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 不要忽视对自己的家人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3年7月30日】常听到身边的一些同修一谈到自己的家人,总是带着一种很无奈的情绪,我想多半是因为没有摆正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每个大法弟子都知道,不学法或反对大法的人将面临的是什么,当面对自己的家人,总是带着急切的心情、很重的人情去劝说,效果自然不会好,一说两句话不投机,马上就急眼了,有的同修甚至一急眼了,就忘了自己是修炼的人了,话就脱口而出了“那就等着……”,结果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说的“……那不等于是你不但没救他还往下推了一把吗?是不是?”

当然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一样,我们也无法去看清楚,只管去慈悲救度。想歪了,反倒会被邪恶钻空子。有的同修因为自己的家人不理解或反对大法,就很简单地当成是干扰或是生生世世的缘分所致,很轻易地就放弃了对他们的救度: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都给他们讲过多少次了,实在是没办法了。”“人各有命,自己走自己的路吧。”“跟不熟悉的人讲都能支持大法,而自己家里的人却不理解,明知大法好,可就是不让炼,也不知前世是什么缘分化来的。”(言外之意似乎是带有一种怨气)“我妈我最了解了,人心太重,让她学法,太难了。”;“我父亲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没法跟他说清。”有的同修甚至认为是执著亲情,该放下对家人的情了。师父是让我们放下亲情,但可没让我们放弃救度亲人呐……

师父告诉我们:“……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转法轮》)“……因为你修大法了,他的福分肯定在,会给他机会、机会、再机会,你也要想办法去讲清、救度他们,那就是给他们开创福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当我们在面对家人时,是否真正做到了“向内找”?是否真正放下了亲情?是否真正给他们机会了?我想当我们真能做到时,情况也许就不是这样了,因为人毕竟都有明白的一面。当我们真能放下自己的观念,放下亲情,就象去救度一个不认识的世人,你看看结果会怎样。“我告诉大家啊,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地慈悲地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也许有的人是机缘不到,也许有的人中毒太深但是还可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可救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可救的,目前你还分不清。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鼓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扪心自问:是否做到了“有熔化钢铁的慈悲”?

其实,对自己的亲人或身边的熟人讲清真象,是很有好处的,一旦他们明白真象了,他们会跟他们的亲人、熟人讲,而且比较有说服力,因为他们最了解你,而你就是大法的一粒子,你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例子。其二,说话不用顾忌安全问题,即使暂时他们不能理解或反对,也不至于去举报你。其三,从大环境来看,如果每个同修都能努力对自己身边的亲人、熟人把真象讲清楚了,这本身就了不起,看似平凡,其实已经是大道无形有整体了,真能做到“人传人,口传口”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亲人、熟人,而这些亲人、熟人又有自己的亲人、熟人,这些轮转下去,就形成了一个讲真相的正向循环的环境。

在给亲人讲真象方面,我有一些亲身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一起探讨。

一、放下亲情

在得法的初期,我对妈妈的情特别重,对法的理解又不深,虽然也知道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但一想到妈妈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总是不忍心把她丢下,当时我在外地上班,平时也很少回家,即便是回家了,也是被浓浓的人情包围着,所以每次向她洪法,效果都不是很好,甚至有时我妈说不符合大法的,我就跟她急眼,我总是掺杂着人的情希望她能快点得法,结果适得其反。而且当时我也不精进,虽然知道大法好,可人的东西又不肯放。

1999年,邪恶全面镇压开始后,我决定进京上访,当时还不知道能否活着回来,一想到我妈还没得法,如果再见不到面可就没有洪法的机会了,一想到这儿,我就止不住流眼泪(现在写出来是觉得很可笑,当时的心情可是很复杂的)。“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进要旨—真修》)我一遍一遍地看法,一次次地问自己,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真修弟子?!,一次次地剜心透骨的割舍……。当我真能放下时,我感到心理是那样的平静、祥和。

在去北京上访的前几天,我借“十一”放假回家,我给妈妈买了一个小录音机(因她不识字),带上事先准备好的讲法带,我放下对妈妈的亲情,就象去救度一个众生一样,我不再执著她会不会学法,我只是想我有义务把大法告诉她,把这份福音传给她。了却这一份缘,我很珍惜那一次机缘,因为当时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我求师父加持我。结果那次洪法效果特别好,那天晚上妈妈听的很认真,我也越讲越纯净,我深深懂得:“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洪吟》)。

