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心和不想向内找自己的教训


【明慧网2003年8月19日】同修关于资料点损失的经验教训很多。因为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不同,方方面面的表现各异。有时候,我们总是将出事的同修作为当事人,没有被抓的同修当作旁观者,评论一番之后,不了了之。没有切实的想想自己,在心灵上也没有得到多大的触动,表现出来也只是一个常人式的经验总结。心性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固守着自身变异的东西不放,这样旧势力仍然有借口为了让大法弟子成熟起来继续迫害

我们这一地区从去年四月份以来,资料点相继被破坏,大多数资料点学员被非法抓捕。主要原因就是流离失所的同修整体上的路走得不正,掺杂着人心做大法的事,同修之间的矛盾僵持不下。

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在大陆的许多地区起着这一群体的独特作用。“7.20”刚开始时,很多同修面临环境突变不知所措,但是有一批大法弟子最先扛起了证实法的旗帜。因为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魔难,因此不是非常成熟,再加上旧势力的安排,有的同修被邪恶迫害得无家可归。他们用自身的证实大法的行为以及经验教训鼓舞了一批批同修走出来加入证实法的洪流。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大法工作中来,制作同修需要的各种真象资料、找同修交流体会……,他们在那一时期成了正法整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然而随着正法进程的不断的向前推动,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切实的修炼着自己,方方面面都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智,而且不同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不断的提高,需要大法弟子不断突破自身的框框,走自己的证实大法之路。大法弟子不能总是处于等、靠、要真象资料的状态。因此在去年,有一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就提出了流离失所的同修大包大揽的情况应该改变,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证实大法之路,当然,我们还是一个整体,同修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还是一如既往。

然而旧势力始终不愿意退出正法的舞台,不想轻易放手,它们只执著自己的安排,利用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加紧破坏。有几名从劳教所刚刚出来的大法弟子,曾经是辅导站的工作人员,他们仍然保留了“7.20”以前大法辅导站工作的思维模式。当然,在同修的角度上讲他也是为大法负责。然而,正法在不同时期对大法弟子有不同的要求,而且师尊一再强调,任何形式都不配用在大法上。同修的出发点是好的,统一领导、分工有序。可是,同修却忽略了一点,“7.20”以前是个人修炼时期,“7.20”以后,每个能够跟上正法进程的大法弟子,已经是一个度人的觉者了,谁也不应该强求别人去做什么。每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都是为自己体系的生命开创未来,做任何事都是出于自己的本性,大法是圆容的,有自动圆容修补一切的不变不破的机制。同修太执著自己的安排了,固守自己的想法。

这些原来做辅导员的同修认为他做什么事都是找一些同修商量过的,所以就觉得有套路了、心安理得了。其实这不能决定一个大法弟子的路每一步是否都走的纯正,因为每一步都需要用法来衡量,而且每个情况都要根据当时的情况全面考虑,不应该存在一个照搬经验的模式。比如说,做什么事都事先和个别同修商量,然后将决定通知给其他同修,如果这成了唯一的方式、成了模式,反而会突出弊端,因为其实你找再多的同修商量,也不能代替别人的选择。大家都在修炼,所以大多数同修都会配合的,即使觉得你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的意见有不妥之处,也会默默的给予补充。举个最小的例子,这些同修规定流离失所的同修是夫妻关系的不能住在一起,虽然有的同修出于客观和主观上的原因不同意,但作为修炼人不能太执著自己的想法,也就自己去克服困难了。

大法工作是需要方方面面进行协调的,但是不一定非得需要流离失所的同修去协调,大家都是修炼中的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不足。而且流离失所的同修也不了解各地区真实、具体的情况,所有地区都是一个模子的做法也不符合师父的要求。师父在《精进要旨-清醒》中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所以任何活动都要根据当地和学员的情况而做,不要绝对化,学大法都是自愿的,何况搞活动呢!其实站长首先是学法带头人,自己法学不好就做不好工作。”然而在一些负责人眼里,哪个地区离开了他们,那一地区好象就跟不上正法进程似的,好象所有的同修都是在他们的带领下证实大法,离开了他们就不行。一些地区同修可以自行上网、下载,可是学员体会还必须用流离失所同修整理的,他们对在家同修整理的体会不放心。

