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大队暴徒将我折磨得全身紫黑、水泡成片

【明慧网2003年7月25日】2003年6月25日晚,我和几个同修乘车出门,车行驶中被交警截住,交警发现了出租车后箱里的真象资料,除一名同修走脱外,其他几名同修都被绑架到辽宁省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国保大队,我因为肚子疼被恶警带到医院透视、观察,半夜又把我带回国保大队。第二天,恶警大队长拿来一个手机问是不是我的,我说不是,它上来就给我两记耳光。当时我们几个同修都没报名,后来其他几个同修都被恶警认出来送进了看守所,只有我一个人不知姓名被留在了国保大队。

晚上,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不让我睡觉,问我姓名、住址,我不吱声,恶警就打我,用电棍电我,下手非常狠,我一直不说。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夜深了,恶警们一直不让我睡觉,一闭眼就用电棍电我。第二天,恶警司机使劲掐我腋下、大腿里子,还要给我灌芥末油。我向他讲真象,他才没灌。白天恶警们继续审讯,对我继续酷刑折磨。第三天晚上,恶警们把看守所灌食队的人(几个膀大腰圆的犯人)找来给我灌食,我不配合邪恶。恶徒们把我按倒在地,用一块木板把我双手一字形绑上,两条腿用两块木板绑上,5、6个恶徒(有警察,有犯人)一起上,有的掐住我的鼻子,有的抓住我的头发,之后有人用竹板插入我的嘴里,把管子插入我的嘴里,我不配合它们,来回动,同时请师父加持,发正念铲除操纵它们的邪恶因素,我吐得满地满身都是。以后的4个晚上,公安局局长等几名匪警轮番用各种手段折磨我,用电棍轮番电我,用棍子(铁棍儿外包着胶皮)打我,每次都一直折磨到天亮。我一直不停的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有一次,我几乎被折磨得昏过去。一个恶警叫嚣着:你想活着出去,妄想!死了白死,死也让你死在这,剩一口气把你扔出去(意思是从楼上把我推下去)。

6月29日上午9点左右,我乘机走脱,可是被恶警们发现抓了回来。恶徒们把我双手背铐按在地上,恶警局长用棍子(铁棍儿外包着胶皮)暴打我,把棍子打成了s形,其它恶警们用几根电棍对我进行电击,几个恶警折磨我2-3个小时。又给我头上滴上水,地上用拖布弄湿,给我戴上头盔,继续用电棍电击,没电了就充,4根电棍轮番电我。晚上,恶警局长继续审问我,我不配合它们,它就用电棍继续电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吴某看局长没问出来什么,它就来问我,我还是不说,吴又开始电我。这时恶警局长又拿来狼牙棒打我的后背,说电棍对她不好使,用这个打她。恶徒们折磨我到半夜11点多,恶警局长去睡觉,只剩下吴迫害我。这样它们交替折磨我一夜。恶警局长审问我时,我不说话,它就给我一条腿上放一根电棍电(我一直被铐在椅子上,脚上被戴着脚镣子),电棍轮换着一直电到天亮。我两条腿被电得都是水泡,手指不能打弯,身上非常痛。我在县公安局期间(6月25日晚-7月2日下午)基本上是被铐在椅子上,戴着手铐脚镣,一直不让睡觉,一闭眼恶警们就用电棍电。

7月2日下午5点左右,我被恶警们送进了看守所。号里的人帮我换衣服时(在公安局被灌食、酷刑折磨,衣服都不是味儿了)看到我背、腰、臀部呈紫黑色,身上成片的水泡,有的犯人都哭了,说怎么把你打成这样?我说是国保大队打的,还有公安局长白某。犯人们说:公安局长还打人?这回可相信你们光盘上说的都是真的了,以前还以为是你们自己编的呢。这回是亲眼所见,出去后我们也给你们做证实。

