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来 走入修炼者理性的坚定

【明慧网2003年7月24日】我是97年9月得法修炼的,自99年7.20后大法被迫害以后,我进京上访发真象资料救度世人。在证实大法过程中,被610歹徒殴打、辱骂、恐吓及勒索、抄家三次;逼供、戴手铐、挂风;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判2年劳教。

99年7月20日以后,天像塌下来一样,到处布满了邪恶。我心里很着急,我的生命是大法开创的,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救出来的。宇宙大法受到践踏,师父遭到陷害,我作为一个真修弟子怎么老呆在家里不动呢?我悟到师父讲的“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法正人心》)我想作为大法弟子要站出来为大法讲公道话,还师父清白。于是99年10月21日我上北京护法。刚到北京前门就被天安门前门警察抓捕关押在某劳教所,没有讲理的地方,我只有绝食抗议;4天后恶警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绑在床上强行打针、灌药,在医院迫害7天;在北京非法关押共14天,再转回到当地县非法拘留15天。610恐吓我家里人,要亲人下岗、扣罚工资。我丈夫不修炼,怕我连累他,逼我离了婚。

2000年6月,我家成立一个学法点,大家共同提高。6月15号我们到610办公室要求给大法弟子一个修炼的场所,还我们信仰自由。我们告诉他们:修炼的人对政治是不感兴趣的,我们是按真、善、忍做人,对社会、对家庭有百益而无一害,请不要把修炼人拉到政治里面去……。结果第二天610到我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抓我到610办公室逼供;要我说出谁安排到我家学法的,我说“是我自己”。610恶徒还要我说出哪些修炼者到过我家,我没有配合,于是610两恶徒气得要命,狠狠地打我、骂我罚我站了10多个小时。2000年7月1号我到公园里炼功,被公安局和610抓捕,非法拘留一个月,我绝食7天,抵制了邪恶。

2000年11月24号我到外地一镇上发真象资料时,被恶人告到派出所,恶警在一桥上拦住我,当时资料还没发完,他们就非法搜我身。当看到资料后,五个恶警一起猛扑上来,把我按在地上狠狠地拳打脚踢,戴上铐子,抓到所里,恐吓、问我是哪里人,资料哪里来的?当时我正念很强,不管恶警怎么对我,我绝对不能出卖功友。我心里念着《洪吟》中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那个30多岁的所长象疯了一样,恶狠狠的拳头往我头上接连不断的打来,打得我昏头转向,打倒在地,他就用穿皮鞋的脚踢。他打够了、也打累了,也达不到他的目的,于是他把我外衣脱了,当时是晚上1、2点钟了,天气很冷。他要我炼功给他们看。我想这地方没有炼功人,他们也没有看见过,为了救度他们,我带着伤痛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炼完。功炼完后,歹徒又把我铐在铁门上挂风2天2夜。经过2天2夜的折磨,歹徒们得不到它们要的东西。16号晚它们通知政保股和610,合伙恐吓我说:“你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就把你送到贵阳实行刑法,那里的人是非常野蛮的,看你怕不怕。”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决不向邪恶妥协。610的歹徒从我口里得不到东西,抓着我的衣服猛打耳光,打了数十下,又恐吓“你说不说,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边打边骂,接着用拳头往头部、背部、胸部往死里打,手打痛了,就用脚踢。他打累了,休息一会又问“资料哪来的”。我还是不说,他气急败坏,又狠狠打我一顿子,把我拖上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洗澡时,犯人看到我身上到处是伤,青的青,紫的紫,她们同情地说:“太狠心了,打成这样了。”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49天。

2001年元月19号,恶警非法将我送劳教所劳教2年。到了劳教所,第一关干警就说:“这里不准炼功学法,你做得到吗?”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到这里的,我的师父教我做好人,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坚定宇宙真理没有错。修炼人就是要学法炼功。”于是恶警把我分到4大队,安排吸毒犯包夹我。那个包夹队里人都怕她。我和功友讲话就被骂,平时口动、眼睛闭一下、脚靠上脚,就被她恶狠狠地骂,一点自由也没有。不管她对我怎么行恶,我对她是慈善的,向她讲大法好,讲大法的真象,救度她。后来她慢慢改变了,而且我炼功,她放哨。

每天早晨4、5点钟大法弟子炼功时,就被恶警拖到外用电棍打,开始我有点怕心,后来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到这里来就要证实大法。于是一天早上全队在操场上做早操时,我就炼法轮功,其他功友也跟着炼起来。这时恶警叫来五个吸毒的民管把我抓起,我放声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它们把我拖到一间小屋里背铐在铁窗上4个多小时,我晕倒过去了才放下。

2001年4月劳教所的恶警采取强行洗脑、整天逼迫坐在小板凳上,十多个围着我一个人胡言乱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这是明白时我自己都不能原谅的。回家后,在功友的帮助下,看了师父《建议》和《路》的经文,我知道自己错了,就在严正声明上签了字,承认自己错了、表示要重新回到修炼中。

2002年4月3号晚,公安局610到我家,用欺骗的手段,叫我到局里“谈谈心”。我想谈心,那就向他们讲真象、救度他们。到了公安局不是“谈心”而是逼供,问我到什么地方签名字,我不配合邪恶,并表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在劳教所所做、所为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同他们讲真象,证实大法好。结果恶警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我同它们讲理,为什么把我关到这里来,这里是关坏人的地方,它们说:“到这里办学习班”。进去后不准家属接见,便桶放在里面,虫子蜈蚣上床咬人,气味非常难闻,阴暗潮湿。几天不见610的人影,我们向拘留所要求要见610的人,他们打了几次电话也没人来,我没有人身自由,绝食抵制邪恶。几天后我晕倒了,要求回家,610不同意,并且派出10多个人用野蛮行为一边一个男子汉抓住我的手,身子全在地上拖到医院。当时我已不省人事。清醒过来后就向医生讲真象,发正念。在医院呆了半天,4个干警又把我强行推进拘留所关押。一个多月后,县政府、610的人找我“谈话”,目的是要我放弃修炼,逼我交书,写“保证”。我修的是正法正道,正念对待邪恶,我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我,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我是按真、善、忍做人,被非法关押,这是天理不容啊。

劳教所邪悟后的两个叛徒三次到拘留所胡言乱语。我都以正念对待,一正压百邪,以法为师,再也不上邪悟者的当。并告诉她们一定要学法清醒过来,师父还在给机会。2002年12月,政保股的两恶人提问我,我一点也不配合,我就讲真象发正念,揭发政保股610迫害、毒打大法弟子的罪行,它们气急败坏地说;“你这种态度还想出去啊。”我说:“我只是讲真话,我没有错、也没有违法,犯法的是你们。你们非法关押我9个多月了。”它们想尽一切花招都无用了,最后就向我家中要6000元钱才放我,并叫家里人来做我的工作,我告诉家里人:“我是受迫害的,不要给邪恶之徒钱。”世人也看清了它们邪恶的本质。

我被非法关押2年,家中被邪恶之徒迫害得一分钱也没有了,妻离子散,儿子无人照料,在他年幼的心灵上受到创伤,精神压力很大,在学校读书抬不起头。邪恶不但迫害我,也迫害了我的全家及亲属。又到过年了,阴历28号,610强迫我儿子和弟弟写什么所谓的担保,才放我出来。

回顾三年多来受尽了江氏邪恶集团的迫害和折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邪恶旧势力安排的,我要彻底否定,紧跟师父到底,做好师父叮咛我们的“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