其实,大法就是圆容的,各个地区的大法工作都有一些在家弟子主动承担,这不是谁安排的,而是同修自己选择的正法之路,而且这种在法中的选择,其他同修也都发自内心的配合,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非常了解,在一起风风雨雨走了那么久,心是溶合在一起的。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对当地的情况的掌握是不如在家弟子的,但是他们常常根据自己的经验、根据自己看到的片面情况来调整某一地区的大法工作,将在法中自动形成的状态打破,重新安排一些人或事,结果使一些本来运转非常正常的地区出现了情况。当然,在这其中也有在家弟子修的东西,因为刚开始出来的一批同修都非常了不起,在一些在家弟子心中对他们有了崇拜的心,而这种崇拜心理又自然延伸到一些后出来的流离失所的同修身上,没有按照师父讲的法的要求去做。但是,渐渐的也有一些在家弟子对这一批流离失所的同修的做法产生疑问,拒绝让一些所谓的负责人领导自己地区的大法工作。有的同修说:“现在没有流离失所的同修,我们也照样走我们的正法之路,他们对很多情况不了解,做出了很多不符合我们本地区实际情况的决定,从某一方面造成了干扰。”然而所谓的负责人听到了这一建议,不是好好的向内找,切实想想自己所走的正法的路正不正,反而张口就说同修是被邪恶操纵了,被魔利用了,想脱离正法整体,等等,而且对整体的理解很片面、机械,局限性很大。而且,对这一地区的正法工作忧心忡忡,觉得这些同修已经被正法进程落下了,一定要指派几名流离失所的同修去负责,他在幕后指挥全局。哪个地区没有纳入他的指挥范畴,哪个地区就跟不上正法的进程。因此,哪个地区都安排了几名流离失所的同修去负责大法工作,自己在幕后统一协调,被安排的同修被称为“跑片的”。

有的流离失所的同修(“跑片的”)有时表现出来了居高临下的心态,到哪儿都觉得自己是领导(负责人),同修之间的交流也不是抱着一颗互补互修的心态,而是带着指导别人的心态,将自己摆在别人之上,不是通过交流升华自己。有的同修说这个地区归他管、那个地区也归他管。哪个地区归谁管都由一些负责人内部规定,有的同修说这个地区归我管,其他人未经我允许不得私自插手。其实有的地区同修之间配合得很好,资料点遍地开花(从“7.20”以来一直延续至今),根本不需要流离失所的同修提供帮助。可有一些跑片的同修觉得不到同修家去交流体会、不生产点真象资料,自己好象没有参与正法。也不管在家弟子需要不需要,只要交流了,真象资料送到了,今天的事算是完成了,负责人交给的“跑片”的工作做完了,心里踏实了,回家那一天落不下了。有的负责人看哪里安全就去哪里,安全的地方是同修已经将环境开创出来的,同修是想给自己找一个捷径:既做了大法的事了,又没有危险。

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大法对于每个弟子的要求也不断的提高。无论是对大法法理的认识,还是心性的升华以及实践中的成熟理智。其实正法中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在家弟子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承负起来。都是师父的弟子、都是度人的觉者、都是某个宇宙体系的王。“遍地开花做资料的一点建议”的体会发表出来后,有的流离失所的同修仍然固守着自己的观念。上网、下载、制作体会、刻录就应该是流离失所的弟子的工作。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问:如何在师父所说的法理中,不陷入执著的框框中,而能方方面面地圆容,在正法最后的进程里更加精进?并且在做大法的事情上及理解法理上,不是只针对某个角度,而是方方面面地圆容?

