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三个月的大法弟子罗织湘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3年8月11日】罗织湘,女,29岁,广东省广州大法弟子。2002年11月22日,广东省广州大法弟子罗织湘被天河区610歹徒劫持去黄埔戒毒所折磨洗脑。她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11月30日不知何故从三楼摔下致使头部受伤,12月4日含冤离开人世,死时怀有三个月身孕。

罗织湘自武汉市建设大学本科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市天河区农垦建设实验总公司工作。她勤恳认真,为人厚道。自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8年10月与大法弟子黄国华相识。99年7.20后,两人同去北京上访。黄国华被山东省办事处送回本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家中被抄。在镇派出所3天后,强交现金3000元;放回家后,经常被人暗中监视。罗织湘被送回广州天河看守所,接着被其工作单位开除。数天后,黄国华回广州,从此两人流离失所,患难与共,于2000年4月5日,两人正式结为夫妻。

婚后准生证多次办理未成,当时黄国华在中山大学学习。其父母本计划在国华暑假期间(6月份)为子媳在老家农村办婚宴,岂料天有不测风云,在农历的5月20日,其母在与同修进京上访的途中被抓,并遣送至当地派出所,次日又将其父抓去,将二老锁在铁椅子上整整一夜。天亮后,送他们到县城看守所,家中农活及家畜无人照管,经济损失巨大。二老被拘留半月后,让镇派出所带回更是严刑拷打(绑在铁椅子上,用塑料硬皮本敲打头部,打起数个血泡)白天将他们分开关押,恶人轮流看守,晚上再给他们上各种酷刑(蹲铁椅、老虎凳)。政法委书记王某带领十几个邪恶之徒用鞋和警棍将黄国华的母亲打得死去活来,遍体鳞伤,至今瘀血斑块未愈。于农历6月初十,让老人胸挂大牌子游街,两位老人在整个过程中镇定自若。恶人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便用恶语中伤两位老人,就这样直到老人身体已无法支撑,才将他们放回。三天后又到家中索要现金6000元,看到其家中的确拿不出,将其家中仅有200元积蓄抢去才算完事。

同年十月黄国华与罗织湘在发放真相材料时,黄国华被抓,在白云区看守所关押135天后,被劳教后放出。此时罗已有身孕,到2001年3月份,黄母去广州照顾儿媳,在同修的帮助、照顾下,罗于5月18日顺利产下一女婴,取名“开心”。三个月以后,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世人,黄母带着刚过百天的孙女回到山东老家,到家得知,老伴──黄国华的父亲又被抓去十几天了。直至农历九月底才被放回。期间正值三秋大忙时节,农活无人干,一老一小,生活艰难可想而知。

2001年7月20日至9月20日,仅两个月时间,天河区派出所曾三次来山东找罗织湘,将黄、罗两人的结婚照及其女儿的照片拿走,为找罗织湘,他们曾多次到罗母、姐及朋友家搜查,并出3万元奖赏找罗织湘。11月22日,恶人以查房为由,找到黄、罗二人。强行将二人抓去,关押在海珠区某所,黄国华被押送看守所,两个月后又判劳教至今(被关押在广州市华都劳教所)。罗被关在海珠区看守所,绝食七天,经检查,这时罗织湘已怀孕三个月,天河区政府取保候审将其带回。谁料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罗织湘又被天河区610办公室及兴华街道办领去,轮流非法看管,强行洗脑进行迫害。

12月1日下午,罗的姐姐来电话告诉黄母,说罗织湘病危,望速来广州。黄母带罗的幼女到达广州时(12月5日),方得知儿媳已在前一天(12月4日)被迫害致死。不法人员安排黄母和幼女在一家酒店住了七天,第八天早上,兴华街道办事处出面协商,让黄母提出处理条件,好做处理。18日街道办去了两人说:“在这里我们只管接待你们七天,死者尸体在殡仪馆,费用也只管七天的。”23日上午,天河区政法委陈某带领6人回酒店结了帐。将老人和孩子强行赶出,好心的过路人看不下去了说:“再去找他们,不信这社会,害死了人,没人管。”这一家人再次找到兴华街道办事处。虽说在南方,毕竟是寒冬腊月,让这年已半百的黄母和幼儿流浪于街头如何熬过。黄母再次去了街道办要求帮忙,找个简陋的住处,再等待他们给处理此事。可是在“人权最好的时期”,在“三个代表”的指导下,在这偌大的广州市,却没有这一老一小安身之地。最后她们被十几个打手赶出了街道办。从此流落街头长达四个月之久。在这期间她们曾多次请求街道办、610办公室给个说法,都屡遭拒绝。并谎称“罗织湘是自杀”政府一概不管。后来610办公室主任等三人拿出两张带有罗自杀字样的纸条,逼迫黄母签字,黄母坚决拒签。是啊!非法看管人员每班三个人轮流看管罗,再加上他们曾说:“罗绝食七天”她站都站不起来,谁能相信她是自杀?黄母痛心疾首,大声质问道:“你们从海珠看守所取保候审把她领回,为什么不许她回家呢?”

610办公室刘主任丧心病狂地说:“她不签就不签吧!反正(签不签)都一样(火化)。”后来恶人又去华都劳教所找到黄国华强迫签字并强行火化了罗织湘遗体。现在罗的丈夫黄国华还在广州花都劳教所遭受迫害,其女由黄国华父母扶养。

以上就是这一家大法弟子的不幸遭遇,请善良的人们给与道义上的帮助,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