚肿得穿不进鞋。

2001年7月我被关到7中队,我们一起去的大法弟子都拒绝出早操,恶警张小芳、张米莎、黄干事将我们拉到太阳底下曝晒。我们还被警棍打、被电击。

2002年1月我们全家重获自由,但镇政府和派出所仍不放过我们。2002年9月,我们家再次被抄。县公安局1科科长亲自指挥派出所恶所长、镇党委书记、综治办王×等人抄走了家中所有大法书籍、资料,还有手机、现金、银行提款卡,而且还抓走了我的父母。时间长达7个多月。他们欲对我的父母判刑,因证据不足,还把他们送到乡镇派出所进行迫害。后来我母亲因为在长期迫害下身体出现不好的状态被释放,我父亲被非法判刑七年。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