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反修论」较劲新华社「乞丐论」?


【明慧网2003年7月17日】中央电视台2003年7月14日的“焦点访谈”播出了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连续的发生17起系列投毒杀人案。新华社早在7月2日就有相关报导,笔者曾撰文分析[1]。有意思的是,对于杀人动机,“焦点访谈”新发明出了“反修论”,和“新华社”的“乞丐论”南辕北辙,惹人捧腹。

“焦点访谈”和“新华社”在这时推出系列杀人节目,是因为临近7月20日,也叫做720,这是一个对于江泽民和法轮功都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在1999年的7月20日,江泽民以个人极端情绪化的意志推翻总理的决定,下令镇压法轮功。此后法轮功每年都要在720前后举行声势浩大的呼吁结束迫害的国际性抗议活动。由于消息封锁,国内的老百姓其实对于法轮功720活动并不太知晓。也许是心虚,要造势壮胆,江泽民也要在这一段时间掀起批判诋毁法轮功的又一高潮,借势搞出又一轮揭批运动,起码这可以告诫国内人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没有改变,不要因为冷淡一阵子就存非份之想。浙江省的这一起系列投毒杀人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笼的,即使不是投毒杀人,也会用其他恶性案件来炒作。

笔者在针对新华社的文章[1]中曾分析江泽民整法轮功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作案行为逐渐从自杀走向杀他人,从杀亲人到杀生人,从杀个体到杀群体。由于法轮功明确规定“不杀生”,为了说服观众法轮功如何大开杀戒,每次江泽民都要发明出一套理论来,说是按照这样的理论行事,法轮功就不得不杀人为乐了。

这次乞丐被杀案,新华社当时推出的是“乞丐论”,就是“乞丐、拾荒人员在人类中属最高层次,杀死乞丐、拾荒人员会有利于修炼法轮功。”此论一出,即落笑柄。成富翁难,当乞丐易。既然乞丐是最高层次,加入乞丐不就完了,杀人干吗?编得不通。

10多天后,“焦点访谈”彻底抛弃了“乞丐论”,代之以“反修论”(还记得文革时的“反修防修”吗?别下次再来个“防修论”)。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焦点访谈”的“反修论”就是“假(不真)、恶(不善)、不忍”,而且明确阐述为“假就是讲假话,撒谎,不实事求是”,“恶就是无恶不作”,“不忍就是乱发脾气,无理顶撞”。

当初新华社是以“乞丐”为中心演绎的,而“焦点访谈”完全走样,乞丐的出现是很偶然的。当事人陈福兆说他先是对狗下手,后来又对小孩子下手,试过一个,没杀死,再后来,遇到一个像他外公的老乞丐,犹豫一阵子后才下的手,还感叹“世界上人这么多,怎么杀得完”(别笑噢!),哪里是新华社所说什么乞丐是最高层次、专杀乞丐的那么回事!

看起来矛盾,其实也不矛盾。因为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都有自己的一套诽谤法轮功的班子,新华社有一个“正清网”,中央电视台有一个“扬清网”,按人头拿工资,当然各自都有全套人马。在造谣时还互相不买帐,当然就会出现这种自相矛盾的情况。

可是,对同一个班子来说,毕竟想象力和知识有限,造的谣、发明的理论还是一脉相承的。“焦点访谈”批判法轮功的节目大多是那个叫李玉强的女人在访谈,节目中她是正脸不敢露的。在2001年的傅怡彬京城杀人案中,为让“不杀生”的法轮功去“杀生”,推出的理论是“从善心到杀心”,你看,也正是一个“反”字,同这次的“真善忍到假恶不忍”的“反修论”完完全全一个调。更有甚者,这个陈福兆在电视里眉飞色舞谈笑风生的架式同那个傅怡彬一模一样,可以说这是完全出自李玉强之流导演的结果。

