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栗遍野花烂漫 祸水连天云惨淡(下)

反思现代人类道德精神之一:罂粟祸水篇


【明慧网2003年7月25日】(接前文)

(三)西洋镜中骗人术

然而,自两论问世以来,一个多世纪的科学与社会实践充满了对两论的否定。东方出了这么多个革命‘导师’,他们无力补天,眼睁睁看着一个个乌托邦随风逝去;西方出了那么多主流权威,穷经皓首,至今拿不出一件像样的物种进化的中间证据,甚至不惜用巨猿颚骨加现代人的头骨拼凑出一个‘贝尔当人’来自欺欺人(在‘贝尔当人’以及‘北京人’的发现中,法国古生物学家、叛离耶稣教的神父德日进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有充足理由相信,德日进对进化的宗教狂热令他参加了欺骗),科学教成了违背道德良心的造假事业!露出马脚之后,道貌岸然的权威们更以封存‘贝尔当人’的恶劣手段来掩盖制造伪证的欺诈行为。可怜‘贝尔当人’身陷圄囹,被绑架在大英博物馆的储藏室内。但是,这并不妨碍它以人质的身份揭露科学教的虚伪荒唐与卑鄙无耻,嘲笑驱魔者的心劳日拙与走投无路!

作者声明:通常科学活动中的真理谬误之争及其检验,自有其自身规律,不在作者关心讨论之列。本文所抨击的科学教特指:在宇宙与生命问题上的无神两论,以及在两论名义下发起的用心险恶的所谓“驱魔运动”,该运动旨在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统治、精神控制、(无神)宗教麻醉的邪恶目的。无神两论使人类精神异化,道德沦丧;双伪科学将人类引入歧途,危害不可估量!多少弥天谎言假尔等之口传播,多少血腥罪恶假尔等之手实施!一句话,必须清除两论流毒。首要的任务是揭露其假冒伪善的嘴脸,使之名誉扫地,难以兜售其奸;使之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然后毫不客气地把它们扫进历史垃圾堆。

1)科学教乃是一种全能的巧辩。科学教学家们宣称:拥有可以解释世界的理论;他们保证:不管事情如何发生,都能自圆其说;甚至大言不惭地吹嘘: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可以解释每件事的理论,并没有解释任何事情;吹牛包医百病,其实是庸医害人。

真正称得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是科学界打假英雄卡尔-波普尔的揭伪高论,它使一切巧舌如簧的伪科学家闻论胆寒,他说:真正有解释能力的理论,该在许多可能发生的事之外,作出冒险性的预测,当预测失败可能极大时,预测的成功才有份量。为此,卡尔-波普尔对爱因斯坦与马克思等人的治学方法作了对比,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爱因斯坦不顾一切地冒反证之风险,让他的广义相对论在一次次成功预测中确立权威。马克思等人则专门寻找正面的例证,营造世界充满对理论肯定的假象;偶尔也作过特殊的预测,如资本主义危机不可避免,一旦预测不能兑现,他们的信徒就修正理论,使之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实践若是迁就理论,理论若是回避反例,还敢厚颜自称科学,自夸放之四海而皆准吗?!

如今,泱泱大中华又冒出一个自诩比马克思更厉害的脚色来,他让御用文人捉刀炮制出一个三代表欺世谎言。简而言之:世界上一切最好的货色,他都能代表。依他的主意,独裁者从此上了太平洋保险,即使通吃天下,鬼蜮成灾,无法无天,群体灭绝,卖国狗胆大过袁世凯,恐怖狼心黑过希特勒,也因三代表黄袍加身,就天命所归,万岁万岁万万岁。金碧画皮招摇迷幻于外,魑魅魍魉逍遥快活其中,全能的巧辩于是被发挥到流氓政治理念与思想逻辑的高度,成为地道的青红帮的文学,座山雕的切口,为天下人所嗤笑!对千夫所指的国贼而言,或许这是一碗独参汤,在弥留之际也能大补一下元气,多喘几口残气;但是对八十余岁高龄的中共老店而言,三代表理论究竟是一剂续命汤还是一包追命散?这就难说了!赠君一策决狐疑:何必算卦费神思?续命方用三代表,必是下毒害党(命)人!

