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纯正自我,摆正基点,明确方向

谈对资料点工作的一些看法


【明慧网2003年8月14日】资料点建立目的是什么?在大陆这样邪恶至极的高压下组建资料点,我们最根本的目的又是为的什么?

时隔不长时间就传来大陆一些资料点遭破坏的消息,而且有时还接二连三的频频传来。当然这里有邪恶穷途末路的嚣张、疯狂的因素,但是我们大家也都从这消息的反馈中看到了我们自身所存在的一些不良因素,而且我们的这些因素还是造成问题的主要因素。这不能不使我们深刻反思自己,看看自己的心,问问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干的怎么样?

资料点总出问题也不完全是我们不吸取教训的结果,比如:首要的问题是不重视学法。其次,不重视汲取别人的经验教训,不重视相互提醒。

后来重新组建资料点的同修有些是新同修,没有实际经验,从没有介入过资料点工作,在学法不足的情况下,自身有意识不到的执著及有漏在所难免,加之对于明慧网以前发表的关于资料点及安全方面的文章没看过。由于前资料点编辑资料的同修个人观念的限制,造成网上的有关资料点方面的文章从不编排出来,供非资料点同修参考借鉴,而是在资料点内部小范围的看看而已,因此即使明慧三番五次地将资料点方面的文章在“弟子切磋”栏目的头条刊登出来,可大部分同修还是看不到这方面的经验及教训,造成后来的资料点重复性的犯同样毛病。这种原因是由于我们的保守及片面认识造成的。

另一种情况是:即便同修们将这方面文章编辑出来了,可是当很多同修们收看明慧文章时也不重视此类文章,认为是资料点的事,与我无关,因此再好的经验和心得也无法得到广泛借鉴和重视。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资料点遭破坏,资料中断了,其他没经验的同修不得不再想办法重新组建,可是以前却没关心过资料点的事。这样一来,一切全都在没经验的前提下摸索进行,就可能会造成损失,或者重复性的犯明慧提到的同样错误。

在此建议同修们认真仔细地看明慧的文章,如果我们不看这方面的文章,不懂得一些珍贵的经验及教训,万一哪一天,正法要求我们成为资料点的一员时怎么办?而且,不管你做什么,分工虽然不同,其实道理是一样的,都要重视在工作中修炼。难道同修们用生命和血换来的宝贵经验和教训我们不重视,非要在我们身上用同样的代价去摸索吗?这不是对法不负责吗?师父历尽万苦救度我们,我们没有权力不尊重不珍惜自己,有关的道理和事实我们都应该高度重视呀!

师父在法中讲过,我们不是一脉带百脉而是一上来就要百脉全开,我个人理解是,我们每个学员如果自己配胜任粒子这个身份,我们就应该积极主动,具备很强的责任感,不应分什么“你的事,他的事与我没关”等见外的心,我们都应该积极主动的去努力,溶进法中尽最大的努力,不需要别人强调、督促,自然而然就在朝这方面努力尽责。

资料点存在的另外一些大的问题是:

◇学法不够,基点摆不正,心态不纯正,方向不明确。

资料点的目的是为了救度众生与弟子自身提高的一个保证,大陆的这种恐怖威胁下,我们能够顶住压力组建资料点,更是一个非凡的举动,我们知道资料点存在的重要意义,我们知道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下组建资料点的艰难与分量,我们不是大帮哄,凑热闹,不是拿自己或别人的生命为代价在这样的恐怖下开玩笑,当儿戏来玩儿。我们的目的就是真正的通过资料点来保证救度众生的工作开展及大法弟子的修炼提高,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然而我们自身那些潜在的变异与根深蒂固的观念迟迟不去,或根本不愿意被触及,所以它反过来会带动我们的主意识,干扰我们,使我们的所思所为深受其指使、耍弄,直至给自己、给别人、给资料点、给法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才醒悟,可是太晚了!

◇以资历卖老、压人,自以为是。

有的同修以前曾进过京,有的曾几次被劳过教,有的曾经正念闯出过,有的曾经几次过关不错,有的是和平时期的站长、辅导员,有的是学历和社会名声相对高一些,有的常人的本事大一些,有的是在网络和技术上精通些等等,因此种种所谓的资历来卖老,在资料点工作中不能真正全身心的站在法的基点上为资料点及其他同修安全着想,总是我行我素,甚至个人膨胀。

身为资料点中的我们每位同修,无论做什么首先都应该考虑到法,考虑到资料点的安全,为能持久的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着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便我们个人的想法无论怎么好都应该理智的衡量一下,以大局出发,以整体、以资料点及同修的安全为前提来着想,而不应该我行我素,一意孤行或者莽撞行事,来表现个人。存在这方面现象的同修应该主动向内找一找自己,是自己那种个人表现、膨胀重要,还是资料点或人命关天的其他众同修的安全重要?

