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平谷县刑警大队对我刑讯逼供的经过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2000年11月29日,我去天安门证实法,打横幅。当我刚打开横幅喊了几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时,立即就冲过来一群(十几人)便衣和穿警服的警察在身后用脚猛踢趴在地上,这时过来几个人把我连拉带拖弄上警车,我在车上仍高呼“法轮大法好”。车很快离开了广场开到了天安门分局,分局里走廊后房边的通道里已非法关押了好几百名大法弟子,这时才知道已是中午12点多,在这里大法弟子一齐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并背“论语”、“洪吟”,正法的气势镇邪灭乱、惊天动地。大概在下午2-3点左右,来了许多大轿车,每车50多名大法弟子,被分别分流到各县、各市、镇。

我和50多名大法弟子被分流到平谷县刑警大队,刑警大队的刑警从下午4点左右一直有十几人轮流审问,姓名、住址。我不说,当时被问的还有另外几名同修,最后就剩我和一个小姑娘。当时恶警叫我出去站旁边一个房间里。我听见许多刑警在高一声低一声骂她,一会又听见打她,踢她,打耳光的响声很大,同时又听见小姑娘的哭喊声。大概2个小时左右,没有了动静。这时一刑警进来叫我出去,叫到那个房间里,里面围了一圈刑警(有十来个),叫我站在房间中间,他们逼问我,我不说,其中就有刑警骂我,骂的很难听,还威胁等。后来他们就围上来架起我,开始打我,踢我腿、揪头发、围着打,我就感到腿钻心的痛,一会麻木不能动了。身体出虚汗,内衣湿透,一会晕死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时间,只听刑警说:“没事,拉起来让她坐椅子上再问。”他们把我拉着抬着坐在椅子上,我还是什么也不说,就这样他们又对我开始第二次毒打,后来又一次晕死过去。醒来后在地上躺着,听见有人说“把她扶起来坐椅子上”。这时进来一个警官问我,我什么也不说,就摇头,他告诉我一会送我去登记。就这样几个刑警扶着我送到登记处登记,没有体检就送到监室,登记时才知道是夜里12点多了。

我躺在监室的木扳上,浑身发烧,疼痛难忍,身体动不了,这时才发现双腿麻木,疼痛不能动。监室里已关押了十五名大法弟子,都是当天上天安门后送到这里来的,都是没有说姓名、住址。后来有几个陆续说了姓名的被送走了,剩下我们这十几个被非法关押到第八天。大家悟到应该绝食抗议。第九天我们十几名大法弟子统统被插胃管灌食迫害一次后,第十天刑警分别开车三个、二个的把我们送到郊外放了。当时我的腿只能拖着走,过了二个月后才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