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爱护明慧网


【明慧网2003年7月2日】前几天明慧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爱护明慧网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很赞同文中的观点。此文使我想起了在国内的一些事和我曾有过的对明慧的一些思考,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今天对明慧网的争议与迫害初期师父不说话的时候相比其实小得多了,回想起来最开始,在海外弟子中对于是不是应该做明慧这种网站都是有很大争议的。开始做了之后,对许多具体问题也是有争议的,比如是不是应该有明确的导向要大家走出来?对绝食要不要报道?要不要鼓励?等等。迫害初期国内学员对于应不应该走出来,应不应该看、传明慧网的文章也都有很大争议。就象师父说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学员们碰到许许多多具体问题、很多困难。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后来渐渐地明白了,摸索到了,知道怎么做了。”(《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后来师父明确肯定了明慧网在重大事情上的导向地位,关于是否相信明慧网的问题现在已经不须探讨了。只是一些对正法不能很好理解的人以及邪悟的人还想不清楚。

我们就是一起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了,而明慧网记录了整个这个过程。在迫害中,在媒体被完全封闭和自由正常的交流完全被禁止的环境下,明慧网提供了一个我们大法弟子相互交流的一个园地,同时也是揭露迫害事实的渠道,使我们能相互商议怎么做好,把好的主意扩展开,怎么揭露邪恶、结束迫害。从这个基点上来看,所有邪悟者所有的指责就都不应存在了。在这么严重的迫害下,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我们不可能有更好的渠道和交流方式了。我觉得“爱护”这个词太贴切了,我们就是应该爱护明慧网。所有的人都应该爱护她,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不管是否参与正法的,甚至常人,只要是想闻知真相的,都应该爱护她。那么作为一个交流的园地,很多问题上我们整体都是由认识不清楚到渐渐认识清楚,这个过程中出现有观点不妥的文章不是正常吗?至于其公布的迫害事实偶而有出入,也是难免。这些有出入的地方不是主要部分,总体上我们走的是非常正的。从我们刚才谈到的基点来讲,这些出入并不影响我们要在这个严酷环境中有一个相互交流和揭露迫害真相的园地的目的。

以一点出入而否定所有,这是吹毛求疵、乱扣帽子的政治斗争的典型方式,也是一种变异的绝对化的思维方式。在中国政治斗争整人的这些人,它想整你怎么都会给你扣上帽子的,你没毛病,它宁可把人杀了栽赃也要给你扣上自焚的帽子。邪恶在被揭露得无地自容的时候,它们以为只要找出明慧网一点有出入的地方,好像我们就和它们一样了,可它们讲的都是谎言与诽谤,假话连篇,明慧是说真话的地方,能一样吗?基点和目的有根本区别。那个邪恶流氓集团的思想体系是不讲人性、不信天理、不信神的,凭借着占有了暴力机器和宣传机器,整到谁头上谁就得承认自己是“错的”“死有余辜的”,敢讲真话本身就是“罪大恶极”。可是,我们和它们完全不同,天理昭昭,在天那儿,在神那儿,黑白善恶从没有混淆过。它们怕人知道真象,我们不怕,我们不回避有出入的地方,但我们的基点是摆事实、说真话、讲真相。

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恶警和邪悟者也多次以此来“转化”我。2000年十月左右,团河劳教所的弟子成功地传出了我、胡长安等三人被迫害的事实纪录,被明慧网发表。邪恶被曝光后,受到很大的震慑和抑制。可是不久恶警说明慧网报道“赵明的腿被打折了”,以此出入来攻击明慧网。我当时想,我们弟子绝不会去捏造事实,肯定是有原因的,让明慧为难了。所以当时我对恶警说:“如果真有这事,我可以去澄清事实,我的腿没折,但我得先说这里都发生了什么。”我这样说以后,它们再也不提“澄清事实”的事了。

2001年转到另一个队,又有恶警以明慧网报道失实来攻击明慧网,我说,“我们大法弟子不怕人知道真相,如果真有出入,我们可以订正。将来等这场迫害结束了,我们可以专门找所有的当事人一一核对订正所有明慧网记载的事件,为历史负责。难道订正完的结果会是所有记载的迫害事实都不存在吗?”该恶警语塞。

这个流氓集团整人的时候什么时候不都是乱扣帽子吗?这一点都不稀奇。2001年春节,我在新安劳教所,中央电视台播了天安门自焚的节目,恶警和邪悟者好象壮了胆一样,其迫害和邪恶理论似乎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了。当时根据对他们邪恶和流氓本性的了解,我说,“它们将来还会捏造说法轮功杀人呢。”果然,不久播放了傅怡彬杀人事件,和颠覆火车等事件,都扣到法轮功的头上。这和迫害初期说法轮功伤害了人们身体健康的所有谣言有什么不同呢?只是其手段变得极其阴毒了,为了栽赃法轮功,他们真的在杀人了,然后把杀人的罪名扣到法轮功头上。

其实不从大法修炼者证实法的角度看,从常人角度看,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无可指责。我们采用的方式都是和平的、合法的、善意的,就是想有个基本的人权。可是在中国这个环境中,多年的政治斗争已经把人整得逆来顺受,头脑中已经没有要求人权的概念和愿望了,而且最愚蠢的是还无知地维护政府迫害人权的行为。

以此而邪悟的人是不理智的。其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邪悟理论找了个心理平衡的借口吧。最近读了师父在温哥华的讲法,我觉得自己当时在国内对传假经文的人是不够慈悲的。

师父说:“什么心带动他这么干呢?那里边有他执著的、有符合他常人心的东西,他才这么干的。你说他有意破坏法,我倒不这样觉得。就是因为他有执著,他有人的那颗心在,所以他才能这样做,干了邪恶想干的事,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我想,对于明慧网不能正确认识的学员也是一样,“就是因为他有执著,他有人的那颗心在,所以他才能这样做”。有条件的话,我们可以帮他们重新树立正念。

从现实和未来的角度看,明慧网的作用是无比伟大的。师父说:“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留下来的世人会看到你们的伟大,未来的神会永远记着这伟大的历史时期。(理性))”师父还说:“人类呀,将来的人类啊,会世代传颂着今天正法的这件事情。(鼓掌)这场迫害的真象,还没有全面把它揭示给人类看呢。人类会震惊的。大法弟子的圆满,人类不相信的一切的出现,人类在变异中所有的一切都要归正的过程,惊心动魄,既震惊又可怕。一切都会出现。所以这段历史,人类会永远地流传下去。”(《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而人类将世代传颂的这段历史,可以说目前主要是由明慧网记载的,明慧网在艰难中记载了这部要留给未来人的神圣庄严的正法史诗中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伟大篇章。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更应该爱护明慧网,为未来人负责,严肃对待明慧网。那些现在跟着邪恶诋毁明慧网的人,如果还能明白过来,将来会非常惭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