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马锦秀被江氏集团算在“1400例”内的事实真相


【明慧网2003年7月16日】我的妈妈名叫马锦秀,也被算在炼功致死的那1400多人之中。下面我就讲一讲真实的情况。

母亲在炼法轮功前已属于严重危重病人,是法轮功中不接受炼功的那种人。十多年的严重的糖尿病,长期的4个“+”号,再加上94年到95年两年中的两次严重中风。她一次都是30多片各式的药,两次中风造成了她脸色发黑,两眉高低相差很大,两眼无神,嘴角歪斜,一站地的路程,她走几步一歇,步履艰难。据医生说,一来,歪斜的面部很难恢复,二来,若再中风一次的话,就将性命不保。早在我上中学时,妈妈就因为她长期身患重病,恐有不测,早早就做了身后事料理。嘱托亲属,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照看我们三个姐妹。

妈妈1996年自行炼功后,身体有了奇迹般的变化,她一改多年捧着药罐子的习惯,停服了药物,坚持炼功、学法、修心性。她感到了多年未有过的身体一身轻松,面部的偏瘫迅速的恢复,高低相差很多的两眉2、3个月之内很快恢复到基本一个水平位置上,两眼出现了多年未出现过的光泽,歪斜的嘴角渐渐规正,走路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脸色由黑变白。以前,干点活儿就累,现在忙活半天却觉得很轻松。浑身一身轻,糖尿病的症状全都没有了。对此,我们的很多亲朋好友对此都有印象。街坊邻居也都有印象。

直到1997年年中,妈妈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当天,家里人就送她去了医院,住院后,医院就发了病危通知单。然后,妈妈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直到几个月后病故,医生诊断是脑埂塞。

19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为了打压法轮功,搞出了1400例,说是炼功致死,我妈妈也被收入其中。

听说后,我心情异常沉重,妈妈明明是因脑埂塞病故的呀,怎么成了炼功造成的呢?妈妈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去世,在医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疗,药也吃了,药液也大量注射了,可还是去世了,我们能说是医院造成的吗?因为医院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为什么妈妈炼过功,就说炼功造成的呢?

于是,我把妈妈的情况写了下来,并拿到亲朋那去讲、去读。爸爸并不赞成炼功,他是个无神论者,他说,说你妈妈是炼功致死的,那倒不是,她是近20年的糖尿病,又是脑埂塞。

我的亲戚听完我写的稿子后,说,你说的都是真实的。但是她担心我把稿子发出去后的后果,含着泪对我说,我们家再经不起风浪了呀。因为经历了中国多次政治运动的他们,知道一旦我把这样的真相发出去会意味着什么。我的另一个家人告诉我,我们楼上的人就是和你妈一样的病,也是住医院不久,就去世了。他嘱咐我,看我们的家多温馨呀,你可千万别……

我原本想将我写的信寄给当时的国家主席江××,但最终我打消了此想法。因为我知道,我寄给它,面临着的铁窗我并不在意,可是又有谁能听到这个真实的情况呢。于是,我来到了美国,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真实的情况。

如今,我身在美国,我的家还在中国,但我却有家不能回。

在华府航空馆前曾遇到不少中国人,讲到1400例,我就把我妈妈的事情讲给他们。

我也曾打电话,告知我外省的亲朋,起先,他们知道我妈妈被收到1400例后,对我说话充满敌意,而我原本在他们心中是属于最乖最好的孩子。当我把妈妈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后,他们终于转变了态度,我们又相亲如初。

江的谎言多么邪恶呀,它使众多的生命把世上最美好的真善忍同可怕的杀人、害人联系起来,使世人远离真善忍;它使亲朋反目;它为了个人的目的,欺骗了无数的无辜百姓。

邪恶的江泽民不应该被送上审判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