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新华社构陷法轮功又有新罪证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2003年7月2日17点37分,新华社属下的新华网突然出现一篇文章:“毒死16名乞丐、拾荒者的犯罪嫌疑人系一法轮功分子―浙江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告破”(http://www.zj.xinhuanet.com/2003-07/02/content_666441.htm)把涉嫌系列杀害乞丐的罪名扣在法轮功身上,继续江泽民集团构陷法轮功的勾当,留下了明显的诬陷罪证。

案件未破,新华社定案

新华网浙江频道的这篇文章称,500警察奋战5昼夜,终于于前一天(即7月1日)晚上侦破毒杀14名乞讨、拾荒者的系列投毒杀人案,抓住凶手陈福兆。但是,在大约5个小时以前,即7月2日上午10点31分,《浙江都市快报》刊登的记者唐泽文的文章“浙江龙港镇连续14名乞丐非正常死亡 疑有人投毒”中,远较新华社更详细地介绍了此案,其中没有提出任何凶手的情况,仅仅有一条线索:“另据目击者反映,事发当日中午,有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递给一名拾荒老太一瓶矿泉水,老太饮用后不久即倒地身亡。”

显然,该文发稿之时,该系列毒杀案仍然没有头绪,公安仅仅“疑有人投毒”。而新华社文章中称前一天已经侦破,相互矛盾。

为了揭开案件是否告破之谜,7月3日我们联系到案发地苍南县宣传部,一位男士肯定地表示:本案还没有告破,没有说凶手是炼法轮功的,当地媒体也没有报道;500名警察还在调查,他的很多公安朋友都参与了。

为了慎重,我们又联系到苍南县广播电视局,一位自称姓傅的先生称,当地没有报道,更没有报道说凶手是炼法轮功的。他还建议我们跟新闻中心联系,但是没有联通。

经仔细调查,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其它独立的报道,但是不少地方媒体转载新华网的这条“消息”。

领导略过同类案件,凸出本案针对法轮功

唐泽文的文章指出,类似案件在温州以前就发生过。“此前,温州市鹿城区也发生过杀害乞讨、拾荒人员的大案。现已查明,警方5月24日抓获的犯罪嫌疑人陈勇锋共杀死10名收废品者,并将其中9人分尸。”如此罕见的连环杀人分尸案,却因为受害者是“破烂王”,没有引起当局重视,更不见媒体追炒。

而同样是针对乞讨、拾荒者的本案,在公安部长和浙江省长的高度重视之下,在侦破之前,新华网就一口咬定凶手是炼法轮功的,并且各地媒体纷纷转载,表现出了有计划的、强烈的污蔑法轮功的意图。

新华社修改网页内容,为谎言做足注脚

新华网浙江频道7月2日17点37分刊出的文章,待晚上11点多再看时(或许更早),竟然被删除了大半。除了现在看到的内容外,原先还以“相关报道”的形式刊登了《浙江都市快报》唐泽文的报道。

很明显,针对同一系列毒杀案,唐泽文的报道与新华网的报道完全不同。如果一直放在一起,很容易让人看出其中的破绽。这一放一删,恰恰为新华网自己的谎言做足了注脚,只怕不知就里的读者不易分辨。

镇政府官员回答暴露陈福兆真实身份

为了更多的了解新华网所称的凶手陈福兆的情况,我们致电苍南县龙岗镇政府。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官员在回答陈福兆身份时,一开始与新华网保持一致,称陈福兆是因为炼法轮功而杀人,并且说这是他自己说的;待我们告诉他说法轮功禁止杀生、一旦杀人就因为造业太大而没法修炼的道理后,并且指出有人认识陈福兆、知道他不炼法轮功,这名官员马上改口说陈福兆“是个精神病”。

这与著名的“傅怡彬弑父杀妻案”等恶性案件有特别的共同点,那就是凶手精神不正常,但都被官方指为法轮功练习者,作为运动中的宣传工具。

新华网的文章表明凶手和作者均不了解法轮功

为了说明凶手是法轮功修炼者,新华网的这篇文章写道:“据他供述:乞丐、拾荒人员在人类中属最高层次,杀死乞丐、拾荒人员会有利于修炼‘法轮功’。他投毒杀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修炼‘法轮功’的功法。”

假如真像新华文中说的那样,乞讨、拾荒者被陈福兆认为在人类中属最高层次,那么他自己要想提高层次,只需要加入乞讨人群就行了。说杀人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修炼‘法轮功’的功法”,更暴露了无论作者还是被逼供者都不了解法轮功却在奉命杜撰的底细:法轮功的功法既简单易学又固定不变,能提高的只能是心性和道德境界,不存在“提高功法”一说。而新华文作者和被逼供者却声称要“提高功法”,在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听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修炼是超常领域,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因篇幅关系,此处关于法轮功修炼方面的严肃要求暂不多说。单从新华网浙江频道针对这条“消息”的做法,可以肯定,这是仓促计划而又破绽百出的栽赃构陷。至于在这起栽赃案中,除了凶手陈福兆之外还有谁被知情者指为“精神病”,有待大家进一步查证。

调查印象

苍南县龙岗镇系列毒杀外来乞讨、拾荒者一案,与5月24日告破的同样发生在温州地区的陈勇锋一案,具有惊人的相似性:针对外来乞讨、拾荒者,手段残忍,系列做案。陈勇锋一案鲜受关注;

在陈勇锋一案之后,又有七名外来乞讨、拾荒者非正常死亡,但是仍然没有得到当局关注;

6月26日的半天之内出现7名外来乞讨、拾荒者因“毒鼠强”中毒身亡,500公安连续5昼夜调查,仅仅获得一条线索,但是案情仍然不得其解;

在公安部部长、省委书记高度关注下,虽然案件还没有告破、地方宣传和新闻管理部门不知内情,但是新华网突然公布案件告破,并宣称一自称练习法轮功的精神病患者为案件的凶手;

由于“告破”公布得太过突然,新华网浙江频道的网页上出现了矛盾,不得不立即删改;

各地媒体,紧跟新华网,纷纷转载本案调查结果,附和当局镇压法轮功的意图。

初步调查结论

这是一起高层干预、仓促策划的栽赃案,旨在在国际上谴责中国人权迫害之声日益高涨之时继续污蔑法轮功、混淆大众视听,与以前的“京城血案”等栽赃案具有相同本质。新华社的老板江泽民热衷的是此类凶杀案是否能用来打击法轮功,而对14名外乡的乞讨、拾荒者的悲惨结局、导致案情发生的个人及社会原因,以及杀害这14条人命的凶手究竟是谁,江氏集团和中共高层则并不真正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