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9869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
声明

修炼法轮大法让我受益匪浅,不仅心灵得到了净化而且身体也很好。99年7.20后,我的妈妈因坚持修炼两次被非法劳教,受到种种迫害。我也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同龄人经历不到的事,变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懂事。网吧、游戏厅对我失去了诱惑力。我的变化使很多人羡慕。

当妈妈被第二次非法抓捕时,我用照相机将恶警们的邪恶拍下,把胶卷送到功友家。功友们都来看我,鼓励我不要害怕。事后不久恶警们发觉了,将我弄到公安局。一屋子恶警恐吓我让我交出胶卷,这事还惊动了公安局长。我被拘留了一天一夜,最后向邪恶妥协了,还连累了一些功友。我很后悔,我知道自己做了大错事。妈妈回来后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我很沮丧,甚至想放弃大法。我的心灵慢慢地变得不纯洁了,象塞进了脏东西慢慢下沉。后来学了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师父慈悲并没有放弃我。我又回到了修炼的道路上。由于我的妥协,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也受到了干扰,使我变的不象以前那样精进了。在这里我要正告所有的邪恶,我修炼定了,永不放弃,我不会再妥协。我要用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蓝天 200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首先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这次机会,使我重新回到了修炼的路上。我是97年开始在大法中修炼的,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使我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自99年7月20日以来,我和众多的同修一样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每当想起自己走过的弯路,心中就痛悔不已,99年7月22日,我和同修去市政府为大法说公道话,被半路抓回,送到师范学校里,因为我们不放弃修炼,后来又和多名同修被送到镇里的一所学校里,因为自己学法不深,看到电视中有些辅导员放弃了修炼,在各方面干扰下,自己分不清了是非,在家人代写“保证书”的情况下回了家。2000年元旦期间,我和两名同修决心以自身的体会向世人讲清真象,去向政府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我们带钱不多,就步行走,有好心的司机见我们下雪还在走,就把我们捎到了车站的候车室,被当地公安抓住送回本地,在收容所里,警察对我们拳打脚踢,进行洗脑“教育”,因为自己的情和怕心很重,怕进监狱,知道了同修在代写的“不去北京,在家炼功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自己也随和了。2000年正月,当地派出所和村干部又把我骗出,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和另外两名同修非法关押在一个僻静处,怕我们在中央开两会期间上访,并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写“保证书”,我们不配合他们,住了22天才放我们回家。从那以后,家里的环境也紧张了,出现的难和干扰都很大,就象师父在《道法》中讲的:“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丈夫对自己的做法很不理解,张口就要离婚,自己的正念也不足。2001年春节快到的时候,派出所又把很多同修找到一起,挨个逼问还炼不炼了,在常人心很重的情况下,我违心地说了一句“不炼了”,回家后失声痛哭。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是一个污点。是师父的慈悲救度,让我放下了包袱,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感谢师父又给了我机会,我在此严正声明:自己在邪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我要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缘,时时以法为大,不辜负恩师的慈悲救度,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象。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清云 200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学习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的经文后,深刻认识师父始终是慈悲的对待众生,对待大法弟子。师父告诫我们:“我看这个迫害和你们在被迫害中证实法的这件事情也都到了后期了。时间不多了,那些没做好的,你们自己要想一想,你们真的要想一想自己。” “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对照师父的告诫深刻检查自己,我修炼七年多了,做了很多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1、在99年10月初,邪恶猖狂时,我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的要求,邪恶叫交大法的书,我把一本《转法轮》书烧毁大半本,这本烧的《转法轮》交到矿里,说我把书都烧了,就这样掩盖过去了。现在回忆起来,大法书是不能烧的,应该抵制邪恶的要求。尤其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把指导我修炼的书毁了呢?这是最大的犯罪。

