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凑劳教名额 派出所恶警随意关押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3年8月10日】99年7.20以后,为了让国家有关部门能够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为了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清白,我行使公民拥有的上访权利,毅然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证实大法之路。当我和另一位功友到达北京,寻找到信访办附近时,被蹲坑守候在那里的当地恶警团团围住,原来江氏流氓集团层层下压,发现上访超过几例者,就对其所在地的政府及公安部门领导给予处分。所以我们市的恶警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就在信访办附近守候,伺机拦截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恶警把我们拉到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已经关押了多位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对我们进行了轮番审讯。在审讯我时,对我拳打脚踢,打倒在地,提起来接着打,把我抵在墙角两三个人换班打,直到打累了才住手。他们把我们关在一个屋里,晚饭时盒饭,十元钱一盒,炼功人互相帮助把钱凑够交给送饭的。当晚恶警把我们带上回去的列车,车费也是大家互相帮助凑的。到达当地,又转送到拘留所,此时拘留所里已被塞得满满的,其中大法弟子占一大部分,都是进京上访和集体学法炼功被抓的。

公安局派出所对我们轮番提审。特别是XX派出所的所长张XX和恶警王X这两个恶魔,它们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极其凶狠。它们提审我多次,每次都是关上门大打出手,直到打累了才住手。有一次它们顺手拿起桌上的铁盒子猛击我的头部,打耳光打的我嘴里都硌出血了。恶警所长叫喊:“我征服不了你的精神,我也要征服你的肉体,下次来把你扔到老犯堆里,让他们好好修理你。”公安局和拘留所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让亲属接见,用亲情来动摇大法弟子。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心性没守住,没有过去亲情关,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当时父亲接我出去时,被迫交给恶警所长2000元钱,连个白条也没打。恶警所长说,这钱以后一定返还。这样,我在拘留所里呆了二十多天后回到家里。

可是在家没呆几天,一天早晨,我正在地里干活,派出所恶警找到我说要核实一下情况,把我骗到派出所,又把我拉到公安局,最后又送到拘留所。后来听说是当时报教养人数不够,用我来凑数的,这样我在拘留所里又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我出来后,父亲去派出所要钱,恶警所长说:“他们是进京的,这钱都用来补那时的消费了。”从北京回来的一切我们都是自掏腰包的,可见,这钱是进了恶警的个人腰包,成了派出所恶警们吃喝玩乐的资金了。

回家不久,恶警王X等人开车来到我家说要找我核实一下情况,把我骗到车上,父亲和爱人闻讯赶来拦住警车,质问恶警为什么无故抓人,这时本村村民也闻讯从四周赶来,齐声质问恶警为什么无故抓人,恶警见人多势众赶紧把我放了,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跑了。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江泽民一伙残酷打压法轮功是不得人心的。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善恶到头终有报,总有一天恶警们要对它们的所做所为负责的。如果此时它们能够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尚为时不晚,若再继续一意孤行,为非作歹,那等待它们的一定是无尽无休水深火热的地狱之苦,要知道谤佛谤法的罪业是巨大的。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