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脑时学员暴露出的种种对法理的误解和心性问题(四)


【明慧网2003年7月7日】(接前文)

(二)怕“转化”

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一听到“转化”一词就如同谈虎色变。他们在面对“转化”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维护大法、纠正自己、纠正别人,而是包藏着很多怕心想问题。“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无漏》)无私才能无畏!每一个怕的后面都包含着为私为我的因素,展现在世人面前也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正法中我们要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

1.怕生病

有些人是因为祛病健身来炼功的,或修炼后身体变好了。面对“转化”时首先想到的是怕“转化”了师父又把业力还回来、自己还要生病。为什么要先想到被转化呢?不是缺乏正念的表现吗?而且,师父传大法这么大这么神圣的法不是用来给一个常人治病的。师父几乎为我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今天在个人修炼中几乎没吃什么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那是看到我们当初在宇宙很变异的情况下还能发出纯正的一念要助师正法。不能忘记了我们当初是来干什么的,否则机缘一过,真的会迷在常人的生老病死中永远超脱不出来了。而且你有怕心,旧势力反而有空子钻。为什么不冷静地加强正念、坚定地抵制转化、甚至给做转化工作的人做转化工作呢?修炼人是超越常人的,常人不好的思想在修炼人强大的正念之场面前什么也不是。

2.怕失去圆满的机会

有些人非常执著时间和圆满,甚至随心而化看到一些景象。他们怕“转化”了失去这马上就要到来的圆满机会,一定要等到那天,想走捷径,有一种很强的人的投机心理。

神与人的一个重要的区别是神就在圆满之中,根本不会想到还要去圆满,也没有想要往更高去的心。所以强烈地执著自己想要圆满的人肯定是没达到圆满标准的,因为人心太重、身体太沉。在《北美巡回讲法》以及以前的一些经文中,师父都告诉我们执著自己的圆满与时间都不是正法弟子应该有的思想。“圆满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圆满对于大法弟子来讲只是个回归的时间问题了,而正法是留给未来的。不同层次众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来其实是不存在的假象,……”(《什么是功能》)

如果你真的相信师父,师父说你能圆满那就是迟早能圆满,还用费心去想自己的圆满问题吗?而且作为个人修炼我们已经圆满了。作为正法弟子,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不辱“使命”,做好师父一再强调的“三件事”(学好法修炼自己、发正念、讲清真相),否则自己理解不好师父传法的用意与大法的真谛,就会被“不存在的假象”迷惑。就象“遥视功能”所讲的情况,当你还在自我之中时,“就是看他自己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东西”(《转法轮》56页),“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转法轮》203页)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信不信师父和信不信法的问题没解决。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看看《肃清魔性》:“一部分抱着执著心听法的人说修炼要结束了,”“这是严重破坏大法的行为,是魔性的大暴露。”“大法是严肃的,怎么会象邪教一样的做法。你还有什么魔性,要放出来,为什么非要走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你还能是我的弟子就立刻停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我们的圆满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等等。

我们是被师父造就中的“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正法修炼中我们由师父加持救度众生。经过我们讲真象,现在世上的几十亿人都知道法轮功是正的、是被邪恶迫害的,从而摆放了自己在未来中的位置。现在有些人在邪恶谎言欺骗和旧势力的左右下已经不能得救了,但还有多少世人在等着被大法弟子救度!那么现在你自己得救了就想一走了之,这是多大的自私和不悟啊!新宇宙能让你带着这么不纯的东西去污染他吗?

“目前一直还有学员说我的法身叫其如何如何做的,从而走入极端,我多次谈到假的法身才会直接告诉学员如何做的,而且,总是在有学员强烈的执著着什么事时才会有假法身的出现。”(《理性》)那种认为哪一天能走、就保持状态坐等到那时的心理就是常人中很不好的赌博心理。一些人明白后才回想起自己在执著状态下看到的“法身”颜色、相貌与正常情况下的都不太一样,是自己的执著使自己当时宁愿相信那是真法身。

3.怕失去自己的众生

也有些人说“我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我要是转化了我的众生怎么办?”这好象是放下了对圆满的执著,但“我的众生”不还是在“我”中吗?仍然象旧势力一样维护着自己圈子里的利益,还是不能从宇宙的宏观考虑正法。诚然,我们在正法中的确是在“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但如果心不是无私地为了新宇宙的安全,而是为了人心想象中的自己空间的丰富,还是有求的,仍然不会有“无求而自得”的结果。其实当你无所求地纯纯净净地就是按照师父的法的要求去做时,你该有的一切,师父都会给你安排,只能比你现在想象的好无数倍。但是你现在执著这执著那,结果修不到师父给你准备的最好的境界中去,到头来你求得的不只有损失吗?