2、我在99年10月份去北京洪法时,被恶警把我们抓回拘留所进行迫害,在这期间,邪恶迫害我,让我告诉北京同修住址,我没有抵制住邪恶的要求,使同修被抓。

3、在99年拘留所期间,我也写了“保证书”,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上述的罪过,我深感内疚,痛恨自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要牢记这次深刻教训。在修炼的路上,坚决按照师父要求去做。“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与救度,让我有加倍弥补的机会,来挽回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陈学达 2003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五月有缘修炼法轮大法的,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从那以后我就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讲的去做,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要先想到别人,做到先他后我,时时刻刻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真修弟子。可是万万没想到,1999年7月,江××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开始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和两名同修决定到北京上访,一路上我们向世人讲清真象,被便衣警察抓住,把我们送回了当地看守所,还勒索了我家200元钱,在看守所里,警察对我不是打就是骂,还不让我睡觉,把我的头发揪得满地都是,他们逼迫我写“保证书”,我说我没有错,我不写,他们就气得对我连打带踢,并在很冷的天气里脱下我的衣服冻我,后来又问我炼不炼了,我说我还炼,他们见我一直说还炼,就不再象一开始那样对我那么凶了,对我说,你要炼就在家里炼,不要到北京去就行了,后来他们就让一个人代我写了“保证书”,让我签字,当时因为我学法不深,加上有怕心,就稀里糊涂地签了字,并掩盖着自己的怕心,认为是他们写的,不是我写的。可是却是大错特错的,这不就是随和了邪恶的要求了吗?就在我签完字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非常地难受,总是流泪,就大哭了一场,回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和说过的话,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修炼的人,可是自己又舍不得放弃大法,自从我看到了《明慧网》和《正见网》的交流材料,看到了很多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去北京上访,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把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了,脑海中就经常会闪出师父讲过的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还有师父讲的《见真性》,师父的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从那以后,我和同修们又回到了洪法的队伍中,讲清真象,救度善良的人,我现在在《明慧网》上郑重声明:我以前说过的和做过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我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修云 2003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得法。由于自己平时不能时时严肃地对待学法、炼功,不能时时按照炼功人标准约束、衡量自己,致使在99年大法遭受迫害的时候,自己不能理性地看待这一问题,没能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的伟大、法的纯洁、法的威严,却向邪恶低下了头,作了妥协,违心地写了“保证书”。自从写了不该写的“保证书”,自己始终陷在沮丧、懊悔当中,不能自拔,直到看到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我才逐渐地清醒起来,慢慢地踏上了正法之路。随着老师一篇一篇经文的发表,一篇一篇的讲法、解法的发表,以及看到同修们为了证实大法好而遭受到的迫害但仍无怨无悔,不屈不挠地向可贵的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好,从而救度着被邪恶迷惑和迫害的世人。这使我更加看清了宇宙中的旧的势力的不正和邪恶,看清了人世间邪恶之首--江贼集团的邪恶面目是完全背离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确地指出:“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是他们在毁灭着人类,是他们在毒害着世人,欺骗着世人。想到这,我的心沉甸甸的,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同时也使自己痛下决心,一定要与自己以前一切不正的言行决裂,归正自己,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作一个真正的得道者。并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写的、做的不符合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努力、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师父在这一时期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与责任。