新任总书记胡锦涛看来相当警惕,不然他不会指责警告中共党内有人在逼迫老百姓造共产党的反。想必他另有神丹妙方,改弦易辙转换天地也好,动大手术起死回生也罢,无论成败,当以天下苍生为念,顺应天心民意,不谋一党一己之私,方显得堂堂正正,在历史上站得住脚。

2)科学教必定是一条变色龙。伪科学专门寻找有利的正面证据,并摆出一副权威面孔,用诡辩代替求证;同时不断地偷偷地大幅修正理论以吻合不利的反面证据。因此,凡是吵卖什么‘创造性发展’,‘与时俱进’等等一定是伪科学。创造性发展吧!从先锋队发展到三代表;与时俱进吧!从无产者剥夺者,进到无产者的再剥夺。下一步该往何处发展,还能进到哪里去呢?

3)科学教肯定是水中捞月镜中看花,不结善果,不得善终,不论它吹得如何天花乱坠。可以肯定,一切以自然过程解释宇宙生成、生命起源、社会发展的所谓科学,一切包藏着驱赶造物主的祸心与图谋的所谓科学,必定是鼓惑人心的伪科学,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没有出路,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彻底失败的命运。

例如,面对一大堆毫无意义的结果,化学进化论者的挫折感是何等的刻骨铭心!有的人索性躲进计算模拟的象牙塔里讨生活,免得真实的实验结果天天刮他们的面皮;有的人干脆搬出外星生命起源说来搪塞,然而这等于判决:地球上的自然条件不能相互作用出生命来。!

4)科学教热衷与政治联姻,钦定真理,皇封霸主,强制亿万个脑袋服从一个脑袋。不许怀疑,拒绝验检,色厉内荏,以势唬人。只要回想一下当年发表‘九评’时,陷身谬误泥淖之中的毛、邓那股唯我独革、世人皆修的神气就足够了!至于‘批判极限论’、‘挖电磁理论创始人的祖坟’以及‘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那类伪科学疯话,就更不用提了,提起来就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笑掉大牙!

提醒读者诸君不要忘记:在苏联东欧一朝倾覆之后,邓小平又怎样从一只好斗的公鸡变成了息事宁人的和事佬,此公从此难得糊涂,他打马虎眼说:不要再争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可见,他在真理与谬误问题上并不真糊涂,甚至相当精明。在不利的情势下,他要韬光养晦,尽管换汤不换药能否把红旗打到底,他并无十分把握。

邓小平的大事糊涂在于废立问题上缺乏真知灼见,既然决定韬光养晦,也得选个天下英雄刘玄德呀!没有刘玄德,至少还有胡玄德李使君吧!万万想不到,他罢黜了赵紫阳之后,居然擢用上海滩上一个专靠拍党国元老马屁得宠的顽主,这也不谈了;问题是后来,已经发现该顽主在逆历史大潮而动,反和平演变大梦不醒,凸显其人成事不足搅局有余。对这样一个逆党国决策而动的盲动份子,如何可以轻易托付后事?对中共政权而言,这个玩笑岂不开得太大了?

等他一闭眼,顽主就盲动起来,选中求真向善最忍毫无政治诉求的修炼群体发难,狂言三个月之内战胜法轮功。还说什么共产主义辩证唯物论若是战胜不了法轮功,岂不是个大笑话?真是一语成谶,果然闹出一个天大的笑话来:他终于把自己‘战胜’到了群体灭绝罪的被告席上去了!

