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回顾:再谈江泽民无法推卸的历史责任

【明慧网2003年7月20日】自九九年七月起,在江泽民的亲自策划和推动下,他的帮凶和爪牙们在全国范围展开了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谣言中伤的后面跟着的是盗用强大的国家机器散布和制造更多的谣言。大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认为国家领导受了蒙蔽,本着最大的信任,前往北京上访,说明真相。然而江泽民却命令属下对这些善良的群众大打出手,乱加逮捕,肆意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一年多来,50,00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捕和被监禁;10,000多人未经法律程序送进劳改营;约600人被送入精神病院,并被强迫注射对神经和心理系统有害的药物和电击;500多人被判刑,最长达18年;把包括赵金华、陈子秀等90多名法轮功弟子抓去活活打死;上百万的法轮功书籍、录像带、录音带被没收和烧毁;更有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到执法人员的毒打和体罚,亿万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牵连。

此间江泽民指使各地公安对法轮功学员滥用酷刑达四十种以上:手指钉竹签;用烟熏,用火烧;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坐“喷气式”;强迫孕妇堕胎;脱光衣服用刑;闻臭粪;冬天用冰水浇,雪地里长时间受冻;打耳光,打眼睛,打得丧失听觉和视力;扭断胳膊,打断鼻梁,打掉牙齿,打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打断脊椎;用木棍,电棍,狼牙棒,钢丝鞭,皮带打;打胸部,踢下身;从头顶和肛门通电;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另一只手从背后向上长时间铐在一起,铐子深深吃进肉和筋骨里,痛得死去活来;手和脚铐在一起,两个人,多个人铐在一起,互相拉扯,铐子越来越紧;双手双脚张开,绑成十字形;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大小便;上死刑犯的地牢刑具;放蛇和蝎子咬;指使流氓,妓女,盗窃犯,杀人犯,牢头,狱霸殴打学员;警察吊打学员,经常把学员打的昏死若干次;逼迫成千上万的学员绝食;有的因强行被灌浓盐窒息而死;把正常人成批地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注射有害中枢神经的毒药,把正常人整成目光呆滞,反应迟钝的人;警察还把包括山东赵金华、陈子秀等五十多人抓去活活打死;株连九族,把死者亲属、知情者、同情者抓去劳教劳改。真是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灭绝人性,令人发指。而这些事实正是发生在江泽民声称的“以法治国”的“人权最好时期”。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记者华莱士,两千年八月十五日在北戴河对江泽民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采访。其间,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大法的问题上竟然想推卸责任,说什么“政治局常委都要举手同意”等,为他自己镇压法轮功这件愚蠢的事开脱历史罪责。但,且看如下内幕几则:

1.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由于报告中提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令江大为不悦,当即批示(大意):写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并把报告往罗干那儿一推。从骨子里想利用法轮功事件捞取政治资本的罗干,自然心领神会,以法轮功“有国内外政治背景”为由,与连襟(连桥)何祚庥一起策划了“天津事件”无理抓、打法轮大法学员,迫使学员到中南海向政府领导反映情况,希望问题得到公正解决,从而发生了“中南海事件”为其加害法轮大法找到借口。

2.中南海事件当天,当“两办”负责人及罗干等向江泽民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氏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这种毫无理性判断的盲目的赤裸裸的暴君形象,令在场人员包括罗干都感到吃惊。

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江泽民说法轮功是X教。国内喉舌奉命立即跟上,《人民日报》以“文革式”的无理取闹口吻,发表“法轮功就是X教”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人大”更是加班加点,赶快临时来立个连定义都未搞清楚的什么“X教法”,为江泽民的非法行为建立所谓的依据,披上现代法制的皇帝新装。

短短几十天,就把法轮功从定为“非法组织”升级到诬蔑为“X教”,个中究竟,被到美国加州访问的科痞何XX亮了个精光。何说,打成“非法组织”了,法轮功仍不服,那就只好打成X教。原来,人家邪不邪并不重要,也不需要知道,只因不服,就可以变着花儿地搬弄名目来整你。何XX这番说词要说泄露国家机密倒也算不上,因为江泽民早就在“两会”期间,对代表们一番“语重心长”说,“这法轮功不批不知道,这一批,……呀!”江泽民的本意可能是为了开导代表们的心中迷茫,岂不知暴露了真情。原来意欲镇压法轮功时,只是为了消除自己心中假设的政敌,却并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怎么样!不知道好坏,如何取缔、批判呢?哀哉!只好依靠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来为自己辩护。人大通过的有关“邪教”的法律,只列出他们认为的邪教的特征,并没有指出谁是邪教。什么“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等等,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来去自由、没有花名册、不收钱财、没有宗教形式,根本就不具备邪教特征。江泽民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只好靠造谣和暴力!

