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被关押在劳教所的同修


【明慧网2003年8月14日】师尊在法中一再告诉我们,邪恶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一切迫害都不能承认。如果我们默认了哪怕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那不也等于是站在旧势力一边给邪恶提供了作恶的市场了吗?

记得有一次因与同修在一起交流被抓,关在一个很黑暗的看守所里。号里共十几个人,我与两个同修在同一个号子里。这个看守所里的所有关押人员每天都得做十几个小时的苦工,为看守所“增创效益”。

关押我们的号子要编草帽,每人一天定额三个,不完成不准睡觉;而且若编出的草帽不合规格,还得拆了重编,直到完成才能睡觉。里面的黑暗可想而知。有的人双手被草绳磨的稀烂变形;有的红肿的手上布满了被坚硬的草绳拉开的一道道的血口子,流着脓,流着血。那一顶顶出口的草帽若不经过处理,斑斑血渍清晰可见。这些草帽全都是出口到国外的,据说一顶草帽15美元。若国外那些买草帽的人们知道这些草帽的真实来历,我想他们一定会毛骨悚然的。

目睹了这一切,我明白做为大法弟子,决不能给这种迫害生命的恶行提供任何市场。于是我与另两位同修在法上交流,把我们抓来本来就是违法的,我们绝不能认同这种恶行,我们除了是大法弟子外,我们也是合法的公民,我们有做为一个合法公民应有的尊严,绝不能当什么给这个黑暗的看守所“创效益”的廉价劳动工具,这是对生命尊严的践踏,是对大法弟子称号的侮辱。强加给我们的那些个所谓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我们绝不能默认。我们必须抵制它。

我们在法上悟到了这一切后,开始共同抵制强加给我们的一切。我对号子里所有人简要地说了我们被非法抓捕的经过,告诉他们我们拒绝干活。号长吓坏了,马上报告了狱警,很快,一个狱警把我们三个叫了出去。

这个狱警坐在凳子上,叫我们坐在地上,于是我们三个同时把腿盘上,把他吓了一跳。我根据他的接受能力讲了法轮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把他的思想引到正路上。我感到我们三个大法弟子连成了一个整体,我们周围有一个强大的正念场,任何不正的因素进入其中都会被溶掉。

我看着这个狱警,感到自己的目光好象从遥远的苍穹穿透下来,俯瞰着他,觉得他又小又可怜。我告诉他文革时所发生的浩劫与现在对法轮功的打压何其相似,那些当时迫害老干部的警察都在文革结束后受到了严惩,希望他不要步那些人的后尘,给自己留条后路,正确对待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当看到他被触动时,我又告诉他,看守所本应关的是坏人,而不是好人。我们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只不过大家在一起说了两句话,就被抓来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冤假错案吗?

这个狱警说既然有规定不能在一起就不应在一起,国家不让炼了就不应再炼了。于是我问他,按照这种逻辑,若一家几口都修炼法轮功那是不是该把别人的家庭拆了呢?谁没有亲戚朋友,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这亲戚朋友都不能处在一块了,翻遍《宪法》也找不出这一条呀!任何一条法规的制定不得以《宪法》为准绳吗?置《宪法》于不顾,那制定出的东西能符合法律吗?

他说不出话了。我又把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个人意志,两者有何区别给他阐述了一遍。听得他无话可说。我告诉他这只是我该说的话,我指着身边的另两位同修对他说:“他们还没说话呢!”他一听,吓得赶紧站起来直摆手:“不用说了,你已经都说出来了。”

我看得出他已经明白这场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的了。我告诉他:“把我们抓来关在这里本身就是违法,现在还让我们做苦工,按法律规定这同样是违法行为。”他一听,赶紧把号长叫出来,指着我们对号长说:“他们可以不干活。不准为难他们。”号长听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又大声对号长说:“你听到了吗?”号长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赶紧点头说“听到了。”

