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8月15日】94年8月我和爸爸妈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当时我才6岁,亲身听过师父的传法班。在学前班我就会背“论语”和十几篇经文。没学大法之前,爸爸虽然在佛教中修佛,但不知怎么修心性,脾气不太好。自从得大法修炼后,爸爸一切都改变了,脾气也变得非常好了,总是用善语对待我们,经常教育我和姐姐要学好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更高境界的人。

刚得法的时候,我家住的地方没有炼功点,也没有人炼功。我们全家四口人加上小姨成立了一个炼功点,后来炼功人渐渐地多了起来,增加到一百多人。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道德高尚的人。我们家也由原来的几个人学法到最后18平方米的房子坐四五十人学法,大部分是大学生和大学讲师和教授。整个学法场炼功场一片祥和。我还看到了整个学法场炼功场到处是法轮,多好的大法呀!

风云突变,99年7月20日,由于小丑独裁者的妒忌,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大流氓头子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全国的军警特务和一切造谣的宣传工具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全面镇压。师父和大法遭到了诬陷和诽谤。我们作为大法弟子该怎么做,当时面临生与死的考验。我们全家人经过斟酌,全家都冷静下来,我们修法轮大法“真善忍”没有任何错,伟大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使我们道德回升身心受益,师父遭到恶人的诽谤,大法弟子被抓捕,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和爸妈小姨于99年7月20日到市政府上访,讲明大法真象。我亲眼看见了我们平时敬佩的警察在光天化日下象土匪一样打了那么多大法弟子,真是太残忍太残酷了。这哪是人民的警察,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看到了谁是善谁是恶。当时爸爸妈妈都被警察打得浑身是伤,我也被打散,哭着也找不到爸爸妈妈和姐姐。后来一个认识的大法弟子领着我才找到爸爸妈妈。

当时慈悲伟大的师父在鼓励学员,在市政府前上访的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全看到满天的法轮落在学员身上。还有的学员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在天上看着我们,那种景象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和形容,太壮观美妙殊胜了。几千名的大法学员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旁边的警察在问我们,为什么鼓掌?我们告诉他们,满天都是法轮,警察往天上看什么也没看到。警察就说:“我们怎么没看到呢?”当时我心里想,你们这群恶人,那么残忍的打大法弟子,这么美妙的景象是不会让你们看到的。

我们在市政府呆了三天,他们也没放人,打压在升级。爸爸妈妈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已去北京上访。我和姐姐商量一下和其他几个学员步行到一个城市再坐船到北京上访,当时火车已卡死,不让大法弟子上车。姐姐说:“你太小在家等着,我到北京上访,等大法平反了我再回来。我们要夜间步行走一百里地,你不怕累吗?”我当时就说:“我也是大法小弟子,大法和师父被诬陷诽谤,我一定要去。”就这样我们几个小弟子连夜往码头赶。一路警车太多,警察到处都是。我们在玉米地里行走,当走到一个坡下的时候,我的凉鞋鞋带开了正准备系鞋带,才发现眼前一块尖尖的大石头,是师父保护了我才没事。由于车站码头都被警察封死,走了一夜也没走成,最终没去成北京。

1999年底,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不断升级,我和妈妈小姨及另外两名同修决定于2000年1月1日再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讲明真象。于是我们五人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一路上我们的心非常纯净,非常坚定,一路顺利的到达北京。一下火车,到处是警察警车,走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信访办,一看信访办变成了抓人的地方,而且门口挂上了印刷厂的牌子。(江××的政治流氓集团做事不正,把信访办挂上了印刷厂的牌子,真是欺世的大笑话。)

我们一到门口,就有人上来问: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初期不知道回避,就说是。他们把我们带回了当地派出所,竟然还厚颜无耻的勒索我们6000元钱。把妈妈和小姨扣留了,把我关了一上午叫爸爸领回了家。从那以后我更加珍惜修炼,在修炼的路上更加努力精进。