韩长满 2003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秋,因喷写“法轮大法好”而被三辆警车一辆摩托车共八名恶警和便衣劫持送往看守所迫害近一个月后送劳教所迫害,被送的当天,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走的机会,因心里不纯净,被恶人追回。2002年秋坚持修炼又被从劳教所送洗脑班加重迫害。因自私的狭隘心理,没能正面弘法讲真相,只选择自认为比较好的人背地里与其讲真相,被安逸心所动,与恶人玩了文字游戏。由于放不下的自我保护的私念,虽心中了然这一切却迟迟未写“严正声明”,造成长时间学法炼功被干扰,家庭环境恶劣,家人心里痛苦,自己麻烦不断。该是惊醒的时候了,修炼是严肃的,绝不可拖泥带水,心中决然畅达,在此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与文字全部作废。坚决彻底全面铲除洗脑班一切破坏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严格用“真善忍”检验思想中的一思一念,坚修大法,坚定正信正念,努力走正修炼路上的每一步,真正为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负起责任来,不负“大法弟子”的称呼,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玉霞 2003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10月份得法修炼。1999年7月22日大法弟子们纷纷走出来正法。我也于1999年11月30日到当地公安部门向它们讲清真象,当时它们劝我一整天,只要我说一句不炼它们就可以放我回家。由于当时我没有配合它们,最后被非法拘留15天。在这15天里,我一有执著心,师父就点化我。有时真是悟到没做到,正如师父所说的明知故犯,最后由于怕心和其它执著心太强烈还是写下了“保证书”。回到家里之后又非常痛恨自己没有过好关,想一想这又能怪谁呢?都是自己不精进,没有把自己真正当成修炼的人造成的。后来又听那些自以为圆满的邪悟者的话,我真不知如何做了。真如师父所说“执著太重迷方向”(《心自明》)。一年多我一直不能静心学法,一直在消极等待,现在想起来不由自问:我等待什么呢?我在等正法结束时,师父带我圆满吗?我对过去的不清醒感到痛悔。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今后的正法和讲清真象中我要加倍弥补过去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对在邪悟中写过的“保证书”特此声明作废。

罗振才 2003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师父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进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对此我有刻骨铭心的教训。我今年50多岁,为了从常人社会中跳出来,摆脱六道轮回之苦,曾拜师皈依佛教,可看到的是常人和和尚利用建庙机会争权夺利,寺庙也成了出家人争名的场所,哪是净土?97年有缘得到一本《转法轮》才明白宗教现象不是偶然的,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和宇宙的理,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多个炼功点,每天坚持学法,给我打下了正念正信的基础,才没有被99年那铺天盖地的谎言所迷惑,由于没有用理智去讲清真相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人为的配合邪恶,反而加大了对自己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由于受邪悟者影响,随波逐流,甚至助纣为虐,后悔万分,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回来以后,学了法,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叫我们摔倒了赶紧爬起来,抓紧实修。我深感佛恩浩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特此严正声明自己在劳教所里,所言、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律声明作废!抓紧学法,加强主意识,跟上正法整体步伐。全盘否定、全面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及各界众生的一切安排,清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为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作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银珍 2003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修炼大法以前,我是一个患有多种疾病快要死的残疾人,我在95年10月躺在市人民医院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有缘得了大法,师父给了我修炼的机缘,师父净化了我不纯的思想和业力满身的身体,师父救了我们全家。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疯狂地镇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因为我不放弃修炼,两次被非法关押24天,恶警的拳打脚踢及各种迫害手段都没有使我放弃修炼,最后,因为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怕被劳教,违心地写了“保证书”,自己觉得是和他们玩文字游戏,是骗他们的。但是,这是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情。师父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我看到这儿时泪流满面,我知道自己错了,痛悔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我在此严正声明,99年7月和2000年10月我在邪恶迫害下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保证书”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佛恩浩荡的伟大历史时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走好自己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程佩贞 200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随着正法洪势的到来,同修们都在精进,我通过学法,对照自己的言行,认识到自己还有不足,在99年期间曾写下一份“保证书”,在以后两次强迫洗脑班中,我的亲人在压力面前又替我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当时我没有认同,但我明白这就是在向邪恶妥协。我深深体悟到大法的严肃性,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的经文中说:“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我明白法轮功是块净土,大法弟子就是纯洁的、圣洁的。那我就用纯正的心态发出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所谓“保证书”全部作废。彻底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一切业力干扰,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助师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生伟 2003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冬得法,我患有病毒性角膜炎,眼睛痛得睡不着觉,学法炼功几天后就不痛了。我村有座大桥,有一次我回家不小心(我眼睛看不见)掉到桥下,旁边的人看见吓坏了,有人大喊:“摔死了,快叫人吧”,我在桥底下说:“没事。”他们到下面看我,我指着头顶说:“这儿先着地的。”大家看到一点伤都没有,觉得很奇怪,我心里很明白,这是师父保护了我,我更加认真学法炼功,提高自己的心性。1999年7月20日后,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因为我坚持修炼大法,他就威胁我,还说些很难听的话,民兵连长到我家把师父的法像抢走,我心里非常难过,我没有把师父的法像保护好,是我对师父的不敬,过了几天,邪恶警察抄我的家,把我的一盘师父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翻走,晚上又把我叫到村办公室,问我炼不炼了,我说我还炼,他们又把我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17天,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写××书,我不写,他们就找人代我写,他们还逼迫我交一千元钱,我没钱不交,他们最后只好放我回去。我现在严正声明,警察找人代我写的“保证书”作废。我在被迫害期间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次机会,我一定好好修炼,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程守顺 2003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5月有幸得了大法,通过两个月的修炼,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可是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还有许多常人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违心地写了“保证”,走了背叛师父、大法的路。通过近几年观看电视对法轮功很多不实的报道和自己对法理的逐步认识。使我深深地认识到:法轮功是宇宙最大的法,师父是最慈悲的。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不严肃,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现在明白了我学的是正法,我修的是“真、善、忍”没有错,邪恶使用的一切都是造谣,因此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有损大法形象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一定勇猛精进,学好法,炼好功,做好讲清真象、发正念等,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跟上正法进程,挽回损失,直至功成圆满随师还。

