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抚顺大法弟子黄克、钟云秀夫妇(图)

四年悲壮证法路 只为唤醒世人心

【明慧网2003年8月13日】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黄克、钟云秀夫妇生前合影钟云秀生前照片

四年前。1999年9月,大法弟子钟云秀被迫害致死。年仅27岁。

一个活生生的善良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她的女儿还不满2岁。惊闻噩耗,许多认识她的人欲哭无泪,心中的悲愤无以表达,不愿也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在其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每当看到黄克一个人带着他们的女儿,人们无不心酸。

四年后。2003年7月3日,大法弟子黄克被迫害致死。年仅31岁。

时隔不到四年,夫妻先后被害。他们的女儿不满6岁,转瞬之间成为孤儿。黄克年迈的双亲痛失唯一的孩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人们震惊、悲愤。

这一切更让世人看清了江XX一伙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甘当迫害工具的不法之徒们的冷酷无情、丧尽天良。

谨以此文追记抚顺大法弟子黄克、钟云秀夫妇同心修炼的历程和悲壮的证实大法之路。

* * * * * * * * * * * *

黄克、钟云秀夫妇是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大法弟子。家中电话:0413-6405432.

黄克,男,1972年生,生前的工作单位:辽宁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第10研究室(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隶属于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黄克是第10研究室的工人,为人忠厚善良,工作任劳任怨。他的领导同事公认他是个好工人,无论谁有事不能上班,和他一说,他都愿意帮忙(他的工作岗位需要倒班运转)。

钟云秀,女,1973年生,原为抚顺市清原县北三家镇中学英语教师,她为人善良、乐观开朗,给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深得二老喜爱。

1996年,黄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他非常精进,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1997年初,黄克、钟云秀二人结婚。婚后不久,钟云秀也开始修炼大法。二人同心修炼,心性提高很快,生活充实幸福,家庭充满欢乐。

97年夏天,为了给同修们学法提供条件,他们征得老人的同意,把学法小组设在了自己家中。当时小钟已经怀孕数月,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安逸,而是无私地为大家学法提供了方便。

97年末、98年初的那个冬天,怀有身孕的小钟还是每天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即使小黄上夜班不在家,她也一个人坚持到炼功点炼功。那时的炼功点上,大家炼完动功,有条件的还接着炼静功,小钟每天都坚持参加,看着她怀孕后那纯净可爱的样子,大家都很喜欢她,也很佩服她。有一天,天气非常寒冷,打完坐后,大家都说天挺冷的,问她怎么样,她依然笑着说:挺好的。回家后才知道当天气温是零下33℃。小黄的父亲(小钟的公公)开玩笑说以为小钟被冻住了,要拿铁锹去铲她。

小黄夫妇的女儿是98年2月出生的,他们给女儿起名叫心语。女儿出生后,由于黄克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不能帮他们照顾孩子,二人只好自己带孩子。他们没有因为带孩子而放松修炼,二人学法、炼功、抄书、背书都很精进。据说当时小钟学法的时候,《转法轮》念到上句,下句就很自然地能接上,非常熟。这给他们后来坚定地走出来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听说在孩子很小时,小钟为了农村地区的同修能看上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着孩子到农村去帮助新学员,大家都被她的无私所感动。

1999年4月24日夜,得知天津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黄克决定立刻进京上访,他嘱咐妻子钟云秀在家,就匆匆地走了。小钟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也应该去,于是收拾了一下,一个人抱着沉睡中的孩子,克服了重重困难,也进京上访。

99年4.25以后,面对各方面的压力,他们二人丝毫没有动摇,反而更加精进了。在各种压力和干扰下,他们说服了老人,又把学法小组设在了自己的家(1997年末,有学员为了照顾小钟,租了一个房子作为学法小组,4.25以后,由于压力很多人不敢租房子给大法弟子)。

99年7.20之前,他们数次进京上访,向信访办、中央电视台等部门的工作人员讲清真象。由于黄克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他又是家中的独子,为了不给老人增加负担,他们每次都把孩子带着,历尽艰难。他们还经常和同修交流、切磋,带动大家共同精进。

为了讲清真象,小黄曾把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的资料当面交给抚顺石化院的院长和党委书记,让他们明白真相。

1999年7月15日晚上,抚顺市望花区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将数十名到北京上访过被记下名字的同修从炼功点、学法小组非法抓走,无理关押审问。当时下着大雨,小黄上夜班不在家,钟云秀抱着孩子,带着大家到派出所要人,质问警察为什么无故抓人,要求它们释放大法弟子。第二天凌晨,同修先后被释放。

1999年7月20日早晨,心里有鬼的恶警及一些街道工作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炼完功回家的途中,将辅导员非法野蛮绑架。大家决定到市政府上访。学员们排着队在市政府大门旁等着接见,市政府根本就不接待,后来派市信访办的人来登记法轮功学员姓名,被大家识破圈套后,都不配合。他们又派人来录像,后来又不断地有各街道的人来干扰。晚上6点后,他们居然调来了大批警察和两卡车全副武装的官兵。钟云秀一直坚定地站在第一排,一动不动,没有退缩,没有畏惧。后来,警察几个人强行拖大法弟子上车。钟云秀坚定地站在那儿,直到被强行拖上车。