3.1999年4月25日的中南海事件,大法修炼人的自觉,高尚,宽以待人,相信依赖政府,和国家总理的理性、宽容、理解的及时正确处理,开了共和国成立以来和平、理性的先河,双方在国际上赢得了极高度的评价和尊敬。这本来是中国人民道德回升,无私无我的伟大壮举,是中国政府用实际行动检验自身的法治改革,法律健全成就,进一步改革、发展、强大的伟大步骤,也是跟上世界局势,逐步走向更加和平,尊重人权,自强自尊,从内部向好的方向发展进步的跨越。但在讨论“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常委会上,朱总理刚说了一句:“让他们炼吧”,江氏就恶狠狠地指着他叫:“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曾受“右派”之冤的朱总理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此不再对法轮功的事说一个字。

4.由于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泽民又模仿毛主席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多次以个人名义作“批示”,把法轮功问题定性于“与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的高度;并在“两办”代表党和政府向全世界庄严承诺“炼功自由”、“从来没取缔气功”的同时,在全党传达江的批示、讲话和“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令众人同时或在相近时间传达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从而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法轮大法的造谣、污蔑、歪曲和迫害……
   
5.“7.20”大镇压后,出乎江泽民的意料:法轮功学员生死都不怕,每天都有学员上访;全世界正义与民主的国家都谴责中国践踏人权,非法镇压;为此,江泽民竟然在10月份赤膊上阵,公开暴露国家最高机密,“党大于法”,“人治代替法治”,由你这位中共总书记凌驾于法律之上、全国人大之前给法轮功定了“邪教”,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丑化了中华民族的形象……

6.尽管江泽民和始作俑者罗干费尽心机,幕后台前一手操劳,镇压却越来越不得人心,越来越艰难。令江恼火的是,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外,许多省市对镇压不感兴趣,对镇压的指令阳奉阴违,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广东,到去年底竟然有“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等说法。连被选为接班人的胡锦涛、李长春也是消极敷衍、低调对待,似乎不愿和江一样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因而江泽民于今年二月广东南巡,亲临督战,又是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软弱”;又是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又是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等等;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广东终于在今年二月开始劳教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中竟有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知情者说:你这是一石二鸟,既给广东省镇压法轮功开了先例(胡锦涛的同学都判了,谁还不能判?),又给胡锦涛套上了“出卖同学”、“不仁不义”的耻辱牌,做暴君也要找一批人陪绑啊。

7.江泽民想推卸责任的又一表演是对日本首相说在4.25前“完全不知法轮功是什么”,可另一次竟然对香港等境外新闻媒体说起自己的一位做高级会计师的同学“生病都不吃药了”(中央机关很多人都知道江泽民的这位同学在99年4月25日前曾几次给江写信谈法轮功的实际情况),所以江泽民这种自相矛盾的谎言只能说是不打自招。

96年《光明日报》事件;98年北京电视台事件;98年下半年,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国家体委官方估计法轮功学员有7千万至1亿人。试问江泽民身为一国之君,对这么大一件事,居然从不知晓,岂不有玩忽职守之嫌?