晚上,看守所所长把我带到办公室,说这伤可不是在这打的呀,之后又给了我4片红伤药,我不吃,它们说把脚镣子给她砸上。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找了几个恶徒在号内当众给我灌食,灌的全是凉水和盐水。中午我继续不吃饭,所长拿来电棍电我,电一会儿没电了,下午又灌一次食。7月4日早上,所长又拿电棍来电我,电我的手、胳膊、后背和嘴。我请师父加持,一会儿电棍没电了。它又拿来胶皮管子,把我按倒在地,用胶皮管子抽打我的臀部。号里的人有的都吓哭了,背地里说太狠了,人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打?中午恶徒们又来给我灌食,灌的是凉水和盐水。下午我开始发烧,号里的人说我身上都烫人,得有40度。一会儿来几个人量体温,看到我身上的伤说咋把人打成这样?之后给我打了两针。晚上5-6点钟,我被抬着送进市医院,一量体温38.9度,我被送进了观察室。看守所的人说赶紧给国保大队打电话,让它们来人给治病,它们打的咱不给治,它们来人咱就跑。国保大队的恶警来到医院,把我弄到三楼插胃管,插了6次也没插进去。第二天早上我不配合它们,恶警说给你看病你还不打(针),我伸出脚:你看哪有戴着脚镣子看病的,这是为我好吗?吴说把脚镣子给她打开,我就向屋里人讲真象。下午我被转到另一医院,我一直向周围的人讲真象,告诉这都是它们迫害造成的,它们给我治疗是为了继续迫害我。一个恶警说:把她拉到看守所去灌食,医院检验科的主任说:我们医院能灌,医院的小武警可狠了,给她灌大粪汤子,看她吃不吃。7月10日,医院说出院吧,她不吃饭在这也没用,再不吃饭就得肠梗阻了。

7月10日上午,我又被带到公安局,把我双手铐上强迫我喝水,我不配合,之后又把我拉到医院插胃管,说不然看守所不要。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它们的一切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邪恶说了不算,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向医护人员讲真象,这时恶警们进来,把我按到椅子上,铐住我的双手,揪住我的头发,捏住我的鼻子,开始给我下胃管。我不配合它们,不知下了多少次,恶徒们也没下进去。最后吴用塑料袋捂住我的嘴,我喘不过来气,憋得我满头大汗。护士说:她不配合下不了,恶警说:一分钟给她下一次,让她难受。护士说:我可没时间。就这样我又被拉回公安局,恶警给我买了两袋牛奶,打开手铐让我坐在椅子上喝,双脚被戴上脚镣子。我不喝。恶警司机使劲掐我的胳膊,给我往嘴里灌,弄了我一身,把我弄倒在地。晚上,恶警们去吃饭又把我铐在沙发上。这时天空电闪雷鸣,刮起了大风,象台风一样,天下起了雨,夹杂着冰雹,整栋大楼停电,一片漆黑。这天晚上恶警们让我在地上睡了一宿。第二天,家里来人接我,这时我已经奄奄一息了,让我在释放证明签字,我不签。恶警们就把我拉到看守所,让我在释放证明上签字,我不签,恶警就拽着我手按了手印,之后让我家人接回,没给恶警们掏一分钱。

我在县公安局6天6夜没让睡觉,去厕所时恶警们不让关门,它们就在门外看着。当时我正来例假,去厕所换纸,一个恶警说用报纸吧,后来一个给了一点卫生纸。有时恶警不让去厕所,弄得内裤上都是血。直到现在,我的左手还麻木,手指很疼,晚上睡觉有时做恶梦,感觉手铐子还在手上,恶警们还用电棍在电我。

在此我正告那些还在追随江××迫害大法的打手们,赶紧悬崖勒马吧,不要再继续做恶了。江××在海外已经被起诉,等待它的一定是正义的审判。你们若要执迷不悟继续做恶也必将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善恶必报是天理,其实你们已经感受到了天理的惩罚,恶警局长踹大法弟子时没踹着,仰面跌倒;恶警吴某检查身体说血粘;另一恶警血压高,迷糊,打点滴;另一恶警眼睛肿了,检查身体心脏不好,这是我知道的。你们迫害完大法弟子,自己都不同程度的遭了报应,只是你们不悟。如果你们再继续做恶,等待你们的不仅是法律的严惩,还要遭到更大的天谴,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还要累及子孙,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5/54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