范仲丽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修炼的,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身体得到了净化,心性得到了提高,我决心一修到底。可是1999年7月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和本村同修为证实大法好,被非法关在镇里的一所学校里7天,在里面不让我们睡觉,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整天24小时都有人看守着。后来我和一名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回,邪恶之徒把我们全村的大法弟子强行非法抓去关押了21天,打骂、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因为我当时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怕心的空子,写了“保证书”,我在此严正声明,自己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通过学法,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修炼心得体会,我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自己修得不精进,主要是怕心,再加上人的各种执著没有放下,没有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给弟子机会,我在最后的正法历程中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为自己,为自己世界的众多生命负起责任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程济兴 2003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3月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大法,没过多久我的身心都起了很大变化,人比以前精神多了,邻居们也都说我炼法轮功不跟家人生气、吵架,比以前变年轻了。可惜好景不长,1999年12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50多天,家人送给办案人员1000元现金,才保释回家。2000年9月20日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每人交1700元生活费,听说是怕我再去北京上访。2001年6月20号被邪恶诱骗到洗脑班,开始我很坚定,可是由于学法不深,人的执著太强,站在了人的基点上看待大法,写了“悔过书”,和“揭批材料”,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回去后大法的法理一直指导我,对照大法,使我深刻认识到我符合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今天我特此严正声明:从2001年6月23日起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坚决按照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修去一切人心与执著,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勇猛精进,返本归真,早日回家。

王继红 2003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修炼的,在修炼之前,自己一身的毛病,在大法中修炼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97年到市里去开法会,坐车走到半路车就跑进沟里翻了,我被扣在车底下,坐车的人把我拖到路上,过了一会儿,我醒过来了,自己身上哪儿也不痛,皮也没破,我知道这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这个70多岁的人,给了我第2次生命。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到市政府去说句公道话,被恶警抓走,折磨了我一个星期,我受不了那点苦,邪恶叫我写了“保证书”,说“不炼了”,按了手印才放我回家,我回家以后,大法书和炼功带都被村里人拿走了,我很痛苦,怕心又很厉害,就把剩下的很少的一点大法资料撕的撕,烧的烧,就这样放弃了大法。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附近的同修又找到我同我学法、交流,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非常痛悔,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说、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我在今后要听师父的话,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兆苓 200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有幸得了大法,没有得法之前,我身体不好,头痛,身体没劲,得法后,身体也好了,不再吃药了。通过学法我性格也改变了,家庭和睦了,大法改变了我的一切。我一心学好法,可是,1999年7月20日,突然间面临铺天盖地的打压,由于有很多常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怕心的作用下,在邪恶的压迫下,使我一时糊涂,违心的写了“保证”,走了背叛师父、大法的路,心里非常难过。虽然没有放下大法,也没有精进,由于师父的慈悲,同修的帮助,比起以前精进多了。但是对于写声明没有重视,今天看了《明慧网》的文章,提高了认识,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不严肃,是最大的不敬,做了助纣为虐的事,我对不起师父。我现在明白了,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直至功成圆满随师还。

