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合国人权会的教训想到的


【明慧网2003年7月6日】在费城法会上,师父讲:“如果真的常人社会谁给我们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许人类会这样做,可是你们想过吗,我得把这个人摆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这样?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听了师父这段法,我第一感觉是这问题是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在此之前概括地知道,是师父在正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常人社会各界支持大法或谴责迫害是在摆放自己将来的位置。可是在实践中,却产生了很多执著,自己没有意识到。特别是在获得了常人社会的支持的时候,很容易产生执著,还想让他们更支持,好像常人的支持是制止迫害的关键因素,赢得他们的支持成了我们讲真相的目的。

比如在一个诉讼案件中,律师很支持,也很擅长做媒体。我即产生了依靠律师来促进媒体报道和纠正媒体报道的不正确用词的执著。而旧势力是不以正法救度众生为重的,执意要以大法弟子的执著为借口制造干扰,从而导致执著使结果总是恰恰相反。当期望、执著落空时,回头一看发现自己没有做到师父在费城讲法中的上面那段要求:“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

今年联合国人权会前很长时间各国弟子就开始面向这次会议讲真相了,但到了三月份日内瓦出现了很大的干扰。表面上看是由于伊拉克战争,战争正好是在人权会开幕那一周打起来,导致各国忙于战争事务,人权会与会人数锐减,一些原计划到会发言的外长没有到。在我们组织的NGO研讨会上,参加人数很少。当时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原来所希望的局面没有出现。但还是没有明确认识到自己的执著。直到这次芝加哥法会,听说师父谈到了人权会的情况是由于我们的执著造成的损失时才明确认识这一点。在人权会开始前我也想,不能有依赖常人社会为我们做什么的心。但现在回头看,发现当时是在做法上想不执著,但根本上还是想让联合国人权会做个提案来制止迫害,还是在执著常人社会给我们做什么。师父在费城讲法讲得很明了,而且美国被挤出人权委员会的教训已经发生了,应该是足以让我们警醒了,但我学法的状态和向内找的程度都不够,没能认识到这问题。

最近接到了一封议员的回信,信中转来了一位政府部长关于法轮功问题的答复,可以说很不理想。这样的答复已经好几次了,失望之余我好不容易向内找了一下,发现自己真是有问题。我给议员写信的目的很直接,就是想让他在营救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上做什么做什么,好像他们真是使大法弟子被救出来的决定因素了,这个隐含的执著很强,而让他们了解迫害真相,救度他们的想法很弱,很不明确,甚至在写信过程中也没有理智明确地以怎么救度他们的角度来考虑怎样写,真的成了常人做工作了。

师父最近在温哥华讲法中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从一个常人开始达到完全超越于常人,而且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要求达到一个更高的标准,超出人类社会的标准,达到历史上所有修炼人想而达不到的事情,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重大而又严肃的。所以在你们所做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当中,也包括着你们对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还存在执著的地方与方方面面的不足。这样,在证实法中你们所利用的常人社会的什么方式,你们都是在修炼;无论做什么,你们都是在提高当中;无论做什么,你们也都应该本着修炼人的状态做,不是以常人的基点来做这些事情。

我们的出发点是明确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本质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炼自己;在这场迫害当中揭露邪恶,使这场迫害结束,不承认旧势力的这场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象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质上是不一样的,根本的区别在于我们最终的目的和我们的出发点是不同的,我们只是运用了常人社会中的一些个常人的办法。”(《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我觉得师父的话正说中我在给议员写信心态上的问题。

师父是说过“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但在实际过程中,我却把获得常人社会的支持当成了目的,而讲真相成了获得常人支持的手段,成了一种逻辑关系,为了营救大法弟子就得有议员支持,为了议员支持就得讲真相,而没有牢固地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也没有牢固地摆正大法弟子的位置。是啊,常人能做什么呢,不管什么职位,他们能发正念吗?他们能清除导致迫害的邪恶生命和层层操纵的旧势力吗?如果常人能解决还需要师父正法吗?

我个人认为,这次也是整体的问题,我们整体上,在师父讲了有关的法的情况下,没能相互切磋,把这问题的探讨和认识深入下去、解决掉。网上国外弟子这方面的谈正法工作中内找、提高纯净自己的文章数量比较少。网上一些国内弟子写的文章谈到国内一些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的情况,由此向内找发现资料点参与的弟子学法状态不佳,忙于做事,产生了很多不纯净的心,给了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在国外,我们的执著不会招致失去自由和被拉入洗脑的泥坑这样的迫害,但给了旧势力借口招致了象人权会这样的干扰,在救度众生上损失也是惨重的。所以我们也要象随时都有失去人身自由危险的国内弟子一样严肃对待自己的大法工作中的学法修炼。

在今年元宵节讲法中,有这样的话:
“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没有留下来的?
师:没有。我把你留下来就毁了你,真的毁了你,因为不进则退。你们一下子在这个环境中达到那个状态了,在这个环境中,你只要在人中,溶在人中做事,你就掉层次,你就会被人逐渐地污染。我不是讲了天上的佛,一定空间那些佛道神,定期要换吗?就是因为他们容易被三界所污染,所以要换。 ”

当时我看到这段法很震惊,我感到了修炼的严肃和世间的凶险。上面谈到的也体现了在人中做事容易执著,被污染,特别是在大法工作中取得成功和常人社会的支持时,很容易产生执著。这段法使我也感到学法的重要,必须不断学法,才能使自己升华而不是被污染。

我最近的体会是,不能放纵自己沉浸于做事,要能放下大法工作来学法,保持身心处于好的修炼状态。我一缺乏学法时明显感觉身体沉、懒,精力不济,容易疲劳,静心学上一讲《转法轮》就感到浑身充满了致密的能量,头脑清醒。另外,以前我学法坐姿很放松,经常翘二郎腿,或趴在桌上或深坐在沙发里,怎么舒服怎么坐,很容易困。最近我看到一位西方弟子学法时上身挺直,不靠椅背,一手持书,另一手放在腿上,端坐不懈,我也这样做,发现这个姿势学法效果很好,头脑清醒不容易困,我想端正的姿势才与学法的神圣相配吧。

个人体会,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