4.怕失去法轮和保护

有些人是带着极强烈的逃避劫难的想法来练功的,把大法当作保护伞,认为只要自己喊着李洪志是师父,师父就会给自己下法轮和气机,自己就能修上去。这种心态比《转法轮》中提到的花钱买法轮的情况还要肮脏。

“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地实实在在地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警言》)那种一味依靠师父的人,怎么可能成为救度众生的伟大觉者,又怎么可能在正法修炼中圆满?

“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议》)

甚至有人不把李洪志师父当作自己唯一的师父,就象《大法不可被利用》中提到的情况。在正法中他们认为自己没有救度的责任,就是利用大法使自己得到圆满。这种人即使被关押,因为不“转化”而延期,用法理衡量,也不是正法弟子。大法修炼不讲“皈依”等宗教形式(专修弟子除外),我们“拜师”是“弃其表面只见人心”,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师父能看到,“有为法如幻泡影”,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其实也真有这样进来的一部分人,彻底改变了原来的认识,成了坚定的大法实修弟子。”(《大法不可被利用》)法正人间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不要与大法失之交臂,还是快放弃那些陈旧的思想,跟上正法吧。

5.怕当人

这种人往往是以前在人生中有各种不如意,带着消极避世、寻求解脱的心态走进大法的。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旧势力对我们的整个人生都进行了安排。它们让我们在人生中经历了各种苦难,表面上是为了给我们消业,好使我们突破一般人的障碍,有了想出世的想法,能够学大法。但实质上我们经历了很多痛苦的、恶的还业方式后,生成了很多观念,这种物质在更深层、更微观存在。我们的一思一念都不是偶然产生的。“其实就是在人类成长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在头脑中形成的表面观念”(《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在面对“转化”时,这些观念(其中很多都是对人的根本执著),就成为了不能用正念对待的严重障碍,也使自己不能真正同化大法、顺应师父的正法。旧势力看到这些执著,就利用人间败类造谣说师父利用祛病健身、成佛过好日子、对社会的不满等来诱惑我们。

当然我们能被旧势力这样安排是因为我们有业力造成的。但既然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不能再用这些观念思维。怕当人、想成神,好永远逃脱老、病、死、苦了,永远享福了,这还是“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得好,过得舒服。”(《转法轮》125页)仍然是用人心想天上的事。

如果怕当人,耶稣、释迦牟尼就不会下世度人;如果怕当人,师父就不会来拯救宇宙;如果怕当人,我们当初就不会来到人间!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和艰辛,好不容易到了“正念显神威”的时候,怎么反而倒怕当人了呢?师父给我们“一个了解法的过程,所以有的人是抱着各种各样目的进来的,”“一部分是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不能精进的。”“其实他只能是人。”“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和时间的对话》)对人的根本执著不去,还会有更糟糕的结果,我们应该好好学学《走向圆满》这篇经文。

一个生命是不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法来衡量。经过这场邪恶的考验,许多学员都被锤炼为正法弟子了。“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弟子们的思想已经在神的境界中继续升华,但现在表现在常人中就是一个好人,别忘了那是师父给““好人”一文”(《也三言两语》)加的评语。由常人变成修炼人,还要通过修炼不断提升境界直至圆满,停在半路不敢继续修了,那不是对法对师缺乏正信的表现吗?其实还是放不下自己人中的东西,因而不敢进一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那不是与不愿滞留在常人社会中的愿望正相反吗?

6.怕听“帮教”

一些人面对“转化”时低头不语,或惴惴不安地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实质还是怕自己会被对方误导、走向邪悟。还是对自己、对法没有信心。有人直接就说“我先保全自己再说。”人的自我保护的心理溢于言表,而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正念。一个修炼人难道自己修的是什么法直到今天心里还不清清楚楚吗?修炼人在任何时候不能清醒理智地做好自己该做的,邪恶就会钻空子。你心里信念坚定、主意识很强时,根本不会跟着明摆着是来动摇和转化自己的人的言词走。何况,怕和回避能帮助你抵制转化吗?不能。所以让怕心左右自己反而等于给对方市场。

正法修炼中我们是通过救度众生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决不是靠保全自己而圆满的,正法弟子应该走到哪正到哪,环境是自己开创的。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面对做“转化”工作的人,反过来向他们讲真相呢?

