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谎言比“萨斯”更具毒害性

【明慧网2003年7月17日】

爸爸:

您好吗?

离别又是半年有余,甚是想念,不知您身体可好?未能参加哥的婚礼,对我来讲真的是一种莫大的遗憾,亲朋好友们是否还是别来无恙?我真的好想他们。

离别真是一种无名的痛,有家不能回的感觉更是一种无形的煎熬。女儿心中有太多的话想对您说,可又不知应从何说起。“非典”想必是如今最值得关注的一个话题,我们就让它来作为我们谈话的开端吧。

“非典”的降临对人来讲真的有些突然,而它无情的肆虐更让人们感到不安,它不仅冲击着中国的经济、旅游和生活,它更在直接的将每一个人推向生与死的边缘。然而,您知道吗?就是这样一件人命关天、命系十三亿人的事情,却被江氏集团为了所谓政治的稳定而被掩盖了五个多月的时间,在迫于国际压力的情况下,才渐渐地揭示出事实真相的冰山一角。

其实早在去年的11月,广东就有居民感染上所谓的“非典”并导致死亡。在官方强力掩盖下,人们很难知道“非典”在悄悄的传播和蔓延,更没有任何的防范意识。随着病情的持续发展,有人通过手机发出短消息:“广州爆发致命流感。”媒体却一再否认此事,因为广交会要开了。

直到广东医院的一名叫刘建伦的医生(一直在医治非典病人,身边已有十几位同事被夺去了生命)在2月下旬到香港去参加侄儿的婚礼,当他在酒店登记时,刘医生已经在发高烧和干咳。他在等候电梯的时候至少传染了其他七个人。第二天他住进了医院,当他告诉了吓得目瞪口呆的医生们这种病的简史,然后就彻底病倒。他的姐夫在随后不久就成为香港的第六个死亡案例。“非典”病也因其他七人很快被传播到全世界。意大利籍传染病专家卡洛-厄巴尼大夫在研究这种病毒的时候不幸病逝,这才使得国际社会猛然对“中国非典”的危害性有了极高的警惕性。中国的所谓“非典”也被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命名为“萨斯”(SARS),全称译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其实真正的“非典”(非典型性肺炎)是可以医治的,而“萨斯”在目前来讲无药可治。在大陆的这种混淆概念的做法是为了掩盖这个烈性传染病的真相,而这个掩盖却使得海外的观察家对广东的流行病放松了警惕。江氏集团的这种藐视生命的做法引起了海外的强烈谴责。在得不到中国关于“萨斯”病例任何数据的情况下,国际卫生组织发出了罕见的全球性警报,不要到香港、广州、北京旅游。

就在中共卫生部长公然说谎,称全北京只有十二个病例、三人死亡之际,北京解放军301医院退休军医蒋彦永基于做人的勇气和医生的责任感,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将事实告知海外媒体,他说城内光是各军医院,就可能有上百名患这种严重肺病的病人,他上星期四看到卫生部长在电视上宣布全市只有十二个病例,三人死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正在中国安装现代化的实验室的传染病专家、马里兰州的国际健康顾问公司总裁斯蒂文.坎宁安(Stephen Cunnion)博士说,“如果他们早一点承认‘萨斯’病,并且当此病在中国南方刚出现时我们就能发现该病毒的话,我们或许会在病毒失控之前就将其隔绝。但他们却完全将其隐瞒。他们隐瞒一切,人们连历次地震死了多少人都不得而知。”

当世卫专家抵达北京医院视察时,有关负责人竟然将“非典”病人转移到车里在市区兜圈或转移到宾馆从而欺骗世卫组织,这是多么的荒唐和令人气愤。对江氏集团来讲,人民的生命其实根本不重要。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利益,不惜拿着十几亿中国人乃至七十亿人世界人民的生命开玩笑。

爸爸,或许您也看到了“萨斯”病的传播是可怕的,难道您不觉得谎言比“萨斯”更具毒害性吗?如果说“萨斯”是天灾,那么撒谎、隐瞒事实就是人祸。很多传染病专家痛心地称,我们失去了早期控制这种流行病的机会。那么是谁让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呢?

