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译文)


【明慧网2003年7月4日】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的修炼体会,我先简单介绍一点我个人的情况。我这人打小上学就不咋样,见数学和拼写就犯怵。长大后,碰到电脑、电器之类的技术性的事物就远远地躲开。一方面,我觉得这些东西对眼睛不好;另一方面,我深信这些东西浪费人的精力。特别是,它们不是自然产物,因此我认定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多年来直到今天,我一直都不看电视,现在想想,可能有20多年了吧。我以前也没有电脑。可是,修炼大法后,这一切都变了。我不仅买了电脑,还开始学用手机之类的东西了。

当大法弟子制作的电视节目“Pure Heart, Clear Mind”(“心纯意清”)准备在我们州播出时,有人建议我去联系电视台。于是,我就到一社区电视台联系,询问他们是否能够播出我们的系列节目,他们说“可以”。这样,我们的节目就播出了,播出后还得到了当地观众的些许好评。可是不久,电视台方面告诉我,他们人手紧张,建议我最好参加他们的节目制作班,学会自己播放节目,学会不同节目格式之间的转化和节目编辑等等。

这种时候,我看着墙上师父的法像,感谢师父帮我暴露了我害怕技术性事物的执著。心说,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无论如何,我都要在师父替我安排的揭露邪恶的这条路上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讲清真象吧!

在我做事的过程中,我的各种执著心都出来了,例如,怕自己不够聪明,怕自己不能跟上课程,等等等等。在节目编辑学习班上这一点体现得尤为明显。对我来说,一个晚上学会所有那些繁杂的键盘操作并通过考试太不容易了,可这一个晚上之后,我就只能靠自己。我感到有些泄气,心想,这种状态我怎能学好东西呢?如此短的时间,如此多的内容,并且我还想好好学?我真的感到有些沮丧!

我家里的那台老电脑更是一个干扰我的噩梦,我甚至常常希望它彻底坏掉算了。后来,我意识到旧势力正在利用我的这一“漏”,所以觉得我该买台新电脑了。当买回一台更好的新电脑和一台摄像机后,我便开始仔细查找自己害怕技术性事物的执著。此时,我可真可谓“技术过载”了。都是新东西,新电脑的类型还与旧电脑不一样,一个是苹果机,一个是微软机。我真的感到无从下手又筋疲力尽了。可我知道,我还要帮助向政府部门讲真象,帮助做些VIP工作,还要去本地的炼功点,以及做好常人中的工作呢!我想,要尽快学会这些新东西,我必须得找别人帮忙了。既然这些新东西是为了揭露邪恶而买的,就不应该被干扰,况且,它们也只不过是现代科学的产物而已。我必须尽快学会使用它们!

来了!帮助马上来了!一天,电视台的老师课堂上主动说,“家有苹果机需要帮助的可以找他,他提供课外指导。”我一听,就笑了!这位老师帮了我不少忙,不仅非常耐心,懂的也很多。为此,我心存感激。他也因此知道了许多有关大法的事情,所以,我又觉得他是最幸运的人。谢谢师父的安排!

在学习节目制作方面,我依然还有许多困难,但我不再象过去那样害怕技术性的东西了,并且我每天都在学、都在进步。这时候,更多好的机会也出现了。几个节目制作人甚至想制作有关大法的特别节目。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这样珍贵的机会。我只希望我能做大法需要我做的每一件事情,尽我所能帮助救度更多众生。我有信心突破自己人的壳和后天形成的观念。

这些也使我更加明白了突破自我心理定位和自我角色定位这层壳的重要性。我知道,我过去的自我心理定位已经不符合新的使命了,如果要在正法中做的更好,我必须认认真真地突破这层壳;我知道,当我害怕某一外在环境因素时,旧势力就已经在利用我的“漏”了。每当我信心不足或认为自己不能做某件事时,我就会感到头大,象被一团云困住了一样。每当这时,我往往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走出这种状态。而一旦我去掉旧思想、冲破这层壳,就什么都好了。

我们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实际上是我们习惯的角色,我们常常把这些也当成我们自己。其实,这些角色不是我们自己。如果这些角色开始变成我们唯一的观念,这就是一个执著,一个非常难去的执著。从一个更广的角度看,这些角色也是我们在诉江案中扮演的角色。乍一看,我们是常人中的受害者。但我们不是受害者而是在救度众生。我们作为修炼人,需要跳出这些角色,开创救度众生的新角色。一旦我们完全跳出这些既定角色,我们也就能够帮助常人跳出他们的角色,从而帮助他们用一种新的方式去明白真象。

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全是些有影响的国家,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也应该仔细研究研究。比如说,美国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怎样改进或改变它的角色去帮助更多人同化真善忍大法?我们应当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帮助他们突破他们的过去。当我远离自己旧的观念的时候,我就能改变自己的角色,用大法之所赐证实大法。一个国家也是这样,因为它的角色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当我们向政府讲真象时,如果我们自己能突破人的角色,我们就能帮助那些官员突破他们的自我。当我们通过媒体向普通大众讲真象时,我们就能帮助普通大众突破普通大众的自我。比如,我曾遇到一位女士,告诉了她一些大法的事,她便说:“啊,一条纯真看世界的路!”

大法能破不正的观念,大法也能纠正不正的社会角色。

我现是一个小业主,曾经当过销售职员,做过其他若干不同的工作。我参与了向政府讲真象的工作,也见过我的国会议员,现在又在学习制作节目。通过所有这些不同的社会角色,我遇到了各行各业不同的人,我向所有我遇到的这些人介绍大法真象。我试着不去看他们的社会地位或社会角色的重要性,只把他们当作等待被救度的众生。一旦我们脱掉了人的角色的外衣,人心就一览无遗了。

突破自我,不执著于某个特定角色,这也是在同化大法。

(2003年美中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