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脑时学员暴露出的种种对法理的误解和心性问题(一)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以下是我们长期以来的一些认识,感受颇多,这样长的篇幅仍不能表达我们全部的思想。暂时写出这些,全部是个人境界上的认识,与同修们探讨。

在被强制洗脑过程中,被洗脑者有各种各样的邪悟,干扰着一些大法学员。被迫面对洗脑的大法学员中也有各种不良心态,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下面举出一些事例。希望那些误入歧途者能珍惜自己和别人的生命,从新做出新的正确的选择,希望面对强迫洗脑的学员少走弯路。

一、形形色色的邪悟

邪悟的内容很多,共同的特点就是缺乏正信。他们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部分不相信、全部不相信甚至“全盘否定法”。这些东西在正常环境也许容易分辨,讲出来同修们听了可能会惊讶,会认为“怎么可能这样想呢?”但在压力之下,一些人“自以为是”的致命问题解决不了,就会走向各种邪悟。但只要对师父和大法有足够的正信,就都能不被干扰并看出问题产生的具体原因。举几例。

1、邪悟理论:“跳出真善忍”

这种认识往往是邪悟一段时间以后才又产生的,早期“转化”的学员中有一些,后来也出现过。这种人在所有邪悟的人中是最自以为是的。他们自认为自己修得非常高,已经“跳出了真善忍的框框”,其实那是他们极端追求个人层次提高的心所演化的一种假象,还断章取义地说:“李洪志不是说他不在真善忍之中吗?”接触过所谓“国家机关工委帮教队”谢宇锋和从马三家回来的刘红(音)等人的人,一般都听说过这种邪悟理论。这些邪悟言论,对学法不深、长期带着崇拜层次的执著又很自以为是的人影响很坏。

修炼是要靠师父度的,修炼的层次是修炼者心性所在位置的表现。连尊师都不懂、连师父都可以背叛的人他的心性位置在哪儿?连常人中的道德之士都不如。如果修炼的层次是人想到哪儿就在哪儿,那岂不是天大的便宜、多少人打破脑袋也要来捡了?这种想入非非、自我膨胀完全背离了修炼的内涵。

“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转法轮》) 任何想要和师父攀比,和师父平起平坐甚至超过师父的想法,都是严重的自心生魔。师父是来正宇宙的,他所在的境界是我们永远无法探知也不应该知道的。是师父造就了真善忍宇宙大法,然后又用真善忍造就了宇宙和万事万物。我们作为被大法造就的一员,怎么存在“跳出真善忍”的可能呢?如果真的那样,你面临的将是解体而不是人心想象与执著的“伟大成就”。

“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转法轮》)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先顺应真善忍,然后再达到同化真善忍,我们才能如意的运用一切能力,这才是真正的大自在,而这种和宇宙特性完全合拍后不被制约、什么都能干成的玄妙与美好的感觉也是我们很多人在修炼中已经初步开始体会到的。

正如《论语》所说:“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们要跳出的“框框”不是别的,正是那些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不同层次的观念。而“跳出真善忍”的人也感觉“自在”,但却是失去了心法约束后的放纵与不负责,后果是可悲的。他们实际是把自己的感觉当作是衡量好坏的标准。“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转法轮》)师父这次是来正法的,“是因为宇宙的众生都不符合标准了。”(《大法坚不可摧》)你也是宇宙中的一个变异生命来到人间,在人中形成的观念不去除,生命本质的变异不改变,就算回去也是在污染宇宙。你既然还在人间修炼,就说明还没有彻底改变,那么你在变异观念的作用下能作出完全正确的结论吗?只有用法去衡量才是对的。

有些一味追求个人修炼到高层次的人很容易受这种人的干扰。其实追求修炼到高层次仍然是用人心想天上的事儿,还在为私为我之中,真正高境界的生命根本不会去想自己的高低,只会去一味的为法、为别人付出、对正的因素负责。