徐学雄 2003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病痛的折磨有幸于1997年经朋友介绍修炼了大法,在修炼的几年中,我身心受益,明白了许多高深的法理,心性不断提高,身体得到了净化。1999年7月,江氏邪恶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利用其职权独揽新闻媒体对大法大肆进行诬蔑、造谣、栽赃,破坏大法,诬蔑师父,为了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我和同修到市政府说明事实真象,被警察围住,拳打脚踢,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后来又把我拉到镇里,逼我们写“保证书”,我不服从,他们就逼迫家人代写了,我因为学法不深,还有放不下的执著,违心地随和了,过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认识到自己心性跟不上大法的要求,在关键时刻没有用大法来要求自己,没有用法的标准去衡量。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师父没有丢下我们,又一次把我从污泥中捞起,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在此严正声明,家人代写的“保证书”作废!我要加倍努力修炼大法,洗去身上的污点,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紧跟正法进程,向世人讲清大法真象。

徐金美 2003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已经得法多年了,在那黑云压顶,天塌地陷的日子里,由于我学法不深,明知大法好,却违心地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悔过书”,当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不知如何是好,时时想起羞愧难当。我还有自谓不公的心,有对情的执著追求,自看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使我猛然惊醒,师父说:“有的人哪,做的事连‘大法学员’的资格都不配!连‘人’字都不配了,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这是师父在重重地说我呢,我虽然也在发正念,也在讲真象,却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清醒过,师父在用洪大的慈悲救度一切众生,我们再不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岂不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珍惜分分秒秒,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家美 2003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至2000年邪恶铺天盖地期间,因个人修炼时期学法不实,实修不足,常人的根本执著未去,因此在邪恶的考验中,不能清醒地认清邪恶的本质和修炼的严肃性,在怕心和常人情的带动下而蒙骗自己,向邪恶妥协,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儿,留下了污点,也给师父正法带来干扰。虽然也一直在学法,也在讲清真相,但对过去自己偏离法的认识时清时浊,时深时浅,对“严正声明”不能正视和重视起来,所以旧势力对我的干扰也时弱时强。为了排除干扰,归正自己,救度众生,弥补损失,跟上正法进程,本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在主意识不清时所言、所“书”、所为非本人生命之本愿,全盘予以否定;坚修大法紧随师,珍惜机缘救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景文 2003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自从学法以来,心灵得到了升华,身体也得到了净化。然而在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邪恶旧势力的迫害,自己的心性没有跟上正法的进程。我曾先后2次到北京证实大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但是因为自己执著心太重,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把我们抓起来进行非法关押和拘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从法上理解,实际是没做到真修,加上情的干扰,若干执著心的出现,因此就随着邪恶写了“保证书”,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极了,总觉得不配再做大法弟子。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我要抓紧学法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佃霞 2003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由于常人情未放,自己又不十分坚定,违心地写下了两次“保证”。还把书交了上去。虽然事后很后悔,但被求安逸心所带动,心性一天天下滑着。由于心性下滑,2002年给邪恶钻了空子,身染上很重的病业,从此更加一蹶不振。认为没有希望了。但在同修帮助下有了很大的好转,特别师父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发表后,深深为师父的洪大慈悲所震撼,决心重新开始,勇猛精进,跟上正法进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所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玉刚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及放不下的执著,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于2000年10月26日在旧势力及邪恶的控制下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决裂书”等,现在我深深认识到自己走了一段不该走的弯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愧对大法。我错了,当时的认识站在了人的基点上。所有一切背离大法行为我一概否认,今后我将严格要求自己,没着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勇猛精进,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学法炼功,讲清真象,发正念。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其实我有很多话要讲,我从心里认识到我的错,我一定会做好。感谢师父的慈悲。

