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

【明慧网2003年8月17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对被非法关押的三十四名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折磨。它们最初采取的手段是各监区和中队,不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季度监管检查扣五分,也就意味着负责洗脑的监区领导和各中队干警将受到罚款五十元以上的处罚,将“转化”与否和监区警察的利益直接挂钩,用此办法来胁迫各监区干警迫害大法弟子,而且扬言如果在本年底还不能“转化”法轮功学员,它们将受更多的罚款。但此项制度并未奏效。

今年四月初,有一批刚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这里时,监狱召开了各监区会议,限期加大力度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用的手段是大奖大罚制度。各监区干警为了达到目的(就是要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认罪书,明知是假的,它们却拿着向邪恶头子们邀功。)便与犯人头目相勾结,如果他们“转化”了一名大法弟子给其记功、减期,并暗示犯人可采用任何手段;如果不能,就以扣分等手段惩罚。同时为阻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外传,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各种强制措施:不准其他犯人与我们讲话,不准我们到食堂吃饭,不让我们打电话通信、买东西,它们还派专人监视我们的言行。四月十日一批刚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刚入监,当晚就开始对学员的全面迫害。各监区法轮功学员最轻的是被迫站在走廊里面壁反省,整夜不让睡觉,白天照常出工或反省。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十五监区的钱厚民,七天七夜不让睡觉。

钱厚民绝食抗议这种残忍的迫害,绝食二十天,现仍在医院,情况不详。还有十监区的大法弟子因困倦得不能站立,恶徒将其绑在床上进行迫害。其他各监区的新来的大法学员大都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肉体迫害。二监区二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周华健入监当晚在卫生间被折磨得上不了床;还有十三监区的张帆脸被打得变了形;被打得最厉害的是二监区一中队的孙洪权(详情请见附一)。十一监区的张志国为了抗议犯人们的迫害,找到狱警理论,可哪里想到狱警和犯人串通一气,不但不允许大法弟子今后再见狱警,而且暗示犯人可以采取任意手段去对付大法弟子。这场迫害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肉体和精神的伤害。

在集训队,呼兰大法弟子张学文绝食抗议,备受折磨,于八月八日早上六点左右去世(明慧网于八月十三日发表了张学文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我们三十四名大法弟子特此严正声明:

在强制的疯狂迫害中,被逼迫写下的“三书”全部作废。在以后的正法路上我们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决不会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在此我们呼吁全世界正义和善良的人们关注一下大法弟子的遭遇,特别是被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和监狱洗脑班的大法弟子们。对邪恶的放纵就是对善良的埋葬!让我们一起携起手来共同结束这场迫害。

呼兰监狱被非法判刑的三十四名大法弟子 2003年8月11日

* * * * * * * * * *

附:(一)二监区一中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孙洪权被迫害的详细情况:

本年度三月十九日,大队长秦某指示不准犯人与大法弟子说话,并采取株连政策威逼犯人“转化”大法弟子。晚上六点十五分干完活,牢头让其他人回屋休息,在洗手间里将孙洪权毒打了三次。后来用牙刷柄塞入手指中间攥紧转动,那种滋味真是钻心的痛。用毛巾塞嘴,四个犯人推掰胳膊。孙洪权四次晕倒,恶徒并按住他的头猛撞墙并拳打脚踢,直打到一点多钟。几个人打累了去休息,又换了三个人继续迫害,用毛巾塞住嘴喊不出来,用椅子压腿一人坐上,其余两人一人踩一只手,并把鞭子浸在水里,三人轮流毒打他,一直打到早上四点。至此恶徒迫害该同修近十个小时。(以前曾有过三天三夜不让孙洪权休息睡觉,不让家属接见。)

(恶警名单大队长:秦殿军中队长:李友;指导员:闵慧光)

(二)六月二十七日范长江(呼兰监狱三大队教导员,专门负责迫害大法弟子)安排犯人定做一个二寸宽四寸长的小板凳,让法轮功学员们从早上七点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大法弟子王成为了抵制这种迫害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三天晚上,范某直接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几名犯人在走廊打完人后,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站到晚上十点才让睡觉。第二天安排两名犯人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并写成报告上交。现在恶人不准法轮功学员打电话,不允许接见。家属来探望时它们谎称法轮功学员一切都很好,来欺骗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17/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55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