1992年法轮功的传出,是本次人类最大的福祉,但江××出于小人的妒忌,一意孤行地要实施迫害。在持续了四年的迫害,就如同“萨斯”问题一样,完全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如此不公的对待下,我们法轮功学员没有采取暴力,也没有屈服于邪恶者的淫威。我们用最纯善的心和平、理性地诉说着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只想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为了揭穿谎言;为了世人不被谎言所毒害;为了使善良的人们能够避免、远离灾难与瘟疫;为了唤醒人们沉睡的良知,从而使有缘人不错失这万古难逢的机缘,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抛家舍业、舍生忘死的将真相传播。面对暴力与辱骂,我们依然微笑;面对鄙夷和嘲讽,我们依然真诚。这坚定的信仰或许来自生命的深处,古久的誓言神圣不可撼动,无怨无悔,与生俱来。我们强大,因为我们是法轮大法的弟子,我们坚韧,是因为真善忍将我们重新铸成,我们无敌,是因为正法正觉的慈悲宽怀。

我们不参与政治,也不反对政府,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我们对世间的一切别无他求。我们只是在按照“真、善、忍”在修炼。我们在修炼的过程依然有诸多的不足,但是我们在不断的修正自己,我们不会向任何人去索取什么,但是我们会无条件的发自内心的去提高自己。我想这就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和他的博大与精深之处吧。如果大法在世间遭受到任何的迫害与不公,我想每一个从法中受益的人都不会无动于衷,袖手旁观,熟视无睹。如果没有这场残酷的镇压与迫害,我们根本不需要向谁讲什么真相。或许我可以象同龄人一样拥有美满的家庭、舒适的工作,过着温馨幸福的生活。然而这一切都被江氏集团无情的剥夺了。剥夺的原因只因我坚持维护自己的信仰。

试问: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连真、善、忍都容忍不了,那他还能接纳什么呢?

爸爸,我们并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真相与谎言面前,我们真的可以做到默不做声、无动于衷吗?试想一下:如果不是那位刘医生不经意将“萨斯”传向世界,从而威胁到七十亿人的生命;如果不是那位凭着良心、顶着压力说出事实的老军医蒋彦永;如果不是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与谴责;如果不是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有史以来罕见的全球警报。我想或许直到现在人们都不一定能够知道“萨斯”在中国传播。其实直到现在,国际卫生组织与海外许多观察家对中国官方关于“萨斯”的报导仍然持怀疑态度。他们觉得“SARS”的杜绝完全取决于中国,而中国却仍然在掩盖真相。爸爸,您知道吗?我的心好痛,我真的不敢想象“萨斯”继续掩盖下去的后果会怎样?

爸爸,您是相信有神的人,“萨斯”的爆发绝非偶然。有因才有果。我们师父在很早以前就写出了人类的出路:“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法正》)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段历史吧。公元541至591五十年中间,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但却被神惩罚:四次大瘟疫。而遭天谴的原因是什么呢?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的记述,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为嫁祸于基督徒,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以此为借口还是迫害基督教。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皇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徒所为,迫使当时的皇帝戴克里先下狠心迫害基督徒。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诸如基督徒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基督徒狂饮、乱伦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 当年,尼禄曾命令将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园游会。奥热流皇帝对基督徒的迫害也非常残暴。根据史学家沙夫的描述,“殉道者的尸首,满布街头;那些尸首被肢解后焚烧,余下的骨灰则散入河中,以免他们所谓的‘神的仇敌’玷污大地。”

公元250年,僭主德修斯发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至于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了。 历史上,对女基督徒的迫害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叙述了发生在公元209年至210之间的一些事件,“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为重要。”

见证了第一次瘟疫的《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说,“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历史是重复的,又是那样惊人的相似,而且相似的令人心碎。