王建霞 2003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98年有幸得法。师父的教诲,使我懂得了当人的目的,就是修炼,返本归真。由于自己的私心重,有怕的思想,在99年7.20以后,由于邪恶的迫害,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没能按照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助长了邪恶,走错了路。所以自己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声明作废。在今后我要认真学好法,讲清真相,发好正念,清除邪恶,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师父给安排好的路,完成自己的誓约,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魏桂芝 2003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得法,初期并没有好好的学法,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到2000年后有一段时间比较认真的学了法,后来想,法都在脑中了,不看书也没关系了,碰到有功友指出我的问题时,心里还在想:你那么烦干什么,我都知道的。慢慢的由于自己的放松,被邪恶钻了空子,连累功友一起被抓进了洗脑班,自己长期的不看书学法,使自己在明知道大法好的情况下,走上了邪悟的道路,做了许多不配大法弟子称号的事;还写了“决裂书”等东西;还影响其他功友的正念。现在我严正声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统统作废。反省自己,重新走正正法的路,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霆 200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7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及放不下的执著,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于2000年10月18日写了“决裂书”、遂又写了“五书”,还做了破坏大法的事(做洗脑),所有一切违背大法的行为,特此声明作废!现在,我深深地认识到,自己走了一段不该走的弯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愧对大法,今后我将严格要求自己,沿着师父指导的修炼路勇往直前,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修炼好自己,讲清真象,发正念清除邪恶。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锟 2003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刚开始,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父、对大法没有根本认识,被怕心带动,主动交了书,毁了师父讲法磁带、法像等,还写了书面“保证”,虽然不是内心所致,但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虽然一直在修炼,但是不精进。在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发表后,回头看自己那段时间所为,痛心疾首,辜负了师父对我慈悲苦度,帮了旧势力的忙。我决心勇猛精进,跟上正法进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所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顾香玲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1999年7.20以后,大约两星期左右,居委会到我家叫我写“保证书”,与大法脱离关系,我当时就写了所谓的“保证”,共写了两次,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宇宙的一切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师父为了救度众生一等再等,而我的业力大,悟性差,放不下人的东西,太对不起我们的师父了。再看大法的书,对照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很后悔很后悔。今后我一定要坚信大法不动摇,讲真相,发正念,好好学大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将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素芳 2003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本人是2000年9月份左右被洗脑的,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的我完全是被自己的根本执著带动下做了一个真修者不应该做的违心的事,在此两年多的时间里师尊不断点化我,现在我完全清醒过来,更进一步地理解大法与师父慈悲救度世人的心,我特此严正声明:否定我以前所做的没有按照大法要做的事,和我被洗脑后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从现在起我必须以一个真修弟子,跟随师尊为大法在人间正法与救度世人付出一个大法弟子本应付出的责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文静 2003年7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方面受益非常大,可是在1999年7.20后却遭到邪恶小人的残酷镇压。再2000年12月27日我进京上访,为我们的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劳教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迫害下写了“决裂书”。出来后,通过近半年的时间通读大量的师父讲法和明慧网同修们的文章,对正法修炼有了更新的认识。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东西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张练文 2003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2年10月,我乡镇司法、派出所以及我村村长合谋,把我骗到村上,对我软硬兼施说什么:要么写“保证书”,要么抓人并罚款600元。在当时的威逼下,我常人之心和怕心出来了,写了不该写的“保证书”,还代笔给妻子也写了。我与妻子做的一切,通过阅读《明慧网》材料,才醒悟。现在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表示:在正法的进程上,一定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发正念和学法炼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寿林、路双菊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中没能守好自己的心性,在关押期间心里的执著放不下,被邪恶逼迫写了一些不好的话,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话,现声明作废。另外,家人在邪恶的逼迫下代我签的名、写的“保证”我根本不承认,现也声明作废。今后我一定深入学法,勇猛精进,走正自己的修炼道路,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做好正法弟子的每一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六妹 2003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以前身体有很多疾病,通过学法修心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让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由于在怕心和情的作用下违心地写过“保证书”,配合了邪恶,走错了路,给大法抹了黑。我又怎能对得起慈悲苦度的师父啊!我悟到这一行为不配是大法弟子。因此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尽我所有的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地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完成自己的誓约。决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张素兰 2003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份在本村党支部,乡党委书记等人怕我去北京上访,说这事可牵连我女儿上大学等株连九族,所以我违心的在他们的表格上签了名,一直到现在我感到非常对不起师父。特此声明签名作废。再有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的事,知道自己做错了,今后加倍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归正自己,救度众生。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庆明 2003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认识修炼的严肃性和看透邪恶迫害的本质,在99年7.20后我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我郑重声明:所有不同环境下所写、所说、所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书面文字及言行,不是出自我的本愿,所以不予承认,声明作废。(包括他人代写的“保证”及口头承诺等)并决心正念正行,彻底铲除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弥补造成的一切损失,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

