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希腊洪法散记


【明慧网2003年7月27日】不知是哪一生,哪一世与希腊结过缘,想去参加当地学员的正法活动的愿望已久,在经历了几番磨难之后,我终于登上了开往雅典的飞机。

佛缇妮

她叫佛缇妮,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是一位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希腊人。她曾与另外五名大法弟子一道,怀着对大法坚定的正念,和对众生的慈悲,毅然地在邪恶把守严密的天安门广场展开了大法的横幅。而当我问起她的这段经历时,她淡淡地笑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明慧网都有报导,便再也没有下文了。

促成她放弃美国的优越环境和工作条件而回到这与她有着亲缘和血缘关系的希腊,仅仅是一位同修不经意的一句话。那是2002年参加了在以色列召开的法会后,学员们自由交流。一位大法弟子得知她的祖籍是希腊时就说,你为什么不回希腊呢?那里很需要人的呀!回到美国后,这位大法弟子的话不断地在耳边回响。终于有一天,她来到了雅典,翻开了她修炼生活的新的一页。

临离英国时得知她已决定去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法会,这无疑对准备去希腊,而人地两生,且语言不通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佛缇妮热情地接待了我。临行前的她显得格外忙碌,向联合国有关部门递交有关7月20日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和平抗议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以及呼吁营救美国公民查尔斯-李的有关资料;向政府、媒体邮寄大法真相材料;去炼功点等。尽管如此她还是周到地抽出时间带自己熟悉交通,告诉自己哪里可以上网,哪里可以复印,以及雅典中国商店的分布,为自己以后几天的生活提供了相当大的帮助。谈起这次决定去参加法会,她说曾一度思想斗争激烈,直到悟通此行的目的是正法进程的需要,学到同修好的经验,使今后希腊的大法工作更好地开展。

临行前的佛缇妮已不再为“我来她走”而惴惴不安,忽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位美国的大法弟子因公出差刚刚到了雅典,并且会停留一段时间。我们都笑了:真就是这么安排的!“悠悠万事缘,大法一线牵”。

葸葸

她来自大纽约。那晚从佛缇妮手中接过电话没谈几句,发现我们竟来自国内同一个大都市。很快我们就决定利用我们的语言优势去向这里的华人讲真相,星期六去唐人街派发传单。

一直以来,对北美的大法弟子总是有一种特别的羡慕,因为师父就在美国。他们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机会见到师父。自己在见到葸葸的第一面时话题总是围绕着师父转,内心充满着对师父的敬仰。当葸葸语气平静,神态祥和地讲到在一次法会上她曾代表众大法弟子向师父献花时,我的心被牵动了。葸葸看出了我的心思后说:当你真正见到师父时,你是不敢抬头看师尊的威颜的,因为你没有做好,你会觉得惭愧。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在一起炼功,发正念,到唐人街发传单,去中使馆门前抗议请愿,葸葸处处体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在看到自己和新学员暴露的不足时,也非常善意地为我们指出来。

葸葸还向她工作的老板洪法,一天下班时,她看到老板正在从电脑中下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她说,由于工作的性质,使得她经常出差,其中包括“萨斯风暴”刚刚结束,她就被派往亚洲某国。她也就利用这样的机会去向那些生生世世与她结过缘的人洪法讲真相。

塔茉

塔茉是一位来自格鲁及亚的姑娘,热情,开朗,能讲一些简单的英文。她告诉我,一年冬天她不小心摔伤了腰,她的私人医生为她做了很好的治疗,却并没有能为她解决最终的痛苦。后来她的医生得了法,几次向她推荐,她都未能产生兴趣。直到今年初她的医生邀请她观看了大法弟子的画展。在那里她接触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大法弟子。她惊讶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那样祥和、亲切,如同久识的朋友,更为画家的故事所感动。就这样,她终于与大法结了缘。

由于塔茉的加入,使得周末的中国城洪法活动进展更加顺利,我们所带的有关诉江的中文材料、真相光碟、以及希腊文传单全都发光了。当晚,塔茉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名被一团祥云笼罩着看不清面孔的人送给她许多她从未见过的漂亮的花。她不停地笑呀,开心得不行……

周日,塔茉又参加了中使馆前的请愿活动。由于该市正在为筹办明年的奥运会大兴土木,部分道路也被改弦易辄,这时塔茉的语言优势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使得大家免走了不少冤枉路。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当我们在一个环型交叉口再一次迷了路时,塔茉正好问到一位热心的司机,他主动要求载我们去我们要去的地方,下车时却说什么也不肯让我们付给他汽油费。塔茉向这位有缘人递上了希腊文的大法简介,司机接过后愉快地向我们挥手告别……

他们

周日的中使馆大门紧闭,四下静悄悄的。使馆外有个不算小的街心花园,里面长了不少树,带来了不少绿荫,更为我们挂横幅提供了方便。一切准备停当,我们就先发正念清理这里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以后每半小时发一次正念。五套功法炼完,大家又坐在一起静心读法。

不知什么时候使馆里的人发现了外面的动静,几个人站在窗后在观望,交头接耳。想到他们受江氏集团的蒙蔽,对法轮功产生的不理解,误解,甚至仇恨,实在是可怜。我面带微笑地向他们挥动了几下手臂,有人开始为我们拍照。当一位大法弟子举起相机对向他们时,他们便躲到窗帘后面去了。望着使馆院中的旗杆上带有破洞的五星红旗迎风飘舞,我更是无限感慨。“佛来世间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恶已分明”《分明》。想到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而他们却将与大法擦肩而过。今天我能来到这里,也应该是我与他们的缘分,想到此,我从打坐中站起身,走到使馆门前,将有关诉江的材料和几张真相光碟投进了信箱……

当晚,我再一次想起葸葸讲的“当你真正见到师父时,你是不敢抬头看师尊的威颜的,因为你没有做好,你会觉得惭愧”时,泪水一下子冲出了眼眶。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把惭愧留在过去,未来一定要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