这种干扰不仅来自被洗脑的人中,据我所知,97年就发生过,进入正法后也出现过,有一些表现上对法理一直悟得很快的学员会突然在某一天对别人说他(她)自己才是宇宙的主,他(她)那个宇宙如何好,师父在他(她)之下,真善忍很低……,让别人放弃师父信他(她),等等。说话时还泪流满面,好象非常慈悲。其实大法弟子差不多都是一定宇宙天体范围的主,而且有一些人来源非常高。我们都用同样长的时间修炼,那么在他的修炼中可能就悟得非常快,而有人又是渐悟着修,也许他有一天就会看到自己是宇宙的主,其实只不过是自己的那个小宇宙的一点表现。但因为执著于自己、执著于层次而产生自心生魔,又会导致演化出种种假象,而师父那无量无际的洪大的一切他根本就看不到。

其实无论你是谁,都是从真善忍宇宙大法中修出来的;你现在所证悟的只不过是真善忍涵盖下的小小一部分,而大法洪大的内涵是我们永远无法全部探知的;你的天国再大再完美,也不过是一粒宇宙尘埃。如果不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干净,我们还在常人中不可自拔呢;“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哪还有你自己的宇宙?所以,我们是通过修炼大法才有所得,怎么能又因为我们见证的这些而去否定真善忍宇宙大法呢?这也就等同于否定了你所证悟的一切。

而那些被这种情况干扰的人主要是想要逃离人间、寻求被救度的心太强烈,才会上错了船。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是害怕面对人间苦难的懦夫。人才会想着如何能得到救度,而正神只会去救度别人。正法中只要我们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被救度便是一个自然的结果,根本不用去想自己能不能得救,这还是有求,还是对师父的不信任。而想要依靠师父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使自己得救的想法也是自私的。

上述的情况应该如何对待,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和“显示心理”中讲得非常清楚。

2、邪悟理论:“无好坏分别之心”

这里所说的“无好坏分别之心”与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所讲的“分别心”是不同的。如果只度自己世界的众生或不容许其他的神度自己的人,甚至把普度众生的神钉在十字架上,都是为私为我的,也是旧宇宙中一种神的变异,这种表现在学员中也有,比如有些人讲真相时总认为遇上的都是自己世界的众生,让同伴发正念,自己多讲点,别人帮他弥补不足时会很生气,等等,效果不一定好。我们作为法粒子是一个整体,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无需去分你的众生还是我的众生,得救后去你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只要能有救度他的机会,我们就应该慈悲救度。

但邪悟的人所说的“无好坏分别之心”是觉得:“存在的都是有理由的,魔也是大法造就的,所以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看什么都无所谓,自然也就心静如死水。魔也能得到救度,XX党虽然变异的很厉害,但它的理论是人中最高的,将来能统治世界,甚至认为该党的某个领导人是师父分体转生的,师父是正负两面同步在做。”有些人还很羡慕这种人,认为他能达到心不动,修得很高。其实还是把个人修炼放在第一位,完全不知道正法是什么。

我们必须明白正法中的“魔”指的是什么。正常的宇宙中本来就存在正负两种物质,神与魔都是大法造就的,都是符合他们所在层次的理的。 “老、病、死也是一种魔,但这也是维护宇宙特性而生的。” (《转法轮》) 只是魔王做事不讲善。“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 (《大法坚不可摧》),当然是正负生命都要救度。这是师父的慈悲,而且将来如果只有正的生命,什么事一做既成,生命活着也没乐趣,所以新宇宙中还有相生相克的理,但是会发生变化。而正法中的“邪魔”并不是这种普通的魔,而是指旧势力。一个生命如果干扰师父正法,比如执意要按自己认为对的去安排,不管它本身是神还是魔,都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上,是我们要清除的是正法中的“魔”。