*******

一般来说,带着强大的怕心的人的空间场中都有邪恶生命存在,有人看到后就认为是附体,使一些邪悟者更加邪悟。其实这些东西还不能说成是附体,它们是逃避正法而躲在这些人身上的,就象病业处“在更深的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得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转法轮》251页)是这些学员不正确的思想给这些邪恶生命提供了躲藏的条件。

总之,我们在面对“转化”时一定要深挖私根,把利用大法达到个人目的的想法、对人的根本执著甚至各种神的变异发现后去掉。也就是反过来利用转化找到自己的执著与观念,快速纯净自己,但大前提和结论是坚定地修炼到底,一修到底,而不是因为发现执著就不修了、走向师父和法的对立面了,否则就是接受了邪恶势力的迫害。就按照正法与救度众生的主线想问题才能不给旧势力迫害的借口。操控人间邪恶之徒的旧势力在其他空间,你执著什么都是一目了然,所以你用维护大法与救度众生为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只能让邪恶迫害你时更有借口。我们不妨好好读读《再认识》:

“佛性与魔性的问题,我已经讲得再明白不过了。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可是你们一次一次地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地错过了。

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三)消极承受

有些人在面对“转化”时还用以前的认识看待,那些认识并没有错,但只是在某一阶段的认识。“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在各个层次要求来衡量自己。”(《和时间的对话》)如果不能放弃以前的认识又成了障碍,致使一些人长期处于魔难之中,一难过不去,下一难又上来了,就更难过了。“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都知大法好,为什么就放不下呢?”(《再去执著》)

1.用人情对师父

有很多人由于从大法中受益,对师父感恩戴德,结果面对“转化”时陷于矛盾中不能理智的考虑问题。“为情者自寻烦恼,”(《做人》)那样伟大的觉者会要我们这份人情吗?我们的执著造成旧势力利用人间败类造谣说我们的师父搞“教主崇拜”。尊敬师父是应该的,常人中还讲尊师,更何况宇宙中的生命本来就是有等级的,但我们的师父做任何事都首先考虑别人,心里根本不想别人对他怎样。用人情来维护师父,和宇宙的法理就拧了劲儿。为了我们的提高,师父早就指出过这个问题:“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分学员心性、境界提高得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

师父传给我们大法,并不是为了得到我们的感激,是希望我们能同化大法,成为新宇宙的保卫者。所以我们只有抛开一切感情因素全身心的投入正法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圆满。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是横在前进路上的一座山。”(师父对大法学会“关于严格清理私自流传非大法资料的通知”的评语)

2.不能用神的一面看问题

还有人长期处于魔难之中仍不能深刻向内找,说“我也没有办法呀?”或依赖喊师父得救。这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人,忘记了大法弟子和常人的本质区别。

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个人修炼来讲,你们已经走过了修炼的过程,你们是在为大法而确立的生命,最后的路是在向先天你们各自的最高位置升华。”并让我们立掌发正念。师父已经把我们当作觉者对待了,我们主观上不应该再依赖祈求师父的保护(当然客观上师父仍然在保护着宇宙众生、特别是弟子)。现在是我们要全身心地用神的正念正行去完成证实大法使命的最后关头。如果仍然人心太重,是很难跟上正法进程的。

“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

3.想到死亡时仍然出恶念

许多学法不深的学员被抓时想的是“牢底坐穿”,有的想“死了就是圆满了”。这些都不是大法中的内涵,任何一本大法书籍中没有让人这样修的。从法理上看,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应该被世间的邪恶之徒打死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164页)以前我们误以为政府就象曹操一样糊涂,我们为他好,告诉他内部某些人镇压法轮功,会象毒瘤一样会害了他,他反而把我们送进监狱,结果最后自己被那个毒瘤害死了。但后来才明白,邪恶之首就是被旧势力安排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们不是没有给它留过机会,但2000年秋天它在纽约访问通过世界著名媒体CBS的名牌主持人的访谈,向全世界说谎,在电视上大肆诽谤法轮功创始人、诽谤大法之后,它就彻底选择了自己与大法对立到底的位置。因此我们绝不能对它抱有任何幻想。

大法弟子要“助师世间行”(《助法》),“用人相行于世,用人言示法理”(《神的誓约在兑现中》),“法理撒遍世间道“(《如来》),所以人身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都被关押或失去了人体,人间没有足够的正法弟子做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事,那不是正顺应了旧势力想要更多销毁众生的目的吗?所以我们如果已经走过了贪生怕死的阶段就应该为了正法爱护我们的人体。放下生死是放下人对生死的迷惑和恐惧,是彻底放下人的各种执著,而不是真的去死。“特别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学员最容易产生想离开人间、快些圆满的念头,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

