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兄弟俩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7月28日】我叫吴银魁,我弟弟叫吴金魁,湖南省平江市余坪乡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弟弟比我晚一年。

1999年7.20以后,江氏邪恶之徒就开始了对我们的迫害,先是抄家,毁大法书,罚款100元。同年10月派出所又来抓我,因我一亲戚通知了我,也被派出所勒索400元现金。第二天,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铐在窗户上吊着,从上午9点到下午6点,不给吃、喝;不准大小便,到晚上被逼迫跪地审讯,勒索我妻子660元钱才将我放回家。

2000年8月乡干部陈勇、戴旺兵非法闯进我家,把我兄弟二人绑架到乡政府捆绑在篮球架上毒打,第二天又把我挂牌游行,还将我兄弟俩绑架到派出所逼我们做苦工,又勒索我们家人近3000元才将我兄弟俩放回。

2000年12月22日,我兄弟俩去北京上访,23日到北京,我们来到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恶警乱窜,他们抓人、打人,邪恶狂妄,触目惊心,我们被抓后被余坪乡派出所陈所长押回。在回平江的路上,两恶警逼我们交钱,没钱就脱我们的衣服。到余坪乡派出所将我们毒打后关进暗房,不给吃、喝,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真、善、忍”好的口号。邪恶之徒见我们如此就更加恼怒,加大了对我们的迫害,对我们拳打脚踏,棍棒齐下,直打得我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才住手。在场群众都很气愤,但敢怒不敢言,不仅如此,它们还把我的房子拆掉,连木料都一起抢走。当我被打得奄奄一息时才叫我妻子把我背回去,我妻子说:“房子都被你们拆了,叫我把他背到哪里去呀!”

在我上访期间,我家里的一只母猪,柴草、木料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乡政府歹徒抢走了,我弟弟也是一样被抢走彩电、摩托车、一只猪、40斤肉,还打烂了一些家具,勒索我弟弟3000元现金。我被好心的亲戚收留,十天后我稍好一点,乡派出所又将我绑架,它们把我的衣服脱光,只剩一条短裤,然后用冷水淋头、浇身、开风扇吹、用木棍打、罚跪、吊边猪等酷刑折磨我。3天后将送进平江县看守所。在看守所也是一样的迫害。我们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几个恶警将我捆绑结实,用脚踩住我的头,用可乐瓶往嘴里灌稀饭。

2001年3月28日,我被非法送劳教。至2002年2月22日,我被迫害成了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双目失明,两腿变形不能行走,全身麻木,大小便失控。恶警们怕我死在牢里才放我回家。回来后我不能务农劳作,但我坚修大法的心决不动摇。

今年(2003年)5月下旬的一天深夜,我正在打坐,几个恶警突然闯了进来,一阵乱翻之后将我和我的弟弟一起绑架至乡政府非法关押。弟弟在“十六大”以前已在平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多次遭到毒打,家里被勒索500元现金才放他回来。这次又与我一同被绑架到县看守所,恶警说是在我家里有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由此可见邪恶之徒是多么害怕人知道真象,是多么渺小、卑鄙、可笑、可耻啊。

迫害我们的邪恶之徒姓名:
余坪乡派出所:黄其、李献、余卧东;电话:0730-6961110
司法所:陈满、李秋贵(电话:0730-6282011;13607409180)、翁力平
乡长:吴易明
乡政法书记:夏候海
乡干部:戴旺兵、戴文明(13874049561)、彭加松、陈勇

此外,大法弟子张金华,余坪乡人,99年7.20至2002年底,每年都被余坪乡派出所绑架三次,每次被勒索现金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

大法弟子刘根华,女,南红昌江乡人。2000年因上访被余坪乡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4个月;2001年4月被非法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关押迫害6个月直到肝硬化腹水才被放回。多次被恶徒抄家、恐吓、勒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8/我们兄弟俩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遭遇-54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