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动用国家机器系统性制度性的犯罪

【明慧网2003年7月19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本质上是一场利用国家体制、国家法律、国家政策法令,整个国家机器的犯罪行为。其在镇压中的残酷性,给中华民族造成深重灾难的罪恶性中,勾勒出它残忍、邪恶的本性。

一、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一览图

   江泽民
    │
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李岚清)----------
      │                │     │
  610办公室(罗干)          军队    外交
│------│                      │
党      党                     各国使领馆 
政-省(市)610办公室-县-乡-村-户-个人       
公      公
检      检
法      法
司      司
国安     国安
新闻媒体   新闻媒体
出版     出版
学术界    学术界
宗教界    宗教界
文教界    文教界
科技界    科技界
法律学界   法律学界
企事业    企事业
文艺界    文艺界
反邪教协会 反邪教协会

对炼功人自由活动的网络控制由党,政,军,组织,单位,学校执行。
对炼功人坚持修炼的网络控制由“政治上反动”,加以X教罪名,经济上惩罚,肉体上酷刑管制。
对炼功人人身自由的网络控制由关进监狱,强制劳教各地民政局下属的收容所,公安局下属的劳教所,戒毒所等执行。
对炼功人精神自由的网络控制由精神病院,洗脑班,强行转化班执行。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株连的网络很可以说明如今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荡然无存。被剥夺基本人权的不仅是中国亿万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的家属亲族、工作单位、街坊邻里:

1、交通要道,车站码头,沿线设防,分兵把守,严加盘查。――通常的手段是强迫所有需要使用公共交通设施的公民骂法轮功、踩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否则不得通行或当成“法轮功”拘捕。

2、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派大批警察、便衣把守,甚至雇来流氓地痞,对一切游人行人严密监视盘查,一有被认为可疑之处,便一涌而上,拳打脚踢。――最常见的是先对路人盘问,问是不是法轮功或法轮功好不好,公民如果说出肯定答案,则先被用暴力收拾到严阵以待的警车上,送到北京的派出所关押,再逼问出姓名原籍工作单位,然后送到地方驻京办事处并送回原籍处罚。

3、实行省市县区乡村行政单位连坐,层层清查,层层处罚。――处罚基本手段包括点名批评单位、领导撤职、对单位巨额罚款、停发奖金贷款等等。

4、实行警察、劳教人员连坐制,纵容逼迫警察及劳教犯虐待法轮功学员。――通常的手段是以金钱和假期逼迫警察达到不可能达到的洗脑效果,造成警察把法轮功学员作为暴力发泄和仇恨对待的对象;用减刑为诱饵逼迫劳教犯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同时以暴力、私刑及各种其它手段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停止炼功。“610办公室”对各地下达的命令是“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怎么处理都不过分”,“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地方警察都知道这些所谓“上级命令”,所以使用酷刑和暴力时往往有恃无恐、无所不用其极。

5、实行九族连坐制。一人炼功,全家遭殃。――随时可丢掉党籍、工作、收入、学籍,随时会遭到拘捕和无限期关押、非法罚款。即便暂时能在家居住者,往往受到严密监控(门口有人把守,电话被监听等等)。

6、剥夺社会生存权,把是否是法轮功学员和是否支持法轮功作为能否享有公民基本权益的首要指标。――坚持炼功者或家属,不得工作、参军、入学、取消养老金,没有人身自由;明确表示同情、帮助、支持法轮功者也属不受法律保护之列。

