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光环出现在那个讲真象的夜晚


【明慧网2003年7月22日】一个女同修跟我讲了她讲真象所经历过的一件小事,事并不大也不轰轰烈烈甚至平平淡淡。但我从中深切的感到师尊对弟子时时看护的洪大慈悲,是如何在修炼路上呵护我们前行的。同时也看到了乡镇农村的大法弟子讲真象的不易,将这段故事整理出来,见证师尊救度我们的无限慈悲,愿遍布中国大陆广大地区的乡镇农村的同修们正念正行,倾尽我们的全力去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 * * * *

我是东北的大法弟子,所居住的地区属于乡镇农村,农村和城市相比地广人稀,村与村相距较远,有的山路崎岖,交通不便。有许多农村人还受邪恶谎言的蒙蔽,很难看到真象材料。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为了这些可贵的中国人不被邪恶的谎言毁掉,我有责任也应该尽我的全力去做好讲清真象这件事。

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修决定到另一个乡镇发真象资料,路程大约有六十多公里。农村跟市里不一样,白天一个陌生人进村,全村人都知道,一般我们都是晚上发真象资料。一个男同修同意用他的摩托车带我和另一个老年同修去。临到出发的那天晚上,情况有些变动,有两个同修得知消息也要去,考虑到有一个同修刚走了一段弯路,想出来讲真象挺不容易的,就决定大家一起去。但骑摩托车的同修最多也就能带两个人,于是他先带我们俩人,去的时候真是风驰电掣,一辆摩托车坐了三个人还轻飘飘的,好象有人用手推一样。

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目的地。我俩下了车,去发真相资料,骑摩托车的同修又返回去接他们俩。这天晚上很顺利,两个多小时,手里的真相资料就发完了。我们顺着路往回走,正好遇到后到的那两个同修,加上骑摩托车的同修,我们一共五个人,把真象资料分了分,大家分头去发。农村人家养狗的很多,通常走很远才能发几十家的真象资料,夜里还黑,有时看不清路,发一次真象资料不容易。这次来的乡镇很少见到真象资料,想到还有这么多人不知道真象,心里总想多发点,好在这次来的同修多,做的范围能大一些。时间不算长,大家发得都很顺利,全都做完了,又都集中到一起准备往回返。

来时容易回时难,骑摩托车的同修先是带我们俩,骑了几公里,我们下车步行,他回去接那两个同修,带他们几公里,再来接我们。就这样反复倒。估计半夜十二点能到家赶上全球发正念。倒了几个来回,他又回来接我们了。

那时正是开春的时候,晚上开始下雾,雾很大,车灯都照不出去,只能约摸着开。开到快下山岭的时候,在拐弯的地方有一个饭店,没有看清楚,开到近前才看到有几个人在那儿。就听那几个人喊:那不是×××吗?你站住!接着那几个人一边喊着一边开着车就追过来了,我一听喊的是开摩托车的同修的名字,心想:这深更半夜的谁能出来,还认识我们,说不定是派出所跟踪过来了。开摩托车的同修当时表现得非常冷静,马上让我们下车,正好路边有座桥,我们两人就躲到桥底下去了。而他开着车灯对着那辆车迎了过去,由于雾大,车上的人没有看到我们两人(后来得知,来的人是开摩托车的同修的亲属。他的亲属从公安部门得知,最近本地区邪恶要蹲坑迫害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其中还提到了同修的名字,所以连夜来找他。为了不让亲属看到我们,当时同修就跟亲属一起回去了)。

在桥下的我们俩对这一切都不知情,都集中精力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听着没有什么动静,我挂着同修的安全,心想怎么也得上去看看。来的时候穿了一双高跟鞋,本来想穿双平底鞋,可由于换季没鞋可穿就将就了,没想到走了这么远的路,脚已经被磨得很痛。同修看到这个情况,把她的布鞋跟我换着穿,我费了挺大劲上了桥,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人。没办法,只好招呼同修徒步往家走。