有的同修就固守个人那些资历,认为自己就是权威,高高在上,听不进各种不同的声音,容不下其他的看法,若出现触及自己神经的情况马上愤愤不平的产生矛盾。

就是存在这样问题的同修最容易偏激行事,沾沾自喜,自高自大,尾巴翘得老高老高,有的同修提的本来是合理的建议,可是却被同修的那种“贵重的”资历所抹杀。如:以前网上提过有些同修一提“安全”二字马上就被某些所谓没怕心的人当头一棒,认为是怕心,认为只要“正念正行”或者发了正念就没事了,不用什么安全措施,云云。有的说什么我都几进劳教所了,没有什么业力了,没有什么难了,不用再提安全措施了,其实这话里存在着多少问题?你凭什么就敢断言自己没有难了?说那些话你自己有底吗?是否存在显示、不理智的成分?是否凭着想当然修炼?不注意必要的安全措施的乱来、耍嘴硬说什么“正念正行”,难道邪恶就不会钻你的空子?有的人说套话、随口说什么只要正念邪恶就看不见,(当然有的同修说此话没问题,因为那颗纯正的心,严谨扎实的修炼层次已经到那里了,他的心态纯而正,符合法的要求标准,发的念一定管事,见神效。)可是有的同修连自己的基本问题都不解决,根本的执著都不去,连嘴馋的执著、发正念老是走神、手势严重变形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怎么能大谈特谈“发正念邪恶看不见”?说这话真没根儿,怎么能另人折服?

有个同修在资料点工作自以为了不起,修的高,所以那种求名的显示心很强,明慧上多次提示建议必要的安全措施,单线原则,别交叉乱联系等,可有的同修不以为然,总想炫耀一下自己,因此而乱了原则,不顾资料点和其他同修的安全着想,总想多接触人,总想“带一带”别人,给别人参谋参谋、总结总结,其实在别人面前谈的还都是他自己,有时甚至不知不觉中泄露了自己的做资料身份,或者图功名心重,攒威德,多接触人,交叉给资料,破坏单线原则,别人看到他这方面的问题多次与其交流提示,见不奏效,又采用多种方式或敞开心扉的与其交流,但其本人那根深蒂固的毛病总也不去,使得同修与其矛盾重重,在这样的情况下,同修也很苦,很无奈,而对这样的人无法摆正宽容与矛盾的关系,因为他的这些行为不但给自己埋下了祸根,同时对资料点及其他同修的安全都造成了很大的隐患,无奈中在矛盾激化的情况下,同修们及资料点不得不与其坚决脱离,以免后患发生。果然不出所料,后来这个学员果真栽倒在他的自我膨胀上,现在处境不详。

◇资料点中的攀比心。

有些资料点同修因编排资料的样式上而产生攀比,“你编的不好,我编的如何如何,”甚至攀比中嫉妒别人编的好的地方,或者别人做的好的地方,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在这方面劳神。听同修讲过一个例子:他们资料点的上网点与制作点分离,以前资料需求量小时,上网点提供编辑好的资料给制作点,后来资料需求量增大,同修们又开设一处资料编辑点,由上网点提供资料母盘(定期下载网上资料或者刻录成光盘,或者存成软盘),当时上网点同修看到新编辑点的成品资料后那颗潜在的攀比心就上来了,可是同修很快就意识到了这颗心,马上转变心态,摆正基点,抑制住了这颗心,同时想到:正法工作谁做不是做呀!谁编辑的好,编辑的新颖,能够救度众生不是越好吗?有什么攀比的?把正法工作开展的更好不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吗?转变心态后,站在法的基点上,自此上网点同修周到的,毫不保守的为制作点提供周到的服务配合,大法工作开展的很好。

◇资料点的遍地开花。

明慧反复提倡遍地开花做资料,单线联系,各自单独与明慧联系的原则。其实我们很多地方并未真正体现这种形式,即便遍地开花成立了一些小资料点,也是牵肠挂肚,暗中交叉联系着。