7、全国各大小行政企事业单位、国家机关、大中小学校统统被要求参加所谓的“百万签名运动”,强迫男女老少各行各业签名表态、卷入为少数当权者的利益服务的肮脏政治把戏。

8、全民洗脑。――上班要参加反法轮功的政治学习;上学要答题、作文反对法轮功;报纸电视电台反复播放反法轮功内容,如此等等。

二、镇压法轮功,江泽民不惜摧毁了国家体制的合法性

镇压的组织、系统、计划相当严密。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在组织上系统上作了精心的部署和安排。早在1999年6月10日就专门成立了由李岚清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作为它的决策和执行机构,由政法委书记罗干主持,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它拥有广泛的绝对权力,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各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等都相继成立了610办公室,隶属于当地的政法委。在处理法轮功上,610办公室直接指挥操纵,严密控制着各级的党政机关及公安、检察、法院、劳改、劳教部门,国安部门,以及宣传机构,新闻媒体。按照江泽民的意图、命令和需要,积极开展各种镇压活动。

它带头有法不依,知法犯法。法律反对以思想定罪,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和惩罚的行为,不能定罪,法制反对以言代法。世上的民主宪政国家都一致肯定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和最高法律,都遵行一切与宪法相抵触的法律政策行政命令无效的宪法原则。江泽民却可以任意宣布法律。

它大量炮制了诬陷法轮功的谎言、黑材料和伪证,精心编织了1400例,敛财,豪宅等等蒙骗群众,编造假理论,篡改法律精神实质,任意加扣政治帽子,罗织罪名。网络了一些作伪证的人,无耻加害法轮功。

它们全面收集了全国以及世界各地法轮功修炼群众的名字,部署对重点人头的监控、抓捕和迫害。

它倡导大搞假运动,利用宗教界搞政治,搞外交,摧毁了宗教组织的性质。

它不惜出卖香港人民的利益,把“五十年不变”的官方承诺撕得粉碎。

为了从思想上,理论上把法轮功彻底搞垮,江泽民指挥其爪牙罗干和610办公室从理论界,学术界,科技界,法律学界,心理学界,宗教界,医学界,政治学界,社会学界,哲学界,语言学界,拼凑了所谓的御用专家和学者,断章取义,颠倒黑白,刻意歪曲的一贯政治大棒手法,为虎作伥,虚张声势,欺骗和要挟人民。

独裁之下无政府,专制之下无学者。在江泽民个人的专制下,各种政府机构,哪有自身的存在法律依据?哪有它们行使法律和人民赋予权力的能力?江泽民阉割了整个国家机器,整个政府。在这样的独裁中,独立思考者格杀勿论,哪还谈得上学术的清廉和严谨,哪有学者的自尊和尊严?江泽民不仅铲除了时值改革开放的历史命运,亦剿灭了整整一代人,扼断了他们原本有幸向中华传统回归的通路。

三、镇压法轮功,江泽民不惜动用了最野蛮的国家公开抢掠手段

江泽民还从经济上搞垮法轮功修炼群众,方法多种多样,如抄家没收财产,现金,存款,有价证券,电视机,收录机,传真机,照像机,摄像机,手机,金银首饰,汽车,摩托,开除公职,没收房产,扫地出门,不发工资,退休金,断绝收入和生活来源。

学员去政府部门上访,被抓住,首先把随身的钱财搜走,层层公安盘剥,巨额罚款,承担押送人员的食宿杂支费用和保证金。被关押进监狱和拘留所的,牙膏,牙刷,草纸,毛巾,肥皂等生活日用品,必须付高于市价许多倍的钱购买。伙食费十分昂贵,质量低劣。有的劳教所抓了罚,罚了放;放了又抓,又罚,保持财源不断增长。

被强行抓进转化班,办一期收费就是几百几千。拒绝转化的就一期一期的继续办下去,精神上肉体上的压力不断加码,经济上的压力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办企业的修炼人,企业被它们搞垮。城市居民中的沦为赤贫。农村的农机农具,猪羊牛,口粮搞得精光,生活权,生存权彻底被剥夺。