第二天(7月21日),大家又去市政府和平上访,这次警察已经拉好警戒线,有许多同修被围困在里面。大家就在马路两边站排,等候接待。不久,里面开出几辆公共汽车,里面装着大法弟子。大家看到后,都跑到马路中间去拦车,并在地上坐下,不让车开走。警察开始从前往后几个人抬一个大法弟子往后扔,当时场面很乱。钟云秀抱着孩子也要往里去,被同修劝阻住,她焦急地看着,非常难过。当时黄克已经被抓在车上了。在恶警的暴力开路下,车才逐渐开出,当时也不知开到哪儿去了,学员也被驱散。大家一看市政府根本不接待法轮功学员,就决定到省里上访。

钟云秀和黄克连夜进京上访。在目睹了恶警的残暴后,他们就没有带孩子一起走,黄克的父亲也不愿再让他们带着孩子去冒险。(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孩子再也没有见过妈妈。1999年9月末,钟云秀被迫害致死。)

当时,警察已经开始封锁交通。他们夫妻俩途中历经无数次盘查,凭着对大法坚定的那颗心,顺利到达北京。然而,北京也在随意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无人接待。99年7.22,电视台开始疯狂造谣攻击大法和师父。他们夫妻俩决定即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也要留下来讲真相、讨公道。

由于警察疯狂抓捕大法弟子,他们只能在大街上四处流浪,晚上露宿街头,其中的艰辛难以诉说。后来有同修回忆,当时北京街头手里拎着一个旧矿泉水瓶子的都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没有钱或者为了节省钱坚持下去,只能风餐露宿,用旧瓶子到处接自来水喝)。他们往家里打电话,请老人照顾孩子,并让老人放心。家人劝他们回来,并讲××党手段残暴,他们听后依然没有动摇。后来一次,他们被警察抓捕,和许多同修一起,被警察用火车送到锦州火车站,他们二人找机会走脱,又返回北京,继续证实大法。

为了让大家都能走出来证实大法,钟云秀不断往回打电话,劝同修走出来证实大法。据同修讲,当时后去北京的同修见到他们时没有不落泪的:他们非常消瘦。当初7.20他们离家时,正是酷暑,穿的很少;虽然后来有同修帮忙,但是衣服也很单薄,当时已是秋天,气温变化很大。尤其是黄克,长得又高又瘦,穿别人的衣服很不合身,腿露在外面一大截。经过两个月的风餐露宿,还得随时躲避警察的非法抓捕,他们不知吃了多少苦。平时他们家的生活条件很好,但是为了证实大法,他们没有被艰难吓倒,反而以苦为乐,一直坚持着。

99年9月末,他们在北京戒台寺被非法抓捕,押送回抚顺。在火车行过锦州站后,钟云秀为了摆脱非法拘禁,跳下火车,不幸身亡,年仅27岁。

惊闻噩耗,抚顺许多大法弟子欲哭无泪,心中的悲痛无以表达。

99年9月后,大批抚顺大法弟子陆续不断地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一股股正法洪流,涌向北京。

钟云秀被迫害致死后,抚顺政法委和公安部门丝毫没有理会黄克全家的悲痛和艰难,毫无人性地将黄克非法关押。直到2000年春节前,黄克亲属托人花了五千元钱才将他保出。在这期间,黄克的工作单位、政法委和公安局不断逼迫黄克写保证书,都被黄克拒绝。

大约2000年3月,单位勾结政法委和派出所把黄克非法送进抚顺教养院洗脑班,强行洗脑数月后才放回,并且仍然不让他上班。

2000年末,看到镇压越来越残暴、越来越没有人性,黄克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证实大法。他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折磨致生命垂危才通知单位和家属接回。在身体还没有康复的情况下,又被送到拘留所和教养院非法关押,数月后才被放回。

2001年末,单位不法人员又勾结街道将黄克送到教养院非法关押。黄克被释放后,家人由于害怕也不断地给他制造压力。面对这些打击,黄克没有退缩,都默默地承受了,并且利用时间讲真象,救度世人。

2003年3月18日,因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黄克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老年妇女举报,随即被光明派出所绑架,并关进拘留所。仅仅因为他在楼道的墙上印:“法轮大法好”就被非法判刑七年。黄克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坚持绝食抗议非法判刑。警察指使刑事犯强行灌食,也被黄克坚决抵制。后被送医院强迫灌食,他正念抵制,无法灌进,历经十余天时间,后来在他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将他放回,据说经紧急抢救才脱离危险。

2003年6月底,黄克又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黄克仍然坚定正念,坚持绝食抗议,后几次被强行灌食。仅仅十天时间,于7月3日早6时被迫害致死在看守所。

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黄克、钟云秀幼小的女儿心语痛失父母双亲,成为孤儿;他们年迈的父母失去了好儿子、好儿媳和一生的希望。抚顺市政法委、公安局、抚顺石化院的610成员们:当你们面对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一家人时,你们难道不问问自己:良心何在吗?!

黄克、钟云秀两位大法弟子先后走了,他们为向世人讲真相、从而使人们冲破谎言的蒙蔽、有个美好的未来,而在抚顺市江氏爪牙的迫害下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他们在世间的生命虽然是短暂的,但是他们伟大、壮烈的证实大法之历程必将为世人所传颂。

补充情况:

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除了处于院管理层的各机关外,下设十几个研究室,每个研究室相对独立,有各个研究室的主任和书记。迫害大法弟子由院党委(书记)和院保卫处等人组成的610小组决定,院保卫处动手抓人。此外,院610组织也与市、区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联手迫害大法弟子。

有关参与迫害人员(补充):
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保卫处人员:吕顺(音),男。
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团委书记:王兴彤,男。(2000年,黄克被开除团籍,全院通报。)
抚顺第一看守所是虐杀黄克的直接责任人。恳请有关知情人和正义之士继续追查,提供详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