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定了大法 认定了修炼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我是2003年2月得法的。一年前我丈夫读了《转法轮》一书,认为这是他找了一生的真理,就毫不犹豫的投入到修炼和正法中去。这使我产生了好奇和不安,有一次偷偷的浏览了一下《转法轮》,当时没有觉得怎样。后来随着他不断增多的时间和精力上的投入,我的不安和不满日益扩大,经常为此与他争吵。有时就是莫名其妙的要阻止他修炼,而他却是非常的坚定。就这样我们的敌对情绪不断升级,直至婚姻达到崩溃的边缘。我非常痛苦,常常以泪洗面。十几年的婚姻中他从来没有这么“冷酷”过。在我苦恼至极时,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很清晰的说:“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离婚,要么一起修炼。”冷静下来,我想我无论如何再看一遍《转法轮》吧,如果仍然没有感觉,就只好离婚了。

这一遍我是沉下心来好好看的。不知为什么,原来一路漏掉了的句子这次似乎在脑子里留了下来,并不断的打动我。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会那么坚定。我感到书中处处闪现着真知灼见,很多道理让人豁然开朗。师父不仅谆谆教诲要在日常生活中修炼做好人,也讲清了为什么要这样。这些道理象磁石一样吸引着我。我曾受洗为基督徒,虽然来美国前都是受无神论的教育,但随着知识经历的增长,对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的疑问,和对人生许多问题的思索感受,使我逐渐感到宇宙中似乎存在着超自然的主宰力量。来美国后由于经常去教会,并有不少感动和体验,使我真正相信了神的存在。但说来惭愧,信教六年多了,圣经也没读完过一遍。进教堂成了生活的点缀,日常生活依然我行我素,我想反正我信就可以去天国了。可是师父说:“我告诉你去不了。……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的讲法)》)这对我触动很大。大法弟子在任何场合下的平静、谦让、祥和也都让我向往,让我感受着大法的力量。就这样我开始了与先生一起修炼。

很快我就有了消业反应。前后三次我脸上长满了红斑,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白泡,又疼又痒。这对平时注意外观的我真是震惊难挨,苦不堪言。我心想往哪儿消业都比在脸上强呵,可就是除此之外什么都好。前后一个多月里,我经历了各种心态历程。第一次心里慌乱苦恼得很。公司里的人也都来关心我,好心介绍各种药物,有时他们的热心肠都让我觉得不按他们说的去买药都对不起他们,压力很重。在丈夫和同修们的鼓励下,我坚持住了。两个星期后,红斑褪尽,脸上比以前还好,我高兴坏了,心想自己过了一大关,可以松口气了,学法炼功也随之松了下来。没几天脸上又“卷土重来”进行了第二次,吓得我赶紧捧起师父的书来读,心里念叨“师父帮帮我吧,可别再来一次了。”这次只两三天就褪了,心里大出了一口气,想着大概没有了。至此为止,我学法炼功总是松松紧紧没有太大的自觉性,师父大概知道我是个“中士闻道”,不逼不行,于是一个星期后,我又重开始了“满脸开花”。这一次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和困惑,不得不前后里外认真思考,不再敢存有侥幸心理。在我苦恼中,丈夫对我说:“你就放下心来,彻底忘掉它,好好埋头学三个月法,炼三个月功,看看怎样?”他还说:“你不彻底放下,真正提高,一难过不去,再加一难,难越来越大,你就更加难过。”──那一刻我象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心里放下了一大块,从此开始认真严肃对待学法和修炼,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也尽量参加到同修们的讲真象和证实法中去。不知不觉两个星期过去了,脸上都好了。只是这次心里反而淡淡的没有感觉了。这之后出门有时没化妆也不象以前一样觉得别扭了。生活中大大小小很多事情在我眼里似乎都有了不同的看法和体验。世界好象不一样了,却不知是怎么变的,只是觉得一种心灵的自由,心清体轻。

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我的脾气也不知不觉的好了。修炼前,我经常为大小事与丈夫争吵。我从小被宠坏的脾气总是有理无理都不让人。至现在几个月过去了,却再也没跟丈夫吵过架,自己都觉得神奇。家庭和睦以后,七岁的女儿变化也很大。以前在外面谁都说她乖,在家里却常常有事没事与我们赌气,特别是对我。现在她却自然而然的变了,里里外外都是一个甜蜜的好孩子。有时偶尔对我们不高兴时我都会先找自己的不对,向她认错。她即刻就开朗了,还会自己也认错。在学校遇到委屈时,我们都会从法上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她也很快就吸收了。再遇上类似的事,她都会处理好,渐渐不再放在心上,很少有类似的抱怨了。有一次她告诉我说:“我跟朋友们处得更好了,因为我不再坚持什么事都要按我的方式做,因为我修法轮功。”听了这我的眼眶都湿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她现在常常向她同学的父母和老师洪法,其中一个老师已经在读英文的《转法轮》,与我们谈体会时我们才知道是她把书带给老师的。

在学法中我不断认识到大法的正和师父的慈悲。这是从师父讲的法理中从理性上认识的。只是我是一个感性重于理性的人,对人世中好的一面还是很看重。两个月前的一个半夜,师父从感性上点化了我。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师父。师父好象是路过,我们与师父到处看看转转,细节都模糊了。但师父自始至终笑眯眯的容颜却深深的留在我的心里。那微笑的容颜自始至终散发出一种洪大无边的慈爱,深深的感动着我。那是一种无处不在、无所不包、无所不熔的慈爱。我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熔化其中,周围空气中每一个分子和间隙都充融其中。……那是一种没有人世间的语言可以形容的慈爱,人世间也没有任何一种感受可以与之比拟。虽然倍受父母和先生的宠爱,我也从未有过那样的感受。人世间的一切都象沙粒在太阳面前一样渺小、微不足道。而且无论我们是谁,也无论我们曾做了什么,那个慈爱似一点都不会变,一点都不会少。就那样温暖无限、美妙非凡、无所不包、永恒不变!……那是神的爱呵!我感到无比惭愧。无论我们在这个世界放弃了什么,无论我们在修炼中付出了什么,也无论我们在正法中承受了什么,与师父那无量无际的慈爱都无法相比。那真是“佛恩浩荡”!

那个半夜醒来后,好久都不敢动,也不敢再睡,怕那暖融融的感觉消失。……每每想起都深深感动。那才是真正美好的呵,那才是唯一值得我们向往的。我想人真的是掉到迷中来了,沉迷于眼前的现实,执著于所谓的人世的一点美好,忘了彼岸无以比拟的真正美好的一切,忘了自己最美好的真正的家。……从那一晚起,我认定了大法,认定了修炼,认定了──跟师父回家!

请同修们指正。

(2003年芝加哥法会修炼交流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