不少执法人员利用职务之便,趁机大捞一把,中饱私囊。在镇压法轮功过程中,进一步助长了本已病入膏肓的贪污腐化。

江泽民肉体上的折磨还不能满足其嗜血成性的本性,从精神的摧残上取得它兽性的需要。利用多所相当于前苏联专制下的特殊精神病院,对大量健康的修炼群众,其中大多数是妇女,滥用精神药物进行迫害。受过重药物,或有害中枢神经药物伤害的学员,轻者出现呕吐,不能控制地颤抖,目光呆滞,颈部僵直,舌头伸长,丧失记忆,重者死亡。

国家警察可以在工作之时,公然强奸女性修炼群众。政府干部可以任意指使打死人,不偿命。国家媒体不惜大造谎言,把思想业力直接灌输进人民的心灵。国家元首江泽民带头撒谎,耍无赖,用权、用钱、用高压,用邪恶犯罪的最高领导集团,裹胁各级政府和领导集体犯罪,大开杀戒。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黑色恐怖令下达之后,修炼群众的迫害致死人数骤然上升。

四、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开创了系统性、制度性犯罪的流氓网络手法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组织系统密如织网,它实行的是网络专制,把镇压法轮功的组织布满全国,推向海外。

它占用现有的整个国家机器,各种组织、单位还不够,凌驾于国家宪法规定的国家体制和性质,国家机构之上,另外搞了专门的立法,执法机构,以610办公室为新生的毒瘤,附庸并凌驾于国家机器上,强迫官方的、社会的、所谓民间的机构和组织,利用各种机会,场合,借口,形式,以及造谣污蔑,无中生有,栽赃陷害,移花接木,欺世惑众,颠倒黑白等各种方法整治修炼群众。

它动员一切政治界、理论界、学术界、法律学界、科技界、文教界、宗教界、新闻媒体、出版界,出谋献策,炮制理论,凭空捏造法律依据,编排谎言材料,为其镇压输送各种武器和各种狂轰烂炸的思想业力炮弹。

它指挥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台,以及全国所有的新闻媒体和网站,发动铺天盖地的谣言网络攻势,日夜不停的污蔑法轮功,实行信息和新闻的垄断和封锁,压制一切不同的声音,破坏国内外的广播电视报纸和网站,不准外国记者报导,采访和拍照真实情况。不惜攻击海外电子网站,盗用法轮功网站名义进攻外国政府部门。无所不用其极。

它用各种欺骗,明目张胆的威胁和利诱的方法,动员全国,全世界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团体,各界人士,按照它的意志和要求去表态,签名和采取行动反对法轮功。把批评其镇压无理的组织和国家视为敌人,用金钱收买国际上无耻之徒向其发动进攻。

它控制全国一切党政军,立法,司法,行政,监察,财经,贸易,文教,企事业的领导人,强制他们按照它的统一部署,积极参与镇压的统一行动。

它号令全国的公安检察法院,劳改,劳教部门,动用古今中外一切刑具刑罚,罄竹难书的手法镇压,命令“打死的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恶令一出,大量的集体屠杀惨案急剧上升。

它采取全方位的网络连坐和株连制。家中有人炼功,就株连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妻子,儿女,亲朋好友,单位,学校。子女不能入学,升学,参加工作。亲属有工作的提前退职下岗。

拘留所,劳教所里有人炼功,就连坐惩罚工作人员,同室人员,给予各种法外刑罚。有的劳教劳改所实行“包夹”制度,几个劳教人员看管一个学员。一举一动受到监视,动则打骂成了家常便饭,好人受气,恶人嚣张。

它以功名利禄,金钱收买,利害奖惩为手段,搞一连串的对法轮功的社会网络监督和控制,就象文革中的所谓“群众专政”,更有甚者,发展为国家制度性的,体系性的专政网络。如检举揭发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散发讲清真象资料的学员,给多少数量的奖金;抓到一个法轮功学员,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加记多少分数,按分数发给多少奖金,提级加薪。迫害的越厉害的地方,悔过书,保证书,转化者多,列为先进单位和个人,在全国,省,市表彰,以此来调动和唆使各方面人员破坏国家法律,迫害人民的积极性。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不仅从整体上来说是政治上,思想上,精神上,经济上,肉体上具有网络性,系统性的施行迫害,对每一个学员的控制和镇压来说,同样具有全面性和网络性。如私拆信件,窃听电话,监视跟踪,扣押身份证件,不准旅行,不准出国,不准走动,不准拜亲访友,任意搜查抄家,不准交流开会,开除公职,开除党团籍,军籍,学籍,拿走现金存款,没收企业及家庭财产,巨额罚款。

