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劳教所“文明转化”的真相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3年7月16日】河北省高阳劳教所是以黑帮头子杨泽民为首的邪恶黑窝,因所谓的“转化率”高而被邪恶“嘉奖”,评为“全国文明劳教所”。高阳劳教所到底是怎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呢?

一、高阳劳教所的土匪警察

高阳劳教所警察在邪恶头子杨泽民的指挥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比如,他们惯用的极刑“蹲茅坑”,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期保持半蹲的姿势,两臂向两侧拉紧上铐,扒掉鞋袜,一蹲就是72小时,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臀部略低,就会遭到恶警的电击,同时一群丧心病狂的恶警像野兽一样齐上,拳脚棍棒乱打一通。被毒打的学员常常是面部青肿,无法辨认。恶警马力、狱医王××(已提升为中队长)、大队长胡××、指导员段××、指导员李××、司机方××等组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骨干。

二、凶残恶毒的折磨

这样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团伙,为了追求“转化率”以得到上司的重视、多拿奖金、能晋升职位,便惨无人性地折磨大法弟子,如:给绝食二十多天、身体已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灌大便,致使胃肠道感染,高烧39度-40度,血压50-70,使被害学员随时都有休克的生命危险。还有,对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污辱,头发被剪得不成型,就象文革期间剪的那种“黑帮头型”。再有,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扇耳光更是常有的事,在冬天,深更半夜把学员骗到野外一冻就是半宿,“大坑活埋”也是这些恶警干的。

尤其在“十六大”期间,恶警更是人性全无地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对60多岁的崔秀珍女士施用“蹲茅坑”的酷刑,仍改变不了她对大法的坚信,就指使卖淫、吸毒犯用长指甲掐崔女士的大腿两侧、两胁、乳房等处。崔女士仍拒绝妥协,恶警就用电棍电击其腿、脚、鼻、嘴、耳、背、脖子等部位,被电得水泡身上到处都是,然后恶警又气极败坏地一阵痛打,把刚刚被电出的水泡都打破了,惨不忍睹。他们见崔女士非常坚定,又惨无人道的把铁钉夹在崔女士的脚缝中用电棍电、用铁钉划脚心、用湿柳棍敲打脚面,致使她的脚面肿得象面包。恶警们还人性全无地把烧糊的辣椒塞到崔女士的嘴里、鼻孔里,把辣椒粉撒到崔女士的脸上、眼睛里、鼻子里、身上,使崔女士口鼻出黑血块,眼睛外围都是红的,好长时间都睁不开眼、看不清东西。在冬季气温很低的情况下,逼崔女士坐在冰上,强行用雪活埋,强行逼其趴下闻大便的臭味……

遭受恶警残酷迫害的已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有:

安冰玉,女,50多岁,河北省石家庄人,多次遭电击,毒打,致使失去记忆。
李瑞云,女,50多岁,承德人,被迫害折磨八、九天,不能下床。
崔秀珍,女,60多岁,河北省石家庄深泽县人,在多次高压下,被迫害的几个月卧床不起,30天内连续9次惨遭电、打、污辱、强行灌大便等,有时被迫害一通宵,瘦得只有80斤。
刘海琴,女,40岁左右,河北省邯郸市财政局副局长,在“蹲茅坑”的酷刑中被迫害成植物人。

三、无视申诉 各级部门、记者撒着弥天大谎

高阳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评为“全国文明第一劳教所”,河北省司法部、“610”办公室经常到这光顾,中央“焦点访谈”记者多次采访、录像,制作欺骗世人的节目。当法轮功学员对记者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真象时,记者装聋作哑,不敢面对事实,仍然利用电视对全世界人民撒着弥天大谎,为高阳劳教所“文明转化、教育转化”做着丑恶的欺骗宣传。全河北省其它劳教所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送到这里,什么叫“转化”?说白了,就是暴力的折磨、折磨、再折磨。

“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理性》),所以无论恶徒们使用什么样的卑劣手段,也不会达到其目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酷刑加身下毅然捍卫大法。天理公道,作恶者疯狂地迫害修炼者一定要得到彻底清算。

高阳劳教所恶警名单:
大队长杨泽民
女子中队长马莉
女子中队长叶××
恶警刘惠丽
恶警韦狱医
王狱医(已提升为中队长)
大队长胡××、指导员李××、教导员段××
恶警张艳艳
恶警赵二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