师: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得,哎呀,自己觉得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重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

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象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地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笑)(鼓掌)”

可是,同修太固守自己的安排,总认为自己是为法考虑的,考虑的很圆满,其他同修只需要配合就行了,一旦觉得同修的配合没有达到自己的想法就对同修产生看法,或是觉得一定存在什么问题,浪费了很多时间去解决自己假想的问题。

就这样,在流离失所同修内部渐渐形成了一种领导模式,甚至出现了好几级的负责人。而一些同修也放任了自己的领导心、显示心、妒忌心……而且越来越膨胀。甚至有的同修发展到根本就听不进去不同意见,谁要对他们的某些作法产生疑问,甚至会使用常人中的勾心斗角的手段排挤同修;有的同修因为一些原因被上级负责人撤换下“领导岗位”,由其他同修代替,结果这位原负责人采取各种手段排挤同修,并且在背地里制造各种莫须有的谣言,甚至说要用整体的力量压垮同修,谁要是指出他的不足,也被列为排挤对象,这样同修之间就产生了裂痕。当然作为修炼人都应该向内找,双方都存在问题。就象师父讲的关于特务的问题:“是因为我们的场不纯、不正,不能起到救度众生、挽救生命的作用,不能震慑邪恶,那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还讲来讲去,还讲什么谁是特务,这个那个的,是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哪?”(《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也就是说这些地区发生问题的双方都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就这样,一些对他们的做法有意见的同修被相继排挤,结果这些被排挤的同修相继被捕(在其他同修眼中非常了不起的同修)。当然,问题是双方面的,有的被排挤的同修一开始心态也不是特别平和的。而那些学员因为没有被抓捕而更理直气壮的指责同修有漏:不好好学法、发正念。最后直至同修损失殆尽,甚至一名大法弟子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这种局面才被打破。而这种局面被打破,不是因为同修意识到自身存在问题,而是流离失所的同修几乎全部落入魔窟,没有可以被领导的人了。其实没有被邪恶抓捕不等于没有问题,也许就是因为你固守的一些观念造成了身边的同修被相继抓捕,当然哪个同修被抓捕也不是偶然的。

其实这一问题,我早就看到了。但是由于自身的修炼状态、心性位置等许多因素使我没有破除旧势力的系统安排,甚至在数次努力无效后采取了躲避的方式逃避矛盾(因为自己陷于矛盾中也成为被排挤的对象)。没有按照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要求的:“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扎扎实实的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有时带着改变别人的心态与同修交流,没有洪大的慈悲、没有宽容的心态、没有在问题面前要求自己扩大慈悲的容量、没有正法弟子本应该具有的慈悲、纯正、大忍的心态。痛悔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我深刻体会到了“修心”有多么重要和严肃!

希望有类似情况的其他地区的同修静下心来学法,通过同修之间的交流找到自己的不纯正之处,修正它!调整自己的正法工作,真正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不要再固守自己的想法,因为邪恶会加强你的思想,让你就认为自己的想法对,自己的做法有道理;不要再让自己没有修去的人心被邪恶利用来干扰正法;不要再无休止的放任自己的人心,今天你的人心得到了满足,要知道将来回家的那一天你就会看到过失的原因,而这一切又会决定你自己的体系在宇宙中存住的时间长短,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我希望这些血一样的教训能够让同修警醒了!不要再重复这样的错误了!我不想像完成任务一样写一篇常人工作式的总结就万事大吉了,我的修炼境界就在这儿,所以说出的话的背后内涵不一定能够打到生命的更微观处,但我真心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同修能够从中吸取教训。静下心来学法、扎扎实实的向内找。(好象老生常谈一样,不是啊!)有时耳边仿佛听到狱中同修被酷刑折磨得痛彻心肺的呼喊,不能允许这样的人间惨剧接连发生了!

另外说一个小问题:关于流离失所的同修是否应该找一份工作的问题。

流离失所的弟子由在家弟子出钱资助生活,那是那一时期的客观情况造成的,因为同修需要的东西很多,而且人力有限。可是现在资料点都可以独立运作了,一部分流离失所的同修与过去相比有了空余时间,可以找一份工作,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然而一些同修在长期的资助中养成了安逸心理,一提出去工作就有心理障碍,这种障碍不是因为大法工作的需要,而是人心造成的,有许多大法弟子完全可以找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有一个流离失所的女大学生靠早晨送牛奶维持生活,有的流离失所的同修靠拣废品维持生活。在家弟子能够在有工作、有家庭的情况下证实大法,我们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呢?所有的区别都是自己掩盖人心的借口。

师父在《大法是圆容的》中讲:“稳定的工作也使修炼者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生存问题而耽误修炼与安心洪法,及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在社会的各个行业中都可以修炼,也都有有缘人等待得法。”

流离失所的同修是应该认真考虑考虑自己的正法之路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