强迫绑架进转化班进行洗脑。如不顺从,就押送劳教,劳改,精神病院,戒毒所,行政拘留所,进行迫害。

五、镇压法轮功,江泽民的凶残本性暴露无遗

人民的国家政权最根本的特徵是保护人民,江泽民镇压一亿修炼法轮功的善良人是明目张胆的篡改国家政权的根本性质,是对人民的背叛。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性具体表现在:

从头到脚到全身进行毒打和伤害。如打破头,打耳光,打眼睛,打断鼻梁,打断牙齿,切断喉咙,打断颈椎,脊椎,手脚铐断筋骨,电击头,嘴,乳房,阴部,肛门,四肢和全身。

用的刑罚不仅集古今中外之大成,还多有翻新。如苏秦背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灌射有害药物等等,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一百多种。不仅伤及内脏,伤及神经,有的被打的吐血不止,危及生命。有的多次打的昏死过去,有250多人因此而丧失了生命。暗中伤害致死者,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启用恶人伤害好人,用犯罪的私罚对待不犯罪的无辜百姓。打死了说是自杀,还将责任推给法轮功。

强迫怀孕的学员堕胎,扼杀无辜的生命。将八个月的婴儿迫害致死。

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抛入男牢房。

把没有断气的学员拉去活活烧死。

把残疾学员折磨致死。把健康学员迫害致残。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将15名法轮功学员害死,还散布谣言说是集体自杀。从当年阴谋策划的“香山集体自杀”的不得成功,到“天安门自焚”鬼计的破产,今天不得不把学员抓起来,集体屠杀,然后拙劣地宣称自杀。

北京警察当街打得女学员遍体鳞伤,打断两颗门牙,拉到桥下强奸,并将胶皮棍猛劲地插入阴户。前门派出所所长公然多次强奸女学员。

罪行滔滔,罄竹难书。

六、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实践并完成了个人的独裁统治

为什么江泽民会对法轮功如此仇恨,许多善良的人民怎么也理解不了。其实,仔细一看,不难明白,江泽民要大权独揽,在今天改善人权,给予民众更多自由,尊敬人民信仰选择等国际社会走向大势所趋的情况下,轻易是不能完成的。江泽民选择了攻击法轮功,是因为那些炼功的人民群众,都是些不用调查,就可以百分之百信任的好人。江泽民自以为选择了社会的突破口,三下五除二,就可以达成大权独揽的目的。不能不说,在江泽民的立场上,它是达到了完成独裁的目的。全中国上至国家总理,被噤若寒蝉,下至每个个人,生杀大权全都操在警察,地方领导手里。连思想上的想法与江氏不合之处,都会招来杀身之祸。江泽民用国家系统性地,制度性地犯罪,已经把中国演变成了它的独裁工具和施暴手段。

江泽民无耻镇压法轮功,是对中国人民实行全面的专政,是用文革中群众专政的手法,对人民民主,自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命权,生存权的彻底剥夺,是对全世界正义,道德,人权的进攻,也是对社会公理,真理的挑战。与法律精神相违,践踏了世界人权公约,成了世界发展,保障人权,争取和平进步的绊脚石。

但是,江泽民机关算尽,却逃不过上天的公正原则。江泽民犯罪的同时,也就是把自己钉上历史耻辱柱过程。届时请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到天安门广场上去作历史的见证吧,看看祸国殃民的江泽民犯罪集团将怎样被推上千古的断头台!(初稿,成于2001年7月1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9/53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