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慧学校的教学中提高上来


【明慧网2003年7月20日】在明慧学校的教学中最大的体会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去除自己的执著。

平时因为面对很多孩子就容易暴露自己的观念,什么样的孩子我认为好,什么样的孩子我认为不好。对自己认为好的孩子不觉地就另眼看待;对自己认为不好的孩子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又是另一种眼光去看待。我发现当自己戴着这些有色眼睛去看待孩子的时候,在教育上是不理智的。效果明显就开始不好了。

更严重的情况是这其中还有自己的孩子,在家的时候,对于自己孩子的教育方法,也没有更多地去考虑过它。在明慧学校就会出现很明显的对比。比如说别的孩子犯错了,我比较耐心,也比较讲究方法,心里也不动气,即便是在责罚孩子的时候,也在考虑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孩子的特点,怎样面对他的特点去让他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但对自己的孩子犯了错,那就是另一种心态了,感到自己并不是完全从如何让孩子改正缺点的角度出发,而是心中有一种恨,我想可能就是常人讲的恨铁不成钢吧。

有一天,我想:如果我的孩子是铁的话,我为什么非得让她成为钢呢?原因就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再往下挖发现了一颗埋得深深的私心。后来,当她犯错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是别的孩子出现了这个错误,我如何去处理。当我把她作为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孩子去处理问题时,效果反倒非常好,慢慢孩子的魔性小了,变得温和了,也更能用大法的法理去衡量问题了。当然不足的地方是,虽然认识到了,但还没有完全同化。不时地又回到原来的处理方法上。这时孩子的态度就是对我最大的提醒,有一次,孩子竟然冲我喊:你这么说就不是修炼的人!这喊声象一个重锤让我意识到我又被魔性钻空子了。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曾讲过“这是有分别心,这可不是大觉者的慈悲。”我悟到,在明慧学校的教学中也要去除分别心。对谁都一样,那才是慈悲。只有有了慈悲的时候,我们的智慧才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只有有了慈悲,这一切做起来才能起到真正的效果。

最近一段时间围绕明慧学校与同修之间的关难也比较大。有一次,小弟子想参加一次连续几天的活动的功法表演,但有同修反对。当时,我的完美的反驳意见就在嘴边打转。不过我意识到自己应该向内找,同修说的也不无道理,于是就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放下了电话。但心中还是愤愤不平。怨恨地想,噢,都想着自己证实法重要,小弟子就不是弟子了?总是用人的道理想,如果我不争取的话,小弟子们就将失去了这次证实大法的机会。甚至在心里恶恶狠狠地给同修扣上了顶大帽子:干扰正法!在这种状态下,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在与另一同修的交谈中,我谈到了这件事。那位同修笑嘻嘻地对我说:我觉得你忍得好苦。我无言以对,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是没守住!在这两种思想的激烈争斗下,我不断地对自己说:不要看别人,就找自己。这时反而觉得,并不是只有这次机会可以证实法,我们还有别的机会。觉得自己的心胸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到了活动的那几天,我们带着孩子们去了,这时的我,已经不再去想要让小弟子们做功法演示了。但同修们却多次安排了小弟子功法表演。甚至有一天,还安排了一个小弟子和别的同修一起,上大舞台上表演功法。在此过程中,我没有一次为孩子们争取机会,而机会却自己来了。这时我对师父讲的“无所求而自得”又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其实我们的一切都是师父早已安排好了的,只是我们人的一面还在这里争,而这又可能会让旧势力钻空子,反而干扰了师父所安排好了的路。

在明慧学校创办之初,因为不同的意见,使自己多少次都已经丧失了继续做下去的信心。每次当我执著时,磨难就会来。而当我放弃时,一切又出现了好的转机。师父不停地提醒我,“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当然这其中还有许许多多同修对我的鼓励和无私的帮助。在此我对他们表示由衷地感谢!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