其实遍地开花做资料对我们的要求是:最好我们所有同修都具有“站长”“辅导员”的主动、积极与无私奉献,不等不靠,都想方设法献计献策单独动起来,自己尽力来开展资料工作,最好不要让别人,或大资料点同修来介入自己的小资料点(当然条件不具备时,可以请这些有条件的同修帮助,但成立后不要再依赖于其他同修,需立即独立运行,自行开展工作,同时相互对外高度保密),这样能减少知情环节,相对安全可靠,如果我们成立了许多小点,但总是指望着,依赖于某些同修来全权指挥、协调,这其实是不可取的,一旦此同修出事或者走向反面,其余的小点都不安全,所以我们提倡的遍地开花是最好自己想办法,策略地自行解决,自行成立,即便需要技术和设备方面的帮助也应该策略的请人帮忙,学会后马上与其脱离,自行主动运作,单独开展,或者采取由可靠同修处索取资料母盘,但传递间能做到尽量保密,最好别过问从哪里来,也别问往哪里去。如果我们的遍地开花都能达到个个是“站长”的那种主动,我们的资料工作一定开展的很深入。可是我们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达不到这一点。

遍地开花小型点、个人点,优点很多,即安全又可靠,同时使更多同修体会到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神圣,也减少了邪恶的注意力,同时减少损失,因为这样联系面和范围小了,而且灵活,进出耗材和纸张不易被注意,知情环节又小,同修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条件开展工作,把握起来较容易,同时也避免了大资料点的攀比及种种隐患。小型资料点包括刻录光盘点,录音磁带点,制作条幅点,打印传单或小册子点,制作卡片,图片点,手推式印制蜡纸真象油印点,电台电视插播点等。

◇资料点里的宽容与矛盾的把握。

资料点里若有若干同修介入,在这里不可避免要有矛盾,及意见不统一,但是希望我们都能相互体谅,并过滤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所作所为,及基点是否正确?是否为了整体,为了资料点,为了其他同修的安全着想了?是否存在有利用资料点利用大法来表现自己,膨胀强化自己?是否想利用资料点来攒功劳攒威德,大包大揽,不管不顾?当然有时资料点的矛盾也确实难以摆正,有些同修实在不争气,不象样子,自己的毛病迟迟不去,总是因这些毛病威胁着资料点及其他同修的安全。在大陆这种特殊的环境下需要大家的齐心合力、协调、配合,不能大大咧咧,不管不顾,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资料点的进出上、对外界常人应付上等都需要我们配合,如果我们以自我喜好行事,人来人往,进进出出,不考虑影响,那就不对,就应该得修正自己。资料点同修一部分是流离失所同修,在这样特殊环境下,既然流离失所那就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了,不要在情上牵肠挂肚,拖泥带水,时常因个人那点情放不下,影响点上的工作或别人,在生活上也应该注意些,一些求常人中的安逸的心一定要注意。如果在资料点上总是带着这样的心不去,总是有借口,还不如回家过常人生活,何必苦苦在外“熬着呀”!

有的人因个人的问题很严重,在资料点中混事,而且还会给资料点带来安全上的隐患,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时出现一些不太好把握的关系,如果要宽容,那同修那些不争气的表现及人心就得以放纵,后患不可测;不宽容就会造成同修间的间隔和矛盾,有的人确实令人操心,太不知道上进,怎么交流怎么提示都无济于事,击不破那固守的壳,没什么太大变化。但是笔者认为在这样的前提下,首先找自己,如果自己不是为私的,确实是站在法上,站在资料点及其他同修的安全上为基点的,而对那些不争气的行为是不能宽容的,不能怕产生矛盾而死死固守那种存在隐患的“一团和气”,放纵那种行为会造成更大损失。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解法》中讲:“但是真有考虑问题不全面会给大法带来损失的当然不行,看到有执著与心不纯的更不行。”

以前网上也提到类似的问题,可有的同修用所谓的宽容却给法给自己带来了损失。有个人认为自己没怕心,在同修家拿本来正在被监控的电话大谈大法的事和计划,事先同修曾经提示过他,可他反驳同修“怕”而乱来硬撞,结果同修容忍了他,狭隘地向内找自己,被那个人的不正所带动,因此误认为自己有问题,所以默许了那个人的行为,那个人打完电话后造成很多同修因此出事。

笔者认为我们不应不加理智思索的一味宽容,一定要正念对待具体的人和事。

面对资料点上的一些问题,所以谈了以上一些看法,希望我们能站在法上考虑资料点及同修的安全为前提,用纯正的心态做正法工作,同时也倡议同修们多多的、独立的、精到的组建小型点,个人点,主动参与进来,不求、不图、无私、慈悲的救度众生。

同时也希望所有同修保证学法、每天学好法,希望更多同修在资料点存在不足方面展开讨论,好好找找每个人自己自身隐藏的变异,从中纯正出来,真正做到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

本文不正之处欢迎同修们共同讨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