从那以后,我妈真的开始学法了。后来,我第一次去上访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我妈硬挺着过来了,那段剜心透骨的亲情不知让她流了多少眼泪,但她却不曾放弃。用她的话讲:“那些日子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天天瞅着大门口,总觉得你能突然出现,吃一口东西都想着你,想人的滋味真是比刀刮还难受。但是我可从没怨师父、怨大法不好,我听师父讲的净教人做好事。”当时听到她的话,我倒是感动的要流泪了,人毕竟都有明白的一面,我真实地感受到一个生命被救度是多么的可贵,我感谢伟大的师父无量的慈悲苦度。

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我妈也锻炼得越来越坚强和成熟了。现在她不但自己学,还敢向别人讲真象了,村里人有的对大法、大法弟子不理解,她就给他们讲道理。在她的带动下,我姐,我姨她们也看书了,而我姐,我姨她们家的亲人也跟着受益了,亲戚传亲戚,我给她们的真象光碟经常传到很远。对于邪恶对我的骚扰,她从刚开始的怕到现在的正面抵制,从某些方面看,也为我挡了不少麻烦和有利的保护。

二、放下观念

我哥是一个老实人,从不跟人争吵,吃亏了嘿嘿一乐,也不去跟人计较,别人说什么不好听的,他也不当回事,也不去跟人理论。这些在修炼人看来,应该说是比较好的,可他就是爱喝酒、抽烟、有钱了就去打麻将。谁说也不听,以前为此总惹我妈生气,时间久了,好象不自觉地产生了对他的偏见。我由于邪恶迫害失去了工作,刚开始他有点不理解,后来就不再说我了,但他从不反对大法,对我的安全也很关心。我给他讲真象,他总是说:“我有酒喝有烟抽,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管。”我由于观念的阻挡,加上见面的机会很少,也没有真正地耐心地给他讲过真象。自认为他不反对大法就行了,路是他自己选择的。而恰恰是我的这一念,阻碍了他得法。

偶尔有一天,在和同修聊天时,谈到家人,同修问我说“只听你说给你妈、你姐她们讲真象,怎么没听说你给你哥讲真象,是不是有偏见?”同修的一句话正刺要害,我顿塞了,我发现自己隐藏了一颗多么肮脏的心,自以为是,一个生命正在期盼着救度,而我却轻易地放弃了,刹那间,我感到我是那样的自私,我真的感到我是在犯罪,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什么叫普度众生?叫众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众生。”

当我认识到这一切,我是那样的难过,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想尽快弥补这一罪过。本想借“五一”回家,好好跟他讲讲,可邪恶却干扰很大。由于萨斯病,当时在外地回家的全部体检隔离,我没法回家讲真象,同修也劝我别回家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往亲戚家打电话,也是告诉别回来了,家里环境很紧张,我想那我就不回去了。可我转念又一想:这不是旧势力的安排吗?!它害怕人知道疫情的真象,怕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如果不揭露这些真象,岂不正是符合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要回家救度众生,旧势力是无权干涉的。正念震慑一切,悟到之后,我决定回我姐家,又打电话告诉我妈去我姐家。但出乎意料的是我哥也去了,他平时很少去我姐家的。当时见到他时,我激动得差点流出眼泪了,我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给我机会,让他听到真象。也是在给他机会得闻大法。这一次我可不能再错过了,我抓紧这宝贵的时间,给他讲了一些真象,借着“非典”的话题,他也问了几个问题,看得出来,他很认真。后来,我去帮姐姐包饺子,他竟然坐在沙发上听完一盘真象带。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临走时,我告诉他,回去后要跟妈妈多听师父讲法带,少喝点酒,他乐呵呵地点点头说:“好”!那一刻,我深深感到:让众生沐浴在温暖的佛光里,真好!