为了对法轮功进一步打压,邪恶之首江××利用它的权力,精心策划了一场漏洞百出的“自焚”假案。随后又在全国及大中小学毒害世人,签字批判等活动,我所在的学校也受到江××的邪恶谎言的欺骗。2月份全校召集去学校。一到学校就看到黑板上写着“反对××”。接下来班主任老师叫我们坐好,讲电视上的自焚谎言,跟我们讲:咱班有炼法轮功的吗?当时我心里惊了一下转瞬间又平静了下来,心里想要牢记师父的教诲,履行史前的誓约,讲清真相、揭露谎言的时刻又到了,我从容地站了起来。老师把我叫到教室外面,问:你平时是个比较好的学生,思想品德这么优秀,为什么炼法轮功呢?我立即告诉班主任,“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是学大法才变得这么好。我讲到了电视上的谎言,都是造谣,自焚是陷害法轮功的,讲了我们全家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的变化。妈妈修炼法轮功是出了名的大好人,在单位上班时被警察抓走,判劳教一年关,在马三家里受尽折磨。还讲了我们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里讲:“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悉尼讲法》85页)我告诉老师世界上60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班主任听完真象也被打动了。中午放学后我把这事告诉了爸爸,爸爸说:“孩子你做得非常好,这是大法小弟子应该做的。”爸爸为了叫班主任更深明白大法真象,当即赶到学校找到了班主任,讲了两个多小时的大法真象。我的班主任老师明白真象后,跟我爸爸说:“如果不听你们讲,我还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班主任明白真象后把向上级汇报我炼功的报告当时就撕了,也没向上级汇报,并告诉我爸让我在家好好炼。从那以后班主任老师对我更好了,更加照顾我。我真为班主任明白真象得救而感到高兴。

从那以后我没忘记我的使命,继续向同学讲真象。有一次一个同学拿了一份真象资料在全班念,同学们都鼓掌,有一个男同学高声说:“江××是个大坏蛋,他支持警察抓好人。”我看到了同学们了解了真象,从心里为他(她)们高兴。

2001年7月,妈妈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家后,立即投入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回来不久恶警经常无故骚扰我们全家,但每次全家都不配合。而且爸爸多次被警察带走,从不配合。2002年4.25前,十几个邪恶之徒把我们全家团团围住,要抓爸爸妈妈。由于师父的保护,那天晚上我们全家在别人家住,没被恶警抓住。恶警不甘心,又到爸爸单位,我爸爸正念走脱,从此爸爸妈妈就流离在外。我找不到爸爸妈妈,在一个大法学员大妈家住了几天,可是没想到恶警暗中从我学校跟踪到大妈家。于2002年4月17日早上6点,我一开门冲进来7-8个恶警把大妈家非法抄了家,当它们冲进屋来的那会儿,我的心一下子慌了,正念也没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还在乱跳。我后来想一想,其实就是那段时间学法不多,正念不强,讲真象也少了,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才有借口迫害我。

恶警把我和大妈带到了派出所,一进所里我就想到师父说:“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就用正念正视恶人,坚决不配合邪恶,它们问我什么我也不说或回答不知道,结果它们也不敢看我只是低头问我话。我不断要求它们放了我,不准非法关我一个不满15岁的孩子。他们一看从我嘴里什么也问不出来,也就把我放了,把大妈非法拘留,判劳教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妈有什么错啊?大妈用善心收留我几宿,犯了什么法?为什么就被判了劳教?!江××,看看你所说的“人权最好时期”吧!你的谎言是盖不住真理的!

从派出所出来后,找不到爸爸妈妈,无家可归,失去了学业,当时感觉太苦了,住了这一晚就不知道明天上哪儿住,有了这顿饭就不知道下顿饭在哪儿。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哪里。我还清楚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和姐姐坐在公园里,看着天空不知在哪儿住,真是欲哭无泪。

后来通过同修的帮助,有了住的地方,我和姐姐就更加珍惜这个环境了。我们每天早上4点50分起来,5点发完正念炼动功前三套,6点发完正念炼抱轮,7点发完正念炼静功,晚上一块学法讲真象。我认为我们应该珍惜师父给我们留下的最后这段时间,努力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学好法,讲真象,发正念。我以前认为我的故事没什么可写,但今天看法,悟到了应该写出来揭露邪恶。要不是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我现在就是一个上初三的学生了。我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把自己的遭遇写出来,不要认为没什么可写的就不写,写出来就是在清除邪恶,暴露它们的罪行。

由于文化有限,写出来的语言不够流顺,请多多包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