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打断八根肋骨 高额悬赏非法通缉

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辛宝东一家被迫害的真相

【明慧网2003年8月15日】最近在我们地区,公安到各乡镇村街、居委会和商店到处分发印有大法弟子辛宝东和高淑英的照片的不实诬蔑材料进行非法通缉,并扬言提供一个人线索者赏人民币1.5万元。

针对此事我认为有必要把大法弟子辛宝东和高淑英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写出来,让我们家乡的父老和所有善良的人们不再受谎言的欺骗,用良心去分清究竟谁善谁恶、谁正谁邪!

辛宝东和高淑英是夫妻,三十多岁,是三河市泃阳镇南关村人,他们有两个天真可爱又懂事的好孩子和八十多岁的父母。他们二人忠厚老实、孝敬父母、善待乡邻,当地人人称赞。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们更加正直善良。自从99年7.20对法轮功的无理打压以后,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便失去了安宁。

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每每上边压下来的各种迫害都降临到他们身上,强加给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他们夫妻都曾被非法关押、拘留十几次,饱受痛苦折磨。2000年的春天,由于恶警的无理骚扰和惊吓,辛宝东的老母亲一气一急住进了市中医院。恶警又无理闯入医院将伺候老人的夫妻俩强行抓走,非法投入市看守所,一关就是十几天,任住院老人无人照顾,根本不管老人死活(老人只辛宝东一个儿子)。从此老人便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同年年底,恶徒没有任何理由地将辛宝东非法劳教一年,期间辛宝东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残酷折磨。

2002年春天,辛宝东回家没多长时间,又被无故非法抓捕,关在市公安局看守所。进过看守所的人都知道,对面大墙上写着“打击牢头狱霸”,然而号里的牢头跟皇帝似的,吃、喝、拉、睡都有人伺候(其实是因为给狱警上了钱,有它们给撑腰),整天没事就琢磨怎么打人、整人。一进号就先给“下马威”:几个犯人过来先打一顿,当晚就得“净身”,即让人光着身子坐在脏水池子上(平时号里犯人小便的地方),一盆一盆地从头顶往下浇水,少则几盆,多则几十盆。这些平常的“规矩”就多了去了,更别说恶警再授意要特别“关照”他。每天八遍报数,每次报完后都借口声音小而遭毒打;少则一人的几拳几脚,多则几个人的拳脚相加。有一次辛宝东被打倒后,用棉被盖住,十多个犯人用脚踢。还有一次辛宝东被打倒,十来个犯人抓住他手脚或身上的某一处,提得老高,再往下来回摔。几天的毒打已造成辛宝东严重的内伤,因呼吸困难,睡觉时不自觉就发出声音,毫无人性的牢头说:“法轮功故意闹事,值班的都听着,再出声就使劲踢脑袋。”就这样,刚睡着就被踢醒,根本就休息不了。

等到第九天,在十几个犯人的拳打脚踢之后,辛宝东再也起不来了。狱警怕出人命而担责任,将他送到市中医院治疗,因伤势太重危及生命,中医院拒收而转院到北京。恶人派出多名警察监管强行治疗,严防消息外露。辛宝东的妻子听到了他被打成重伤的消息,找到看守所去问,公安全都撒谎否认,说根本就没这么回事。辛宝东拒绝配合治疗,要求见家属。公安不得已将高淑英接入医院,她见到丈夫浑身青紫、生命垂危,为留下公安恶警迫害证据,就当众给辛宝东照了相,警察软硬兼施抢夺并破坏了底卷。但是神目如电,这残酷迫害无辜的事实是恶人无论如何也抵赖不了的。在此,我们也正告那些死心塌地执行迫害的人:天理昭昭,善恶必报。要是做了坏事不用偿还的话,当年“文革”后期身为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刘长新也就不用自杀了,跟着迫害无辜的恶徒也就不用杀的杀,罚的罚了。人和枪的区别在于人是有脑子的,人不能随便让人当枪使啊。

