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酷刑:16昼夜不让合眼 长期捆绑肢体致残

【明慧网2003年7月7日】“文明”招牌 野蛮行径

走进保定劳教所,远远的就看见巨大的招牌挂在楼顶,上书“严格执法,文明管理”。且看它是如何“文明管理”的。

1、超负荷劳动。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劳动时间每天长达15个小时,而吃的食物却是最低等的食物,偶尔会改善一下,那一定是上级部门来检查或其他单位来参观或有记者来采访。而所有人来时,敢讲真话揭露劳教所恶行的大法弟子都弄背地里严加看管。弄几个他们精心调教出来的犹大去为她们“歌功颂德”。

2、利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保定劳教所四楼楼口有铁栅栏门整日锁着,里面是正在被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以及恶警从流氓犯、吸毒犯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打手。劳教犯人中也有不少善良人,对于这些人恶警决不会重用的,相反,因为他们同情并愿意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交往而被无理加期。一名北京籍被劳教人员因为填写表格时为法轮功说了几句公道话,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而被无理加期。

狱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通常采用的做法是铐大板(用四只手铐将手脚呈“大”字形铐在床上);不让睡觉,电警棍(常常看见大法弟子脖子、脸部被电棍灼伤的黑紫色的伤痕),用绳捆(有一些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被绳捆绑,血液不流通,而造成肢体残废!在出工的人群中经常看见走路一瘸一拐的人),长时间面壁,抱蹲(两手抱头,两脚并拢面对墙蹲着)。有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期抱蹲而瘫痪,四肢丧失知觉。一旦法轮功学员被保定劳教所女大队定为“攻坚对象”,就意味着失去了睡觉的权利,没有任何人权、尊严。恶警用尽了整人的招儿企图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在女大队,最长的16个昼夜不让合眼,困极了的法轮功学员不由自主的合上眼睛,狱警们就用电棍电醒,用小木棍将眼皮支上。一位大法弟子坚定不屈,流氓打手招儿用尽后,从其阴道生生挖出一块肉!

后来,保定劳教所又发明了一种新迫害方法,将大法弟子四肢固定后,用大号缝衣针刺大法弟子脚心的神经。

恶警百相

大队长李秀琴,一脸伪善,对邪悟者百般哄骗,背地里指使其他女警、打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具体迫害实施方案都由她与指导员闫庆芬一手敲定,每个学员的被迫害,致死致残都与她有关。

指导员闫庆芬,两眼一瞪,毫无人性,在她身上除了名利之外,见不到一丝善念,她就象一台没有人性的机器一样,干起坏事来毫不遮掩,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是她直接指挥。

张国红的邪恶已“名扬海内外”,已被多次网上曝光,她干起坏事来为所欲为。经常指使打手肆意殴打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袁桂花被流氓侃春娟每天毒打一顿,有一次险些把袁桂花掐死。几次法轮功学员向所里、队里反映此事,都无人问津。此后不久,侃春娟却因殴打大法弟子“立功”提前解教。张国红叫嚣:“不转化?用尽刑法强制你转化,叫你抱蹲,把你们一个个全蹲瘫了……”

恶警陈亚娟,警校毕业时间不长,邪招却不少,众目睽睽之下用手打老年大法弟子后,都敢脸不红、耳不热的说没打,并且将老人用铐子铐上。她曾经指使五六个流氓犯将一个大法弟子弄到办公室打昏死过去,造成脑震荡,视力下降,一耳失聪,肢体麻木。该法轮功学员提出要起诉劳教所,陈亚娟说:“你敢告劳教所,把你家里人也一块弄来劳教。”其形象与流氓无异。

恶警刘子薇,人高马大,动辄甩手打大法弟子,且喜怒无常,脸说变就变。时常听到刘子薇响彻全楼的破口大骂,就是这种素质的人竟然披着“人民警察”的外衣。

陈娜最喜欢干的是拎着警棍去给法轮功学员“上课”。

武文双对大法弟子叫嚣:就是迫害你,就是要迫害你。

最后说到白杰、朱曼,两个人年纪不大,但从一开始迫害大法,她两人就参与其中,几乎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受到过她俩的迫害。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吸毒犯张红,此人在警察面前是只羊,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是只狼,为早点出劳教所,绞尽脑汁,多次鼓动并参与殴打法轮功学员。

另外,有消息说:河北省准备将各个劳教所坚定的女法轮功学员全部送往被称为“河北马三家”的高阳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全部送往保定劳教所进行集中迫害。这足以证明这两所劳教所是河北省劳教所中的“邪恶之最”。在这里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证。请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密切关注保定劳教所与高阳劳教所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在道德回升,只希望能拥有一块使自己安心学法、炼功修心的修炼环境。以“真、善、忍”为生存准则的他们只想堂堂正正地在《宪法》规定范围内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光明磊落、明明白白的活着。然而,中国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采取非常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却又在国际国内大造其谣,掩盖自己的罪行,从发动迫害的元凶直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同出一辙,在法轮功问题上从未说过一句真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