那么这时你觉得“什么都无所谓”还是正的吗?“你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衡量,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如果旧势力肯听从师父的劝告,放弃它们的安排,一切都可以直接善解,我们也就真的可以碰不到杀人放火的事。“可是这邪恶的魔难发生了。” (《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师父在宇宙行将解体之际,带领我们开创一个新宇宙,这是众生能否获救的唯一保证,“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还有比这更大更彻底的“杀人放火”吗?在《忍无可忍》里师父更明确地告诉我们如何对待。

至于说“心静如死水”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境界,只是我们在本次修炼中起码要达到的。如果混同于常人中的麻木与冷酷,就更可悲了。师父曾经讲过“死水”:“发现一个看不到物质粒子存在的、那个静静的,通常我们一般把它叫做死水,也叫本源,没有生命的水。你扔进一块东西,它不会有涟漪体现,声音的振动也不会使他发生波动,完全是静止的。”(《在美国讲法》)师父讲的是法理而不是物理课。一个神的境界当然要达到象“死水”一样,能承受一切打击,能化解一切矛盾而又不会被邪恶带动。即使是这次正法中,在对师父与大法无端的指责面前,我们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用理智、善心与慈悲做事,不能愤愤而为,面对任何人与事都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不就是心不动吗?并不等于分不清好坏,正相反,一个完全同化了佛法的生命,其修成的一面已经是佛法在不同境界的伟大的神,“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论语》)。

但正法中师父却看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连我们的物质本源(死水)都是变异的。“宇宙里边的生命全都败坏了,它们生命构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纯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纯了,这些是它们自己都发现不了的”(《北美巡回讲法》)。师父在《转法轮》中也讲了这个问题:“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大道联在一起。……我还做着有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可是他们那颗心静到什么程度啊?静到一种可怕的程度。你要一个人静到这种程度还行,四、五个人坐在那里边,都静到那种程度,象一潭死水什么都没有,我想感受他们感受不了。那几天我真的心里头很难受,就感到那么一种滋味。”师父的境界决不会为自己的痛苦而“难受”。师父讲过很高层次的神的意志是天象,还有比主佛的意愿更高的意志吗?师父的心在度人,而这几个自认为很高的觉者却不动,根本达不到大法对神的要求:为宇宙的真理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这是在正法中固执己见明哲保身的为私为我心理。所以在正法中以否定师父和正法为“不动”的人,“修”得再高又和旧宇宙的神有什么区别?

至于认为用邪恶方式考验大法的旧势力、邪恶生命与人间的某个组织与个人坚持它们的做法还能在新宇宙中被保留,根本就是旧势力那种认为给大法提供考验的生命也能圆满的变异思想在人间的体现。关于它们之所以不应该这样干与它们面临的恶果师父在多次讲法与经文中,如《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等都提到过,不重复了。师父讲的是法,持这种观点的人应该考虑一下是以自己的好恶判断问题还是用法来衡量。

另外,有很多邪悟的人认为无神论者做好人是完全无求的、境界高,却忽视了无神论完全是建立在错误的基点上的。虫蚁禽兽也没有人的“求”,它们是高级的生命吗?我们本次修炼也不是简单地做好人的问题。知道了神的真实存在也并不等于就要求神或求当神,这正是旧宇宙的变异,是要纠正的。而用讲无神论的方法去表现自己没有求圆满之心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还是在向外求,从形式上做文章,不能对照大法找自己的心。有人认为雷锋很无私,境界比我们高。雷锋不以善小而不为的优点是实践中国古代传统道德教育的结果,修炼人只要按大法要求做,这些都能做到,而且能做到人做不到的大善。雷锋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强烈的阶级仇、民族恨是改变不了的,而我们修炼人通过修炼大法产生的洪大慈悲是超越人类一切界线的,我们真的能做到不把任何人当敌人。大的东西去掉了,剩下的小小不言的就好说了。在个人修炼中没修好的东西,也能在正法修炼中得到根本的纠正。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中表现出的是大善大忍之心,是真正的“圣者”:“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迷,济世度人而功自丰。”师父是不需要“济世度人而功自丰”的,这还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可以成为“比雷锋还好”的人。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