还有人为了自己的圆满而希望快点去世,这是一种非常自私的想法。当初赵金华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并不知道“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大法坚不可摧》)他们只有坚持真理的正念,那么他们的牺牲肯定会是一定境界上的圆满。个人理解,师父讲出这个理也是鼓励那些人的怕心不去的人,但有人看到后反而执著起这个理,为了圆满而求死,死了也是执著死的,“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旧势力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个执著,就借人间败类的嘴说:“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死也死到你家去。”然后采用体罚等让你活不舒服又死不了的做法迫害。一些人承受不住,就反反复复地违心“转化”。玷污了大法的严肃。

4.气功态

有另一种极端,有人一听到师父说我们是神了,不是用神的境界衡量、要求自己,而是到处对人这样说。还带着急切的心把自己从法中得到的天机、玄机讲给人。人接受不了,也造成了一些迫害。师父告诉我们当你修成佛的时候不要对人讲,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师父传法是“本着对社会负责”(《转法轮》1页)的态度做的。“同时我们的修炼要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也要对自己负责。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地符合常人社会而修炼哪!”(《肃清魔性》)

三界是为正法而存在的,所以这里的理也是不能破坏的。师父说,“常人社会也是宇宙无边大法在这最低一个层次中的体现,常人社会中的一切表现形式,也是这法给予的,开创的。”(《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也是维护一层法的表现啊。”(《圆容》)

“在正法中,你们只是用人的语言用人类能够普遍理解的论理去证实法,就按照人类现在能够认识到的好与坏、是与非去做就行。”(《北美巡回讲法》)如果把天机讲给人,“常人他能相信得了吗?后来他明白了,这些应该搁在自己心里,不能说,摆正两边关系以后就好了。”(《转法轮》192页)

5.割裂地看大法

有人只学或记住法的某一部分,特别是得法晚的学员,往往只对后期经文记忆深刻,造成一些偏激的理解,偏激的做法,使自己承受了一些迫害。其实师父讲的是一部法,我们学法的体会是后期经文中的法理,哪怕是那些用人话讲出来很玄的法,在早期讲法中师父都讲了。而所有的法又都涵盖在《论语》与《转法轮》里。所以要按师父的要求多学《转法轮》,圆容的理解法很重要。

6.对亲人的不圆容

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圆容不了自己的家庭。这在流离失所和被关押的学员中普遍存在。当被问及亲人在为你承受痛苦怎么办时,很多人想的是“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这样一来,有很多人替你承担一份。”(《转法轮》115页)将来修成了再福报他们。讲这个理本身没错,但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是象耶稣和释迦牟尼那样救度众生。

我们的亲人承受的痛苦当然是旧势力的迫害造成的,那些邪悟者和邪恶的镇压者说是我们让亲人承受痛苦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但问题是亲人们对我们都是有情的,旧势力正在通过迫害我们而使我们的亲人痛苦,使他们当中很多本来不反对大法的人误解大法甚至仇视大法,这是在毁灭众生!“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205页)对于我们的亲人来说这没有错。但修炼人有情不去就会钻在旧势力安排中出不来,而怕自己有情同样是执著于情,也会生不出能熔化钢铁的慈悲。

这次师父要最大限度的把一切生命都善解,即使我们的亲人真的是来阻碍我们修炼的,我们也应该反过来善解他们。所以我们不能把他们对我们的情当成“魔”去过什么“情关”,而应该在坚持修炼原则的前提下包容他们对我们的情,善意理解亲人们,帮助他们理解、支持修炼、支持讲真相。“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205页)而无情的实质是怕有情,境界仍在三界中,在私中,这是对慈悲的误解。情去掉了,这块儿不应该是空的,取而代之的应该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那么如果没有觉者的慈悲、无情对待亲人,那是什么?旧势力看到我们这个漏洞就让人间败类造谣说大法伤害亲人。

我们有些学员已经流离失所四年了!“修正法就要被迫害”是旧宇宙的理,我们应该证实修正法的人可以过一种正常的家庭生活。做不到原因众多,也包括亲人的反对,“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也干扰着你。”(《北美巡回讲法》)“修内而安外“。“圆容”才能“无漏”。这些年很多亲人为我们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我们决不能再让他们为我们落泪。不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亲人,而是因为他们是非常珍贵的众生,是应该得到救度的!我们切身体会到当我们的慈悲一出,亲人们反而会支持你,帮助你。这才能证实“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那么反对的可能是更多的人。”(《我的一点感想》)这些法理。

7. 怕形神全灭

形神全灭当然很可怕,是人的思想想象不出的可怕。但是怕有什么用?抱着那么强烈的怕心,只能形成执著,让你修不上去;不明白法理,关键时刻配合了邪恶甚至走向反面,那不是还得面临被毁灭的结局吗?所以关键是要明确如何才能达到法对生命的要求,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从而让自己绝对不会走向形神全灭的结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