从那以后,我们三个天天坚持炼功,没有一个犯人敢说话,相反,许多犯人还暗中跟我们学。当遇到很凶恶的狱警值班时,我们也照炼不误,任他在那里大喊大叫。有一个凶恶的狱警指使犯人为难我们,没有一个犯人照做并对恶警说:“害修佛的人有罪,会遭报应,我们不敢碰。”恶警气得找来别的号子的犯人,放他们进来为难我们。我们三个打坐一动不动,瞬间我感到我们三个连成了一体,巨大的法轮在我们周围旋转着,似乎一切不正的因素可以在我们的一念中解体。那些被放进来的犯人吓得直抖,根本不敢靠近我们。那个恶警看到犯人们不敢动,气得进来要亲自动手,刚进来就吓了出去。就这样,在大法与我们的正念面前,我们炼完了功。

在这些过程中,我真的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重要性,体会到真的是大法弟子在主导着一切。因为师父在讲法中也多次提到,我们大法弟子才是人世间的主角。我们必须在法中强大我们的正念,起好主导作用。因为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

劳教所里的环境比看守所要黑暗得多。不管邪恶势力表面多么凶狠,使出的手段多么险恶,判刑、酷刑、劳役、种种折磨,用大法给我们的正念去否定它,用大法给我们的正念去抵制它。

大法弟子被判劳教本来就是非法的,强制劳役不也同样非法吗?默认了劳教不等于认同了邪恶势力的迫害吗?默认了劳役不等于接受邪恶势力的迫害吗?我们绝不能默认或消极承受劳教所里的一切迫害,那是对大法的侮辱。

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心造成的。放下心中那放不下的人心。难吗?想想师父为了救度苍穹众生所付出的一切吧!我们可曾听过师父对我们说过一个“难”字?痛苦吗?想想师父为救度苍穹众生所承受的那一切吧!我们可曾听过师父对我们说过一个“苦”字?

我们中,有多少人生生世世为得法掉过头,历尽无数的劫难。今天真的得了法了,在正法中却在邪恶的假象面前退缩不前。我们是正法弟子,一定要摆正我们的心,摆正我们的一思一念,找到“痛苦”的根源归正它,从误区中走出来。

记得有一次因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在派出所里,我亲眼目睹了恶警将一位同修打得满身是血。在面对血腥时,我没有怕,我知道自己可以为大法舍去一切也不足惜。但是,我绝不承认这种邪恶的行径,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为了让我在这个时期证实法用的,还有那么多众生在等着我去救度,那是我作为一个正法弟子的伟大责任。绝不是给你旧势力迫害的,休想在我这里施展迫害,你旧势力休想碰我,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只认我的师父李洪志。我感到自己瞬间变的好大好大,仿佛一下子找不到自己身体的边了。我感到自己的意志被大法加持得强大无比,仿佛举手投足之间都惊天动地。我凭着大法赋予我的正念堂堂正正地闯了出来,又汇入正法洪流。

我们来到人世间是来助师行的,不是来接受旧势力的考验的。哪怕真的有执著,真的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进行考验,它不配,也无权考验大法弟子,因为师父不承认它们。我们有大法做指导,我们的路一定会越走越正;有大法做指导,我们一定会做的越来越好。

从现在开始,所有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同修,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念与智慧,坚决抵制一切迫害,抵制非法关押;抵制非法判刑;抵制劳役;抵制酷刑;抵制种种折磨;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破除劳教所里的一切邪恶,把我们的一思一念与伟大的正法洪势连在一起,定能冲破黑暗。

每天,劳教所里都在发生着一件又一件邪恶的事情,那里是邪恶烂鬼藏身的场所。当我悟到要清除那里的邪恶时,晚上在睡梦中,我看到一批又一批的邪恶烂鬼从劳教所里向我涌来进攻,我马上立掌发正念把它们除掉了。连着几个晚上都是如此。我想,如果全世界的同修们,特别是劳教所内的同修们,正念坚定地每天坚持一起发正念的话,劳教所里的邪恶就再也恶不起来了,就再也实施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了。

让我们齐心协力,真正的连成一个整体,共同帮助劳教所里的同修。同时,希望同修们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清除劳教所里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对任何一个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自己的迫害。其实,清除劳教所的邪恶不光只是被关押同修的事情,那是每一个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