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暴虐灌食致使被灌者肺叶溃烂并灌死两人

【明慧网2003年7月7日】活活憋死人的灌食方法致使张义芹、马占梅死亡

保定劳教所邪恶的灌食方法是把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铐在椅子上,将头从椅子靠背上往后扳、往下压,(椅靠背从脖子后面顶住),直到按下去为止。也就是把食管几乎折叠在一起,用手捏住鼻子,用刀子撬开大法弟子的嘴,弄的满嘴是血,将食物灌往口中。很显然,这么做的目的与最终导致的结果并不是让大法弟子进食,而是让人活活憋死。因为这种情况下,食物一滴都不可能从食管进入胃,而是一滴不少的堵在嘴里,此时鼻子被掐得死死的。据受过这种虐待的大法弟子说:非常痛苦,生不如死。

“发明”这种灌食方法的是劳教所卫生院医生杜××,看到挣扎的大法弟子几乎快无力动弹,估摸着心脏快停止跳动了,杜××在大法弟子心脏部位使劲挤压几下松开手让食物落下,如此反复,一次灌食需反复六、七次。由于无法呼吸,大法弟子心脏供血供氧不足,心力衰竭,心脏严重受损,杜××得意地说:“怎么样,好受吗?明天接着灌。”

张义芹,河北省涞源县人,50多岁,农民,炼功前是村里有名的药篓子,百病缠身,衣食住行都需家人服侍,更别说干活了。炼功后身体完全康复,家里地里的活儿她一个人包了下来。从来不知道没有病是什么滋味的她身体奇迹般的变化,让她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因此学法炼功非常精进。几年中,从未上过一天学、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她能把《转法轮》的字全认下来,而且还能写简单的家信。

张义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多次流着眼泪告诉警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是真的。就连男警察都被她的善良与真诚感动得眼睛潮湿别过脸去。这么善良的老人也没逃出保定劳教所恶警之手。

张义芹迫于劳教所的邪恶迫害,不得已绝食抗议。虽然野蛮的灌食已经造成几名法轮功学员肺部严重感染,身体状况极差。即使这样,保定劳教所毫不在意,仍然以这种方式继续对大法弟子施虐,张义芹也未能幸免。就这样,原本非常健康的老人被折磨的再也没有站起来,呼吸困难加上剧烈的咳嗽让她蜷成一团。被劳教所关押期间,张义芹一直有个心愿:堂堂正正地炼功。却一直在邪恶迫害下未能如愿,绝食期间她要求打坐炼功,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已经无法承爱打手们野蛮的殴打,但是恶警依然不肯放过她,用绳子将其牢牢捆住:“你不是要炼功吗?叫你炼个够”。绳子牢牢勒进老人肉里,由于捆绑时间过长,老人已无法行走,去厕所只好爬行。后来,恶警干脆厕所也不让她去,不给解绳子,老人只好将尿尿在裤子里,警察与打手以此取乐。就这样,张义芹被以双盘姿势捆绑着三天三夜。

自那以后,张义芹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保定劳教所女大队才带张义芹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两片肺叶溃烂、脱落。保定劳教所女大队象甩包袱一样将张义芹推出门外,张义芹回家后不到一个月,离开人世。(明慧网曾报道)


马占梅,河北省涞源县大法弟子,50多岁,医生。

当马占梅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已有八天时,2003年4月23日上午九时许,开始给马占梅强行灌食,野蛮的灌食使马占梅脸色象她的白发一样惨白,马占梅痛苦的在地上翻滚。恶警武文双抱着两臂拿着调说:马占梅,感觉怎么样啊。10时许,楼道里传出马占梅的两声惨叫。之后不久,一辆警车将马占梅拉向252医院。10时30分到达医院,人已死去。(明慧网曾报道)

当马占梅家属最终接到通知赶往医院时,马占梅已经被送入太平间,骨瘦如柴,已辨不清模样,胸前衣服上有灌食留下的污渍。李秀琴、闫庆芬称马占梅死于“心脏病”。据马占梅家属说,身为医生的马占梅从未得过心脏病,显然,李秀琴、闫庆芬又在撒谎,掩盖她们的犯罪事实。

当时在场亲眼目睹马占梅被迫害致死全过程的另一位大法弟子刘俊格现已下落不明。根据保定劳教所的邪恶程度来看,她的处境一定非常危险,请家属注意。

马占梅死后,据说其家属准备起诉保定劳教所,去请律师,律师说:上边有指示,不许给法轮功辩护。

在中国大陆,恶人肆意虐杀善良的大法弟子,无处伸冤。请国际舆论严重关注中国大陆人权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