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奇效使老者心服


【明慧网2003年8月1日】我是一名工程技术工作者,今年已70岁的人了。我生性对人、对事认真至极。对任何事情,哪怕你讲得天花乱坠,我若不亲自实践验证,我都不会轻易信服和承认的。所以在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中,不少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倔强的人。但对待法轮大法我心服口服,所以对法轮大法我将永生坚信不移。

原因是这样的:我老伴儿现年已是60多岁的人了,她既是一个工程技术工作者,又是一个经济工作管理者,工作起来尽心尽意,认真负责。但在97年年底因工作赶开一个会,坐了一夜车,第二天又开了一天会,到第三天早上却起不来床了。当时半个身子不会动了,我当时手足无措,找到大夫后让她立即去医院。一个小时后住进了当地比较有名的医院,经检查确诊为多发性脑血栓。立即用药治疗,当时我托人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半个月过去了,无任何疗效,反而更严重了,眼斜了,嘴歪了,也吃不成饭了。

因我们是在外地工作,儿女也不在身边,当时我心乱如麻,无以言表,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一夜之间成了废人。我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我又无能为力,急得70多个小时没合一眼,两天没吃一顿饭,一天抽两包烟。病房里的病友和陪护们一直在劝我,别把自己身体搞垮了。这时的医疗费已近万元了,病情还没好转的迹象。在我走投无路时,好心的病友们推荐叫我去山西省有一农村的私人医院,是专治这种病的。因治病心切,我就送老伴儿去了农村那家医院。农村的条件人所共知,12月底鹅毛大雪连下四天,简单的病房窗子没有玻璃,我只好找个报纸挡上,每天中药、西药、和扎针(一次从头顶到脚上要扎18支针)。又过了20天,疗效仍不理想。快过年了,我们两个不在家,无法和儿女们团圆。我背地里整天以泪洗面,见了她我还假装镇静,安慰说快好了。无奈之下,阴历12月29日这年的最后一天,又花了9610元的医疗费。我们回到了家里,见到儿女,我还要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就这样按传统习惯在家过年到阴历正月初五的下午又住进了医院。她不仅脑血栓没好,反而又新增加了高血压、心脏病,更为严重的是她整天睡不着觉。连轴转住了市里的几个有名的大医院。同时我还跑省城去请名医,专家会诊,中药每天三大碗,西药就无法计数了。药是最好的药,仪器是最好的仪器,但都无济于事,毫无疗效,医疗费都是以万元付给的。

无奈之下,我们只有破罐子破摔了,再也不能让儿女们牵肠挂肚了,所以又出院了。回到家中中药、西药继续服用,实际上是在家里等死。我清醒的记得98年4月18日和5月9日两次都是夜里,两次都看着她就要不行了,我哭也无泪了,只好穿得整整齐齐我们两个坐在一起等死了。

大约五月中旬,我的邻居来看她时,谈起了法轮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老伴儿炼起了法轮功。就这样,邻居来教了两次,她学会以后就自己炼,后来又得到一本《转法轮》,她天天看书、炼功从不间断。

奇迹出现了,十天后就开始见效了!她身体逐渐动作自如了,慢慢也能吃东西,能睡觉了。原来去医院看病,上一层楼梯台阶就需要两个人架着。有一天她要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这个炼功点在五楼,她独自一人上到了五楼。就这样她的身体天天如此不断好转。

现在整整五年了,她一粒药没吃,一次医院没去,可她的行动跟以前没病时一样自由自在,饭量大增,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20多年的过敏性鼻炎和13年病史的胆囊炎、胆结石也毫无感觉的好了。她现在家整天忙不完的活儿,带孙子、买菜、做饭、洗衣服、打扫室内卫生等等,有时还亲手给小孙子们做衣服。

亲爱的同胞们,在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一个多病缠身等死的人,一个任何医院、任何中西药都救不过来的病人,就看《转法轮》,炼五套功法,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就恢复了健康,甚至身体比以前更好了。性格开朗了,把家中老少都照顾得很好,你们说我有什么理由不坚信法轮大法呢?

你若叫我解释什么道理,什么原因,看书炼功病就好,就能变成一个健康、善良、祥和的人呢?我解释不了,回答不出来。我只能引用《转法轮》一书中论语的第一句话来答复你。那就是:「“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