三、善念善言善行

和家人讲真象,由于是亲人,有时容易忽视用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在言行方面尤为突出,当自己的言行背离了“真、善、忍”特性,同样会给他们得法带来障碍。

我姐的小孩10岁了,由于受学校老师的污蔑宣传,在孩子的心里蒙上一层阴影,但小孩很喜欢我,我也告诉她要记住大法好,大法弟子好。有一次,大法弟子挂在树上的条幅,村里的干部带着一些人往下钩,小孩凑热闹,围着看,我姐家的小孩说:“快钩下来,我看看写的是什么。”第二天,她的嘴角烂了,正好赶上我去了,她姐姐告诉我事实后,我仗着自己长她一辈,根本没有用慈悲善念去对待她,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告诉你你不听,现在遭报应了吧?”没想到我的一句刺痛了孩子的心,小孩吓哭了,可能她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同时我的话也激怒了她,她撵我走,放真象光碟她也不让。把电视遥控抢在手里,把电视声音放得老大,刚开始时,我还认为是干扰,我开始发正念,也没好使。后来让她妈妈给撵出去玩了。

我和姐姐在家看真象,但我心里很难受,我开始找自己,孩子是无辜的,是应该被救度的,是我没做好,才导致这样的。我深挖自己,发现自己根本没做到“善”,把一个幼小的心灵一下子给伤害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不过锐气已减少了不少。我诚恳地向她道歉,“是小姨不好,吓着你了,没关系,知道错了,改了就是好孩子,师父会原谅你的。不过大法弟子挂的条幅是给老百姓看的,是教人做好事的,以后再看到谁摘条幅,你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不能往下摘。原谅小姨,行吗?”她想笑又没笑,撅着嘴,很淘气地瞅了我一眼。我笑了,我知道她听明白了。

后来,我再到她家,她总是问我“给我带法轮功碟了吗?”我一拿出来,她就放看,还会唱《法轮大法好》呢。她妈妈有时守不住心性骂她,她就说:“我小姨都告诉了,学法轮功不能骂人,你怎么还骂人,德都给我了。”几句话有时就把她妈妈给说乐了。她还让我教她炼功,她看了三、四遍,竟然能把静功的大手印全打完。师父的话再一次回荡在耳边“我告诉大家啊,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地慈悲地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四、别留下遗憾

“大法徒讲真象,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快讲》)“大家可能观察到了现在的人寿命是比原来的人寿命要长。大法弘传哪,人赶到了这一世本身就是他的造化。(鼓掌)我要度的人,那我肯定要给所有人一个机会,来到大法弘传的同一世,遇到这个大法也不容易,给人们一个机会。”(《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悟到:现在救度众生的时间很紧,随着时间的加快,机缘相对来说也少了,遇到有缘人就不要再错过了,错过了,就是遗憾。

我爸常年有病,在镇压刚开始时,他听过一遍讲法带,也知道大法好,后来镇压越来越厉害了,我也因上访被关押,他从此就害怕了,而我那时也顾不上他了,最主要的是我有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心想:等镇压结束了我再回家好好教他学法炼功,那时也不晚。就这一念,却给我留下了永远的遗憾。而且那时根本就不知道镇压会这样邪恶,还以为不长时间就过去了。2001年7月,在我离开家的那段日子里,他离开了人世,而我却没能见他一面,最痛心的是没能让他在有生之年,在大法洪传的这一世,把握好机缘。留给我的却是深痛的遗憾。

有一天,一个同修给我提起她住在农村的爷爷,84岁的老人想看书。由于自己的观念阻挡,加上现在《转法轮》奇缺,她没能给她爷爷留下大法书。我听后,把我深痛的遗憾告诉了她,她悟到后,马上去给老人买了一个小录音机,请了一套讲法带,返回家,救度苦苦等待了这么久了的生命,了却这一份缘。

在这里,我想借明慧一角,对您叙说,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们的亲人,和我们都是有很大缘分的,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后天的一些观念,而阻碍了他们得法。在给别人讲真象时,即使他们反对或不理解,我们都能心平气和地去面对,甚至面对残暴的恶警,我们都能做到,而对于自己的亲人,我们为什么反而做不到了呢?!师父告诉过我们“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为谁而存在)我们能否先只保留先天的纯真,深深地挖挖自己,修去本不属于我们的后天观念。

以上是我的一点亲身体会,因水平有限,写出来,似乎又有点言不由衷,表达的并不是很透彻、微观、细腻。不当之处,恳请您能网上慈悲言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