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面讲清真象和全面了解真象


【明慧网2003年8月1日】记得“全面讲清真象”的要求,是师父在2001年6月23日发表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正式提出的。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努力理解如何才算“全面”和“讲清”真相,觉得很不容易。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讲清真相的基础和前提,不能想当然。而且能否做好,和自己的修炼状态直接相关,也和做事心、事业心、对世人的关心程度、自身大局概念的建立等很多其它因素有关。最近在华盛顿DC活动的准备中,遇到一些事,颇有触动,想写出来,从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讲清真相的基础这个角度,和大家分享与探讨。

在准备一项大型英文活动所需资料的过程中,为了达到一定的深度和全面程度,我们是从明慧网上的中文资料的内容筛选、翻译做起的,后半部才是英文写作以及形式上的改进。读了大量中文资料的译稿之后,英文主笔之一的西人学员针对一份关于说明江泽民以个人意志推翻政府决定、从而一手导致这场镇压的材料,说:“这里的内容至少有百分之七十我过去是不清楚的,我想西方社会很多专业人士也和我一样,需要这样有深度的综合说明材料。”当在百忙中读到一些说明酷刑的个案译件时,这位一年来花了很多时间准备起诉材料的学员伤心地哭了。她说:“我觉得自己现在才开始认识到什么叫酷刑,江泽民一伙在中国究竟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我现在才知道中文明慧上有这么多重要的揭露迫害的材料,很多可能都没有翻译到英文明慧上,而我因为忙,连英文明慧都看得不多。”结果和以往的工作经验不同,在不知不觉中,这个翻译和写作的过程,不再是意想中的那种做事性较强的材料汇集、文字调整过程,而是成了准备小组内中、西方学员相互了解、共同深入了解真相、扩大容量的修炼过程。

这期间还有另一段关于修炼切磋的故事。在大家都已经很忙的情况下,面对极其有限的准备时间和厚厚的材料,部分学员没来得及细看就表示:太多了,学员都不一定有兴趣看完,社会人士会觉得很乏味的。还有的学员强调了自己希望采取的特定形式。然而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大家提议的所有好处融合在一起达到一个整体的好效果是很不现实的。怎么办?静下心来之后,大家面对面开了一次讨论会。

会上,有学员提出:不是我们想尽量多讲才出来这么多材料的,而是这场迫害形成和实行的过程本身就非常复杂、广泛。加之邪恶制造的无数谎言四处弥漫,更加增加了真相工作的复杂性和难度。这些都是现实。那么既然我们想讲清真相,就一定要尽量站在救度世人的基点,如果面对的是路人,我们的确需要简单明了,可能一两个案例就足矣;但在99年以来的第五个7.20,在一个数千大法弟子汇集的公众场合,考虑到同样需要救度的法律界人士、各级政府官员、人权组织和华人团体等已经知道了很多个案的人们,很有必要更系统、更全面地、有理有据地归拢一下事实要点和真相,以便帮助人们更加看清整幅真相画面,较深刻地看清这场迫害的荒诞起因、系统性、广泛性和残酷性。而为了做到这一步,我们自己首先要肯下功夫全面、深入地了解真相。

交流之后,整个场里的能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面对同样的内容,一位西人学员仔细读了之后说:某某受迫害的经历以前我帮着编写了几十遍了,但这一次你们把它放在一个大的画面中刻划个人的经历,同样的故事,我读的时候泪水竟然很难控制……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接触到很多其他海外同修,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怎么看明慧的,特别是不看迫害事实部分,因为认为自己都知道了,仅限于看头条和弟子切磋文章。联想到大陆一些同修,甚至个别资料点的同修,也是把每天的明慧文章作为来料加工——匆匆看看标题、点开几篇快速浏览一下,就忙着用来加工向外发放的材料了,觉得很惋惜,因为一个“知道了”和急于把事做完的心就把同修挡住了,障碍了大法弟子自己全面了解真相。

“迫害”不是材料上的一个名词,也不是空洞的概念,发生在谁身上都是实实在在的。从大局的某个层面上来说,大法弟子在人间遭受的这场迫害是宇宙中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的反映,这场迫害对未来宇宙和整个人类都形成了很大干扰,决不是和当前人类社会中任何其他迫害一样,也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人对人的迫害,所以我们自己一定要深刻认清其广泛性、残酷性、隐蔽性和破坏性。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讲清真相的基础和前提,自己首先了解清楚了、理解好了,才可能根据对方的需要和理解能力,采取深入浅出、或简单扼要、或系统全面地为对方提供真实、正确的信息;才可能在负责地讲清真相的同时具有体察对方需要之余地。

试想,如果大法弟子自己都不愿意静下心来深入了解迫害真相,或者把迫害材料当事情做,那接到材料的常人会不会觉得你是在概念化地“填鸭”呢?——你可以食不思味,我也不求欣赏,只要把我想给你的东西填进去就好。当然,这样也会有效果,对常人来说,这个时候能知道真相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可大法的慈悲救度能不能通过我们更好地体现呢?现代社会几乎每个人都很忙啊,常人都有着自己的执著追求,我们怎么能肯定他会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看我们自己都不愿细看的材料、或者机械重复式的报道呢?更主要的是,大法要求我们“全面讲清真相”,自己不能全面了解、深刻理解,又如何能够达到这个要求呢?

说到全面讲清真相这个要求,因为过去我们讲得不够系统、深入、全面(注意这里讲的“深入”不是要从法上讲高,而是指在常人这层法的同样境界中,在常人这层法中深入浅出地真正讲出表象背后的深层事实和要点),有些常人虽然知道了一些迫害个案,也反对迫害,但却反感我们接连举办的各种公众活动、包括在旅游景点和中领馆前的一些活动,认为没有必要,认为这样不好的事说出去给中国丢脸;还有大陆国安人员,趁机给一些听到过残酷个案的中国人放烟幕,说这些现象虽然不好,但这是由于警察中个别人素质差、没受过什么教育造成的,企图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脱;——他们不但继续在社会上掩盖迫害,反过来攻击大法弟子,还继续用似是而非的歪说混淆视听。不幸的是,他们的言行,对不能全面了解真相而又身处他们谎言笼罩中的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外企白领等,欺骗性作用还是很明显的。而这些只有我们去全面、深入地讲清真相,谎言才会失去对世人的杀伤力。

其实在讲清真相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做事心、急于求成、不求甚解的心等这些心会给讲真相带来的障碍,如果每次都严肃对待,更多地思考和实践关于如何才能全面讲清真相和全面了解真相的问题,我们才能全方位地、涵盖所有层面地帮助所有人认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