在灾难不断接踵而来的今天,人们除了惊惶失措与怨天尤人之外,为什么不驻足思考片刻呢?在正义与邪恶面前,每个人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为什么不扪心自问,是否做到问心无愧呢?当然,正义一词在当今的社会可能仅仅成为了一种代名词。人性的冷漠和良知的麻木无疑的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所以才使得“萨斯”可以隐瞒5个月的时间以至于爆发,并导致其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结局。我们师父在经文《再造人类》中这样讲过:“人的自私、贪婪、愚昧、无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织在一起,无知地造就着自己将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着社会。世界上各种社会问题百出,危机四伏,人类不知从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败坏后可怕的人心才是社会问题的毒根,总是愚蠢地从社会的表现上找出路。这样一来,人怎么也想不到人给自己制造的一切所谓出路,正是人类在封闭自己,由此而更无出路,随之带来的新问题会更糟。这样很难地又找到一点空间,随之采取新的措施,又从新封闭了所剩的这一点空间,久而复始,达到了饱和,再也没有出路,看不到封闭以外的真象了。人开始承受自己所制造的一切。这正是宇宙对生命最终的淘汰方式。”

爸爸,人自己做了坏事就得自己还,这是绝对的,就像欠债要还一样。善恶有报也是天理。而天理又是绝对的公平与无私。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与残酷镇压,其实是在摧毁着人类最本质的道德与善良,“因为打击善的就一定是邪恶的。”(经文《理性》)他们邪恶的谎言以及今天对“萨斯”疫情的隐瞒,真的将善良的人们推向一种万劫不复之地。为了唤醒被蒙蔽的世人,为了阻止这场“瘟疫”与各种灾难的发生,为了人类的明天更加美好,我们在不停地向人们揭露着这场迫害的真相。您可知道,数十万人被关进劳改营遭受着严重的酷刑与折磨;您可知道,数千人被送进医院、精神病院强行输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您可知道,多少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们可都是与您、我一样有着血肉之躯鲜活的生命啊!

四年的时间,您可知道我们为此在承受着无名的苦难;四年的时间,您可知道我们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四年的时间,您可知道我们在邪恶至极的打压中艰难的走过;四年的时间,我们用血与泪谱写着一段悲壮的历史。这声声的呼唤,这一切的一切,难道还不足以使您认清孰正孰邪、孰是孰非吗?爸爸,我不想强加给您任何的观点,也不想强为您去相信什么。在不断的修炼中,让我学会了更多的宽容与理解别人,我只是想告诉您一个真实。或许您还无法想象那漫漫长路我是怎样艰难的走过。但我希望您能够冷静、理智、客观、全面的去思考问题,请不要断章取义、钻牛角尖。当然,您如果总是站在眼前的既得利益的角度去衡量问题,那我也无话可说。

法轮功真的没有错,修炼法轮功也没有错,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去讲清真相更没有错,那是一种无私的行为,大善的义举。

爸爸,我无悔地走在正法的路上。脚下的路,崎岖不平,很长,很难;我没有退路,因为真理不可以被扭曲;我只希望后人可以在我踏平坎坷成就的光明大道上幸福的走着脚下的路。我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多长,但我知道,路总有尽头。我只希望生命能够与法同在,让真、善、忍的宇宙之光照亮我义无反顾的路。面对残存的邪恶,我将把无坚不摧的善良更坚实的编织密布在世间行的每一点空间。如果您愿意,请为女儿祝福,好吗?

让薄薄的信纸捎去女儿无尽的牵挂,带去女儿诚挚的祝福,愿您能从字里行间体会女儿那份久违了的心意,相信在您真正明白正与邪的刹那,我想您已经具备了抵抗“萨斯”的免疫力。

真诚的祝福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能够在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了解大法的真相,不被谎言所伤害,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明智的选择,从而获得抵抗“萨斯”的免疫力。

顺祝大家:身体安康、工作顺利、幸福快乐!

女儿敬上
2003年5月2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