孟繁威 2003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坚修大法被抓到劳教所,遭到迫害,被强行洗脑。在2003年5月在我被迫害得神志不清时,做了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我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话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

王同春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1月,我在去北京的路上被恶警劫持到本县看守所,拘留了八个月。回来后又两次被送到洗脑班迫害。由于恶警逼迫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虽然不是本意,但还是因为自己的执著致使自己走了弯路。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正念正行,精进不停,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贾玉霞 2003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怕心和对人的根本执著没有放下,在劳教所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大事情,出来以后,我一直处于痛苦之中,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洗脑和高压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会加倍弥补,用正言正行做好大法弟子应做之事。

高书众 2003年5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被邪恶迫害的大法学员,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说了“不炼了”,经过反思自己,对不起师父与大法,我以前所说、所做的我郑重宣布一律作废,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杜振光 2003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98年得法,学得不精进。99年7.20之后,自己的主意识不强,学法不深和有对亲情的执著,违心地写了“三书”,为母亲写了“担保书。”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加强学法,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上正法的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魏丽杰 2003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以前被邪恶洗脑时,说过“不修”的话,对大法有过不好的念头,从现在开始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正法进程,精进实修,好好学法、炼功,讲清真相,做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玉岩 2003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因受迫害,在高压下写了“保证”,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严正声明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今后要精进实修,做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证实大法与讲清真相中建立起大法弟子的威德。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福林 2003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迫害下,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和要求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改珍 2003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修的不好,在政府、公安局、恶警的残酷迫害下,写过“保证书”,说过对师尊、对大法不敬的话。特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雁群 2003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以前被邪恶洗脑时,曾说过“不修炼大法”的话,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回到大法中来,做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孟祥云 200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4.25和7.20以后,由于自己没有放下人的执著,在高压下所签过的字、按的手印和写的“保证”、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严正声明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坚决修炼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玉满 2003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因怕我去北京上访恶徒把我抓到乡政府叫我写了“保证书”,我对不起师父,现在想起来心里非常难受。“保证书”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茂林 2003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学法不深,在邪恶压迫下写了“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写的、说的对大法不利的全部作废。以后我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思芝 2003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和高压下,由于我们学法不深被迫向邪恶妥协,写下了所谓的“保证”。在此我们严正声明所写的那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谢平、宋淑文、孙景江 200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镇政府及村委会残酷迫害下,写过“保证书”、说过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话,一律声明作废。在今后修炼道路上,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龙亚香、许风香 2003年6月18日


声明

以前在看守所、还有在电视上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孝华 2003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的谎言假话骗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了不该写的东西。我现在声明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淑兰 2003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被洗脑时写的“悔过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做法,现声明作废。今后紧跟正法进程,努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益干 200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镇政府及村委会残酷迫害下,写过“保证书”、说过对师父不利的话,一律声明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杨玉发、杨凤文、李玉坤、纪连军、李淑芹 2003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旧势力的迫害下,所写的所谓“决心书”、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黄素森 2003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和有执著心,在高压迫害神智不清时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坚定实修。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淑元 2003年7月9日


声明

在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曲桂英 2003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凡属我说、我写、我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声明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慧丽 2003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压力、迫害下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洪宝加、黄铁波 2003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