就这样,辛宝东被打断八根肋骨,当时城里很多百姓都传开了:“公安真狠呀!九天打断八根肋骨”。其实这只是人们知道的一部份,恶徒折磨辛宝东的招儿,不知比这还邪恶多少。因为纯属无理抓人(即没有任何触犯法律的证据),反而把人打成了重伤(这是执法犯法,即使真正的罪犯被打伤也要受法律制裁),公安局付了住院费又赔偿辛宝东三万元补养费并无条件放出。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今年年初,也就是“两会”之前,恶警又对他们开始骚扰迫害。他们夫妻因不堪忍受而被迫离家出走。公安动用大量警力四处抓捕他们,无故骚扰他们的亲戚、朋友、乡邻,还在他们家附近设便衣,用望远镜长时间监视,闹得乡邻不安。人们都说:“这是啥世道呀!放着坏人不抓,专抓好人!”还有的人说:“是不是因为要了公安局的钱?(指补养费)”几个月过去了,公安还没达到目的,就在全市非法悬赏通缉他们。

在辛宝东被非法劳教的一年里,他的妻子靠城里有个小商店维持一家的生活,供两个孩子上学。白天到商店,中午、晚上还得回家伺候两位老人:老公公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老婆婆也瘫痪在床。因为一年当中被借口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敏感日”就有十来个,被无故抓走是经常的事儿,少则几天,多则几十天甚至更长。商店也经常关门,严重影响了家庭收入,家人生活非常艰辛。辛宝东被非法劳教期满后本想一家团聚,可怎么也没想到妻子被抓进了洗脑班折磨,因为妻子不堪忍受迫害而被迫流离在外,已有一段时间了。家中的两个孩子一边上学一边还得照顾爷爷奶奶……

在受迫害这漫长的四年中,真不知他们这一家老小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是怎么熬过来的。长期的吃不好、睡不好、担惊受怕。两位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儿媳就会突然地被强行带走;也不知哪天孩子放学回家又不见了爸爸妈妈,还得承担起照顾老人和各种家务。毕竟是十多岁的孩子呀!特别是今年他们二人被逼流离失所已有几个月了,在巨大的生活和精神压力下,辛宝东的老母亲再也熬不下去了,于今年7月22日怀着对儿孙们的牵挂、担忧,含冤离世……

听到这个消息我再也不想沉默了,是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是这场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的无理迫害夺去了无辜老人的生命。人命关天啊!我要大声地向施加迫害的人问一声:老人的死能与你们无关吗?!

辛宝东他们夫妻的为人我们是清楚的,而且乡邻尽知。他们真可谓孝敬老人、教子有方。是这场无理的迫害、这些执行迫害的没有良心的恶人剥夺了他们应尽义务的权利。他们只是不想昧着良心做人,他们只想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为什么这些凶徒对做好人的人进行地狱般的折磨,一根一根地打断八根肋骨啊!

我们告诉您这真实的一切,只是想奉劝善良的人们,请您不要在谎言的欺骗下站到“真、善、忍”的对立面;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我们也奉劝那些在谎言的欺骗下迫害过法轮功的人,其实您也是这场对”真、善、忍”迫害的受害者。人在世间做了什么坏事都得偿还的,这是天理!

施行迫害的相关单位电话:

三河市公安局局长: 许景文 总办公室:0316--3212391
三河市公安局政委: 康俊宇 办公室电话:0316--3212261
三河市主抓法轮功公安副局长:张尚林 宅电: 0316--3213963
三河市610办公室主任: 刘富强
三河市原看守所长: 耿得生
泃阳镇派出所所长: 陈文岭 办公室电话:0316--3119157
泃阳镇派出所副所长: 马志星
泃阳镇派出所副所长: 王杰胜
泃阳镇派出所指导员: 马瑞海
泃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石立军

三河市委书记:孙殿高 市委办公室电话:0316--3212422
三河市政府办公室电话:0316--3212221
三河市政法委办公室电话:0316--3212366
三河市纪检委办公室电话:0316--3212927
三河市信访办电话:0316--3214283
三河市公安局治安科电话:0316--3218119
三河市南城派出所电话:0316--3212087
三河市南关村委会电话:0316--3212834
三河市南关村书记:王强 宅电:0316--3110550
三河市南关村治保主任:冯建忠 宅电:0316--322357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