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祸水篇,哲母佛学篇,云帆沧海篇之序言

反思现代人类道德精神系列三篇


【明慧网2003年7月24日】到了江泽民这一代就力不从心了,趁心的手段和趁手的武器不多了,何况要与佛法为敌!他“崽卖爷田”不心疼,不惜拿中共的身家与诚信当赌本,向法轮大法发动了长达四年的谎言轰炸和凶残杀戮。想当初,他是何等地不可一世,甚至以反人类定人罪名,结果呢?仁义不施攻守异,原告坐上了被告席。整个过程极具讽刺性,充满戏剧性,他和他的同伙活像一串惹火焚身的小爆竹:声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成灰!

在这场以无道伐有道的酷劫中,江泽民统共动用了两件重型武器:一曰反人类,二曰伪科学。前者是法律量级的利器,我们在法庭领教了;后者则是精神量级的核武,粗粗看去像一件镇山法宝,细细考究起来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更要命的是科学教掌门人反伪科学,等同毒贩缉毒妓女扫黄,虚晃一枪唬唬外行或可蒙混一时,倘若是动真格的挥舞起来,岂非未及伤人先已伤己?江泽民不提科学也罢,既然提起,就给了我们刨根问底,揭露科学教的权利。

何况,以神圣科学名义而戕贼人类精神,就成了精神毒品:精神毒品而被裹以科学装潢,就比萨斯更可怕。何以见得?

首先萨斯不搞阴谋诡计,它公开向人类挑战,堂而皇之宣告:瘟神我,取命来了!科学教则打扮成人类的良师益友,吹嘘自己是“灵丹妙药,可以补脑”,使用的是迷魂香蒙汗药手段。其次,萨斯瘟神攻肺,科学教魔君病脑。脑中枢失陷,整个人的命魂就捏在魔君手里,连一个生命的命运与未来都一古脑儿拜托了!相比之下,区区萨斯的肆虐就是小巫见大巫了。第三,萨斯袭人机会均等不分贵贱,据绝对可靠消息,三月人大会后,萨斯已经杀到江泽民的城门下,将两员军队中将斩落马下,吓的江家帮鞋底擦油仓皇逃窜;科学教害命则极具智能性选择性,首先麻翻人类的知识菁英,再及其余,带头羊一旦迷失,整群羊就没有了指望!第四,科学教封装严密,几可乱真,虽历百余年风雨而迷幻面纱未揭,是故毒根深重,流毒远播,为害国人,于今为烈。

因此对付科学大教,几把匕首数杆投枪诚不足以撼动它的阵脚,实在需要卡秋莎巡航导弹以及超巨集束子母弹之轰鸣。不过,解毒还是第一步,医治精神创伤,重建人类道德,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人们要问:圣药何在,何以疗伤?月暗星沉,何处可觅生命的真理之光?可见,揭露科学教引发的宇宙人生思考,题目何等重大,不可不深论之。况且,作为人类精神带头羊之知识分子最讲究以理服人,理不直,则伪论难灭,真理不彰。故不揣冒昧,反思近代人类道德精神之变迁,做罂粟祸水,哲母佛学,云帆苍海三篇,权当是笔者冲击科学大教阵脚的三颗巡航导弹,抛砖引玉而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