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3年7月9日】在修炼初期,我就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勇猛精进。刚得法不久,我就介绍我爷爷学了大法。爷爷八十多岁了,每天和我们一道去炼功点学法炼功。不久我们发现他耳朵能听见、听清了,他在这之前耳朵听力不好,远了听不见,在他面前说话都得对着耳朵大声说才能听清。他告诉我们他有一天午睡时,耳朵里一声巨响惊醒了他,醒来发现很细微的声音都能听清了。

过了不久,我们发现他的听力又不行了,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有个常人说:你原来听力不好,可能是有耳结或耳屎堵严实了。那天你听见耳朵里响,可能是耳结、耳屎脱落滚出来了的声音,所以那以后你就能听见了。我爷爷犹豫地应和了一声:“可能是吧。”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就这一念,从那以后,他又听力不好了。

我和一个亲人讲了这事,他不理解我们师父那么慈悲,怎么没原谅爷爷。我说得到了的不珍惜,机缘一旦失去就不可再来。从古老的修炼故事就可看出,修炼是严肃的。爷爷年纪大了,这可能是在点化他不严格要求自己就怕失去的不仅是听力,而是修炼的机缘。

我发现爷爷悟性需要提高,又没文化,师父多次慈悲地点化他,他有些问题上还是不悟。他虽然一直坚持修炼,但他固守一个观念:人就是要死。他以前修了几十年佛教,看见修得再好的都死了。爷爷没想到啊他的这一念在几年后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我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后,就没再见到我爷爷。听说家人不支持他修炼,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拿走了,他一直坚持炼功,但没向家人坚持要录音带。后来有一天他安详地离开了人世,走时一点也不痛苦。

我哭了几场,悔恨自己未能在修炼方面帮助爷爷,痛惜他失去了修炼提高的机缘而过早地离开人世。由此我想到爷爷比其他不知大法真象的世人幸运,爷爷毕竟知道大法好,修炼过大法。还有许多不知真象的世人,他们好多都是不同天体的主、王啊,代表着众多的众生,我也应该象爱自己的亲人那样去慈悲他们,把大法的真象告诉他们,使他们和他们代表的众生也有得到大法救度的机会。从此我要求自己把世人当自己的亲人,更加努力地向世人讲大法真象。

最近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同修最近告诉我她梦见我们的住处附近到处有监视器在监视我们。我想到可能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垂死挣扎的旧势力正在瞪着眼睛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找我们的漏洞,借我们有漏的地方钻空子破坏,我们应该随时保持正念。师父说:“……所以遇到的这些麻烦,多从自己这方面找,做得正一点,别叫旧势力钻空子。旧势力操纵的那些个邪恶生命已经看到了将要覆灭的下场,它们象乱了营了一样,反正是狗急跳墙吧,什么坏事都干。大家注意这些事,别叫它们钻空子。”(《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不久前我写的有篇体会比较长,花了很多时间,但同修不知道,说我怎么不出去发真象资料。我解释说这篇体会比较长,也是呕心沥血才写成的。就在那天我出现了严重消业的现象,我知道我执笔的这篇体会击中了邪恶的要害,它们就疯狂迫害我。我回忆自己最近几天的一言一行,向内找自己的漏,但没找到。我发正念清除迫害自己的邪恶,能好一会,但不久就又不对了。

第三天,我又出现了严重消业状态,干呕得厉害,浑身无力,中气不足,虚弱得不想动弹,好象生命的源泉枯竭了。我突然想起这怎么这么象呕心沥血,干呕得象要吐出心肺,无力虚弱得象血已沥干。我意识到从自己的一言一行表面去看,确实找不出什么漏洞。虽然表面光滑了,内心深处可能还有不易察觉的深藏的人心。不仅要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去找,还得从自己言行背后的一思一念去找。当我说自己呕心沥血写成了那篇体会时,可能有一点不明显的潜在的强调自我的心,实际上自己能做成什么,都是大法赋予的能力,师父给予的智慧。

从自己的一思一念找到自己的漏洞后,我立即再发正念清除迫害自己的邪恶,消业状态立即减轻,第四天自动消失。从此以后我觉得应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师父说:“有些学员嘴里头说: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大的环境中他能够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况下就容易出问题。当然不是说所有的,我是说极少数的,非常少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所以我经常提醒自己一思一念都注意保持正念。每当我思想中出现不好的念头时,我就想这不是真的自己的思想,我不承认它,并且立即主动清除它;如果我思想中出现一念自己还不能判定是否是正念,虽然有时很愿意或比较喜欢要这一念,但我也让理智告诫自己:不轻易接受,也不轻易否定,我就放在一边,不忙下结论。通过学法有时就能明白了。

有时我还是不能及时发现自己不正的念头,这就说明还得多学法。我们将成为新宇宙不同层次的主掌者,就应该让自己的一思一念纯正。

但是,大法弟子主要是修自己,师父要求我们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所以我们不应该时刻用自己记住的法理去对照、甚至强求其他学员、特别是新学员。当然,如何把握好分寸,也是自己修炼中需要修的内容。前天遇到一位同修,他已经两年没怎么修炼,但心里从没断要修炼大法的一念,最近下决心又开始修炼,师父慈悲地给予很多鼓励:天目开了,天耳通了,等等。和他交流中我发现他有一些明显的执著,给他指出,开始他很愿意听,第二天吃饭时又说到他的一些问题,他反感起来。我意识到,法对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有不同要求,他才开始重新修炼,法对他要求还不是很高,我不该强求他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个人体会,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