但是,也有变化。法轮功老说“焦点访谈”找来的不是练法轮功的,是冒名栽赃。天安门自焚案中的王进东口号喊错了,打坐动作不对;傅怡彬杀人案中只是在他家摆了几本法轮功的书;动作会不会没敢说。这一次“焦点访谈”有备而来。首先,让陈福兆背一小段《转法轮》中的话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面,很可能就是照着在念,不过,没关系,一小段花不了多大功夫也能背下来),还问怎么背得这么熟,肉麻做作极了;接着,演示了三秒钟的打坐动作 (遗憾的是没有秀一个双盘功夫,只是坐在板凳上比划而已);然后,就开始讲他是如何领悟到“反修论”的。

当然,法轮功的松散性使得很难判定一个人炼不炼。他要说他看过书,躲在家里炼,你也没辙儿。但是,“反修论”不是法轮功本来的内容,是“焦点访谈”在节目中自己讲出来的,从法律道义上讲,怪到法轮功身上都没有理由。就说吧,为什么海外能听到师父讲法的法轮功没有悟到“反修论”呢?

“焦点访谈”透露出一个重要情节:陈福兆从1996年开始练习法轮功,2001年表示过要悔改。就是说,被转化了。把一个人的思想强制转化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是一个精神受到刺激的过程,要用乱七八糟的歪理来把你弄得迷迷糊糊地才好转化。用来转化学员的当然是江泽民的那一套理论,同法轮功背道而驰,针锋相对,在这以后精神错乱出事了,难道不正是江泽民的这个转化班的邪恶所致吗?怎能归到法轮功身上呢?

事实上,据村民吐露:陈福兆很早就有精神病。就同那个傅怡彬一样。“焦点访谈”有个特点:如果被找来的这个人没有精神病,它会使劲宣扬练功发疯成了精神病; 如果被找来的这个人真有精神病,就绝口不提精神病,反而突出这个人如何正常,侃侃健谈状有如中央电视台请来的节目嘉宾。据报导,2002年年底芦浦卫生院成立,陈福兆就来到了芦浦卫生院,在里面当医生。虽然在这个卫生院工作时间不长,却与该卫生院的院长吵架,并威胁要用毒药将院长毒死,大概2个月前离开了卫生院。现卫生院已接到中共苍南县县委宣传部的通知,不得向外界吐露陈福兆的真实情况,所以卫生院的医生说他的精神病症状是假装的(有谁好好的要假装精神病?)。除了村民以外,还有别的知情人证实,他的精神病早就有了。

在陈福兆杀人案的前一个月,当地早就出了类似的连环杀人案,凶手陈勇锋杀了10个破烂王,并将9人分尸。动机是图财害命,因为他发现捡破烂的兜里还有些钱。就在新华社报导陈福兆杀人案并栽赃到法轮功身上的同一天,浙江《都市快报》登了记者唐泽文的文章,详细报导了此案,根本就没有提及法轮功。随后,《都市快报》上把唐泽文的这篇文章和以前所有跟这个案子相关的跟踪报导都删掉了,可能不服气,它连新华社的报导它也不转载。到了7月15日,其网站上才出现“焦点访谈”的版本。

说起来,“焦点访谈”实在是愚蠢。按照它的“反修论”,这个陈福兆现在也没反悔,应该仍然在练习江泽民的“反修论”,用陈福兆自己的话讲,“假就是讲假话,撒谎,不实事求是”,那么,在“焦点访谈”的整个采访中,中江泽民毒已深的陈福兆是不是就是在“讲假话,撒谎,不实事求是”?那么,我们不就应该反过来理解“焦点访谈”的内容了吗?那不就同法轮功毫无关系了吗?

有一点是清楚的:“焦点访谈”发明的“从善心到杀心”,“不真不善不忍的反修论”,版权应该归江泽民,纳入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体系,才算名正言顺。

最后,我们来欣赏一下“焦点访谈”的疯子们编排的疯人疯语:

记者【李玉强女人】问:“你打算杀死多少人?”
陈福兆答:“我杀生的范围很广,乞丐、小学生、香客无论谁都可以。总之,没有底。而且,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记者【李玉强女人】问:“那么,总有个数量吧?”
陈福兆答:“数量就是全人类。”

人家“焦点访谈”是要杀掉“全人类”,而新华社只想到杀“乞丐”,技差一筹了!

[注1]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4/5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