这条公路没有路灯,加上雾气,黑漆漆,阴森森的。我这人生来胆小,和我一起的又是个老年女同修,我一边走一边心里打鼓,一会儿想:还有几十公里的路,走到家得到天亮,能不能遇到巡逻车?如果真是派出所跟踪来了就危险了。一会儿又想:不知道开摩托车的同修的安危,后边的同修的情况也不知怎样了。就这样心里上下起伏,又焦急又有些怕,人心冒出来不少,脑子开始乱起来,正念不足了。我们开始拦车,由于半夜,哪个司机也不愿意拉。心里越急,越没人拉,拦了几个车都没停。心里那个滋味别提多难受了,好在有同修作伴,只有硬着头皮,咬着牙摸黑走了。

黑漆漆的夜,我和同修在浓雾中结伴而行。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时时刻刻在保护我。一想到师父,我心里稳定多了,可人的这一面还有些忐忑不安。走了老长的一段路,对面出现灯光,一辆卡车迎面开来,从我们面前快速开过。在灯光消失的那一瞬间,一个七色大光环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像书中看到的一样,赤橙黄绿青蓝紫,颜色清晰夺目,景象美妙无比。我忙喊同修,同修也在同时看到了,那另外空间的景象,今天回想起来,仍是清清楚楚,历历在目。我和同修都很激动,心里都明白是师父鼓励弟子,让我们坚定正念。

当时我脑子也清醒了,心稳下来了,也不怕了。我想起来一个认识的同修遇到的类似的一件事。那个同修跟我一样,胆小最怕走夜道,有一回她和一个男同修去发真象资料,后半夜步行几十公里到外村,途中经过一个很长的火车隧道。她很害怕,结果回来时俩人走散了。她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又经过这个火车隧道,又没有带手电筒,那个害怕就别提了。就在她害怕的时候,有一团网状光亮在她面前若隐若现,她忙跟着这团光亮走,当走到隧道尽头时,不知被什么撞了一个大跟头,爬起来一看,原来是走散的男同修,真是师父巧安排!想到这些,我心里不由地说:师父啊师父,为了不让弟子在修炼路上落后,您操尽了心,弟子真是悟性太差了。

正念足了,自然而然就有威力了,有师父在安排一切。这回再拦车,一辆卡车停下了。好心的司机让我们上了车。车往前开了一段,看到前面有两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后面那两个同修,都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一犹豫之间,车就过去了,再想喊已来不及了。这一路,我的心很难受,眼睁睁的看着同修留在后面,靠两条腿走完几十公里的路,而自己本来可以提醒司机的。几十公里的路,车铆足劲的跑,时间不长就到了,我下了车,心里还挂着同修,慢慢往家走。离远看,家门口停着一辆车,进屋一问,真是巧了,我丈夫(大法弟子)因为这辆车的司机忙,出于好心,就帮忙把车开回来了,刚到家不一会儿,一看表,半夜一点多了。我忙说:先别睡。听我说了情况之后,我丈夫马上开车跟我去接同修。

当我们的车一下子停在同修的面前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出乎他们的意料,有一点神兵天降的味道。这一夜讲真象表面看起来一波三折,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师父安排之中,只要我们放下自身的执著,走正我们的路,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这一次我所经历的可以说是点滴小事,可正是这点滴的小事,让我真正认识到每一次的讲清真象,都是自己每一次心性的升华磨练。每一次的提高都使我越加体会到讲清真象这件事都是给自己做的,不是给别人做的。我的天目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我知道师父给予我的是我永远都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回想有一些同修虽然在家里也学法,炼功,但一直不愿意出来讲真象,特别是邪恶迫害一严重,怕自身有危险。我想这些同修真的应该利用各种方式来讲清真象,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不辜负师尊慈悲普度,不错过万古难遇的佛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