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的奇迹和无解的难题

张清溪教授美国巡回演讲系列报导

【明慧网2003年8月13日】大纪元记者唐方圣路易斯报导 / 台大经济系教授张清溪8月10日应全侨民主和平联盟的邀请来到圣路易斯进行他的第三场演讲。在这里张教授引证并综合了多位中西方经济学家的观点及多种来源可靠的统计数据,指出中国经济表面繁荣下隐藏了巨大的经济、社会的和生态危机。张清溪说,中国在银行呆帐达到50%、基尼系数超过0.5的情况下社会还能保持稳定,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同时对任何人也是无解的难题,它的崩溃是必然的,迟早而已。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从表相看,经济快速成长,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一枝独秀,2001年台湾和新加坡负成长时仍能保持「七上八下」(7%-8%的成长),但这种官方的统计数字已受到许多质疑。97年以后,中国公布数字GDP累计成长24.7%,这几年内,能源使用却减少12.8%,匹兹堡大学中国经济专家Thomsa Rawski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社会产出的快速增长必然伴以更大幅度的能源消耗。

2002年加入WTO后,外资大量涌入,到处都在投资建设,配合WTO的新制度和新措施不断出现,有人预测2015年中国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加上劳动力成本低、环保要求低和政府的优惠政策,大有成为「投资乐园」之势。张清溪指出,表相背后的有许多总体经济问题:改革开放前期就已暗藏毁灭的种子,后期则以作假硬撑为特色;金融破产,高失业率、贫富悬殊、政治贪腐严重、人心道德败坏,生态环境急剧恶化。

中国的金融黑洞尤为危险。张清溪引用标准普尔(S&P)的估计,中国国有银行呆账比例超过总贷款的50%;这意味着银行在技术上已经破产,靠全世界最高的居民储蓄、大量外资和政府的控制和封闭三大「恐怖平衡」因素,才勉强撑到现在;针对有人提出的买卖土地及政府严控能否缓解呆帐问题,张清溪说,大量买卖土地必将引发社会动荡,对外资的依赖和如此高的呆帐不是政府能够解决的。想要兼顾中国经济与中共政权,没有可行的方案,是无解的难题。等到人民储蓄或外资等任何一环倒下,一定全盘皆倒。

中国的失业到底多少,还是个谜。何清涟(2002)说她根据1997年至2001年的中国统计年鉴计算,发现即使依据官方资料,真实失业率也高达21%,这不包括农村失业人口。如果要计算城乡总和失业率,那就高达35%以上。张清溪引数字算出为34.4%。中国贫富差距已经达到世界最高,吉尼系数(专门用来衡量所得不均程度的指标,介于零与一之间,指标愈低代表越平均)在中国官方统计,2000年是0.417,2001年据王绍光/胡鞍钢/丁元竹统计为>0.5,如此不公社会还能稳定也真是一个奇迹。除此之外,贪污腐化,道德沦丧,生态恶化,破产的农村财政和生存艰难的农民等都像一颗颗定时炸弹能引爆经济崩溃。张清溪并奉劝台商,能不去大陆做生意就不去,因为一旦崩溃,「没人逃得掉」。

张清溪谈到,对外资而言,虽然也有赚钱的,但因中国社会极难预期,很多跨国企业大举投资中国,最后却认赔撤出。台商在大陆被坑害也很严重,象林志升、高为邦的例子。台商高为邦,到天津附近办玻璃纤维工厂,旧历年回台过年,工厂被搬光,追讨多年, 关系用尽,他是刑事原告反变成民事被告,回台后才敢吐真言:『大陆从中央到地方,坑害台商是既定政策』。

在演讲最后,张清溪说他并无意「唱衰」中国,而是看到大陆许多问题拖的越久,掩盖的越久危机越大,人民受害越深,所以想告诉人们中国经济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