真是家鬼难防啊,对内五鬼搬财搞恐怖,对外奴颜媚骨卖国土。大笔一勾就是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彼得大帝不废一兵一卒美梦可圆了!除非万不得已,谁敢冒天下众怒,干这种割肉媚外的勾当?决不是一句联谁反谁就解释得通的,其中必定藏有大奸大恶的隐情,可见制造邪教论、反华说,谎报军情,用专政工具钳制悠悠众口,让东厂西厂锦衣卫大行其道,都因鬼魅行事见人不得。还是賈贾探春姑娘见识不让须眉,她家常话论史,何等的一针见血:‘可知这大族人家,若说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敝人以为:私相授受民权公器也罢,强奸民意包办废立也行,有能耐就包出一个舜办出一个禹来,子民们谢还来不及呢!若是鼓捣一些个大奸大恶的矫命天子来,任其爬到百姓头上拉屎撒尿,就得承担历史的责任!想来也是气数使然,在这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共工氏的子孙共江氏又出笼应劫来了,他头触共氏不周山,将摇摇晃晃的共产之天再捅出一个大窟窿来,这一回苦了胡总书记了,且看他如何炼石补天罢。

顺便提一句;在将来算帐的时候,也别忘了那个系在顽主裤腰带上的外事小命符,卖国帮凶,独裁家犬,说话慢声细气也算一门独门功夫,起草卖国密约就得不哼不哈,圈套港人上鱼肉砧板全靠切切丝语,比起当年曹汝霖之流坏多了!这类狐群狗党身败名裂只是时间问题,可叹中共却因他们诚信尽失,白赔多少所剩无多的老本。

5)如何鉴别科学之真伪?敝人特别推荐一种伪科学简易判定法。盖因政治与伪科学的畸形结合必然孕生一类具有狼犬生物特性的怪胎来,用以维护伪科学权威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何祚庥就是典型的一个。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哪里有何氏人物,哪里就有伪科学;反之亦然。因此,何氏人物可以定义为鉴定伪科学的特征函数,如同发烧可以证明炎症存在一样。据悉何氏本人也在思考什么是伪科学的检验标准,在敝人看来,何氏贵为伪科学特征函数,只需研究一下自身的非人性性状足矣!若问伪科学是否仍然昂然屹立于中华文明古国?只需检验何氏是否仍在放毒噬人就足够了!最近他不顾全世界一片谴责之声,公开扬言:要效法雷尔邪教,克隆出更多的小何祚庥来,就是伪科学仍在中国猖獗的明证之一。

真科学永远是无冕之王,唯以真理服人。真科学家甘冒反证风险,在求证真理的道路上,总是以大棒恐吓为耻,以去伪存真为乐。他们甚至自立预测靶心,鼓励大家进行实弹检验,使得理论的确立与预测的结果共存亡。爱因斯坦就是这样一个主动寻求证伪的科学家代表。

例如他指出:‘光线因引力场而弯曲’这一论断,可以通过在地球上观察太阳背面的恒星来证实。为了避免强烈的阳光掩没恒星星光,确保观察成功,他又建议实验可在日食时进行。

又例如他预言:处于地球上不同高度的钟表速度不同。该预言在1962年被验证,一对分别安装在水塔顶部与底部的精确钟表,发现更近地球的钟表果然走得慢,这个结论被用于更为精确的导航,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如果对广义相对论这一预言无知,飞行器的位置计算,将有数英里的计算误差得不到修正,等等。

所有这些预言的证实,如同演奏一曲赞美造物主,赞美宇宙无穷奥秘的交响乐章。正当人类陶醉于爱因斯坦弹拨的一个一个美妙音符时,他的广义相对论已经在这星空浩缈的四维时空中威严屹立,成为确立理论权威的典范,也成为科学史上的一段佳话。爱因斯坦追求真理的诚实和勇气,是对达尔文、马克思等伪科学家最有力的道德批判,后者在热望被视为正确时,惧怕证伪,因此,他们出卖了自己的正直和良心,并直接祸害人类。


参考书目:1)审判达尔文,美国菲利普-强生(Philipe Johnson)中译本,文中引号引用的内容都引自该书,加双引号的佛法一词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