8. 江泽民接受美国CBS“60分钟”记者华莱士采访,诬蔑说法轮功的创始人自称为“释迦牟尼转世、耶稣转世”。妄想以此引起宗教界和西方不明真相的人士的反感,达到其险恶目的。然而看过法轮功创始人所有著作和讲法录像的人,没有一处能找到所谓的“释迦牟尼转世、耶稣转世”的话。倒是李洪志先生在99年7月22日的“我的一点声明”中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释迦牟尼”,在98年10月17日给学员讲法时明确地说:“我不是耶稣”。江泽民一见对方无动于衷,又说,法轮功使数千人自杀了。得!中国官方倾国倾力才捏造出致伤致残致死的1400例,怎么江泽民私自掌握的自杀人数就逾数千?难怪在向国人转播这趟节目时,因离谱得太出奇,诬蔑法轮功这一段不得不被删去,没捞着粉墨登场作秀的风头。

那么江泽民一意孤行地镇压法轮大法到底是为什么呢?请看江泽民之恶言:“中央鉴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消亡的历史教训,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一次消毒,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它气功组织。”“我们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绝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加紧各方面的工作……特别行动小组要继续加强行动,设计多种预案,保证刺杀行动万无一失……”(──摘自江泽民之“谈话”)

冤有头,债有主,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犯下的滔天罪行,就是其个人的罪过。笼统地说“政府”是不准确的,对政府中那些爱憎分明,在法轮功问题上分清了善恶,坚持了正确态度的领导人和广大善良的工作人员来说,也是有欠公正的。

广大法轮功学员一多年来忍辱负重,承受无尽的人间苦难,一而再,再而三地等待,一再给江泽民机会,等待其能认识修炼人的大善大忍,纠正其错误。可是江泽民是邪恶的,它以为只要拥有权力与阴谋,便可四海之内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它以为只要心肠足够狠、手段足够辣,便可让所有人屈从于它的淫威,敢怒不敢言。江泽民是愚蠢的,它不懂得“回头是岸”,不懂得悬崖勒马,不懂得珍惜伟大宇宙留给它的万古难逢的机缘。而如它一样的邪恶败类终究也只不过在一番小丑式的表演后即将成为江氏的陪葬。揭穿江泽民的邪恶是因为宇宙中再不会有它的任何位置;揭穿江泽民的邪恶是愿天下的好人,愿做好人的人不会因它的邪恶而是非不分,从而给自己生命的永远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

愿所有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良知、正直和正义感支持我们!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你们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




参考资料:大法弟子一身正气坦然陈言 江泽民东躲西藏不肯直面

联合国千年高峰会议期间,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汇集纽约,举行了一系列的和平请愿弘法活动,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弘法效果。法轮功学员除了向美国人民、向各国首脑及各种媒体弘法外,还抓住一切机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包括主张镇压的中国国家主席)展示法轮大法真相。

从江泽民一到纽约的那一天起,在各国首脑下榻的渥尔道夫酒店,在中国联合国使团驻地,在所有有他参加活动的地点,都能看到身着黄T恤,手持横幅标语牌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躲避法轮功学员,中国官员使尽了浑身解数。

据报道,该主席下飞机后去酒店的行车路线是分装在几只信封内的,到接近转弯处才能拆开,权充“锦囊妙计”,真可谓费尽心机。即使这样,和平诚挚的法轮功学员还是着实让他“惊”了几下。

8日中午,江氏就要离开午餐会时,与一位法轮功学员邂逅。学员见状不禁大声说:“江主席,请释放法轮功学员。”

8日晚上,江氏从纽约林肯中心听完音乐会从后门出来,准备和从前门出去的车队到某处汇合。然而,在他车队的第一个转弯处,只见法轮功学员迎面高高举起一面横幅,上写:“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

今天在江氏离开纽约之前,法轮功学员得知他在35街的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内,立即有数十名学员前往,有的在街对面炼功,有的举着“停止镇压法轮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标语牌,以期表达学员的心愿。然而,中国使团官员又使出“声东击西”的伎俩,车队虚张声势从正门出发,而江泽民乘车从侧门溜了出来。

可是没想到,江泽民的车一出来,正遇到四位法轮功学员打着一面横幅,上面用英文写着金光闪闪的“法轮大法”。等车一转到第一大道和35街处,法轮功学员举着标语牌及炼功的场面又出现在江泽民眼前。

笔者当时颇为不解:天时地利都有了,为何不敢顺势听一听和平群众的心里话呢?一个十几亿人口大国的主席,镇压法轮功时是那样地凶残狠毒,而面对坦诚真挚的法轮功学员却如此心虚怯场。江氏内心深处那个令他对法轮功又惧又恨和感到“必须镇压”的真正理由究竟是什么?(2000年9月9日明慧网)

(本文首发于2000年12月9日)

(英文版相关文章: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11/22/608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12/13/4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