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以没日没夜的奴役劳动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7月22日】我是1998年国庆节后得法的。在得法前我几乎是个废人。整天浑身疼痛难忍,一点劲也没有,就象是用东西勒的紧紧的,十几分钟就得伸一伸,到晚上睡觉时更厉害,翻来覆去睡不着,腰痛、背痛、腿也痛,天亮时赶快爬起来,歇一歇……这是将近30年的产后风症状。我还有早期的子宫癌、心脏病、颈椎病,胃里有块肿瘤─早期食道癌,都是疑难病。自从我走入大法修炼,大法就在我身上显出奇效来。

当我在学法小组里把《转法轮》读完一遍后,对我的震动非常大。我心里开始后悔学晚了。因为在半年前引导我得法的大姐,向我洪过法,没能马上学,太可惜了。大姐说:学法炼功身心都能得到提高,就是修不成也是积了大德了。并且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现在通过学完一遍《转法轮》,我的心突然开朗了,觉得这法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此下决心跟着师父坚修到底。

2000年12月25日那天,我和同修去另一个同修家串门。刚到他家不到五分钟,当地派出所就来了,因这个同修家被监控。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回答:是!就这样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们三人一起带到派出所,当天晚上把我们送到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亲眼看到了江泽民的爪牙──恶警,残害大法弟子的刁蛮嘴脸。

我刚进看守所时,女号里就有11名法轮功学员,加我们三人共14人。看守所逼迫我们干活,交货时不够就天天挨号长骂。到了第三天,完不成任务的两个号就不给午饭了。这样号里的刑事犯们就翻脸了,整天和我们找麻烦,骂我们,有时让号长打我们。法轮功学员中有5名是因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来的,她们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到第四天时,恶警开始给她们灌食。当时让号长灌,这个号长被先后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不断洪法,她也得法了,很同情我们,她就不灌,狱警就让我们自己喝,不喝就打号长。

后来恶警把我们搭配成两人一组没日没夜的奴役劳动,早上四点开始干活,到晚上刑事犯可以休息,大法弟子继续干,一直干到下半夜2-3点钟刚休息,又开始干活。达不到恶警的定额就两人绑在一起上死人床,手脚用铁链子锁上,穿内衣内裤。三九寒天,打开窗户冻法轮功学员,但学员们躺在死人床上,开始背法,不觉得冷,一会他们就睡着了。

我当时没有顶住看守所的洗脑迫害,就违心地说不炼了,说完后,我的心刀绞一样难过极了。就这样家里人交了1000元罚款,还不给收据,才把我放了回来。我知道做错了,这样做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为我承受了那么多的师父。回来后,我顶着各种压力又回到了正法队伍中来了。我要加倍努力弥补我的过错,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