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修心来超越礼仪的不足与文化的差异


【明慧网2003年8月2日】参加法会回来不久,有位西人学员在小组学法交流时说起一件让她愤愤不平的事。原来法会中间休息时,她看见一位中国大陆来的老年妇女跟着一个刚刚学步的幼儿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有个负责维持秩序的学员急于保持通道畅通,就上前把那个祖母与孩子一同拉到了一边不妨碍众人行走的地方。在这位生活在一个亲情浓厚的大家庭中的意大利民族的学员眼里,那个动作着实不够温和礼貌,所以很不平。听到这个抱怨,有其他西人学员也表示有同感,他们都看到过大陆来的中国人在礼仪方面表现出来的缺乏训练的表现,很不适应,有的知道自己心里形成了长期过不去的心性关,颇有些沮丧。

我也遇到过同类问题。烦扰我的主要是中国大陆来的很多人所持卫生标准很低,或许个人卫生标准低才能适应中国社会的大众生活,但是到了西方正常社会、文明程度较高的公共场所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了。需要与持这样卫生标准的人频繁来往时,对我讲究整洁的心形成了强烈冲击。但毕竟后来修炼了,所以渐渐能随遇而安,用善念对待他人的不足。人并没有什么天生的卫生习惯和礼仪观念,是因为一代代中国人在49年以后生长的环境太不正常、不文明,而且没有选择余地,才变成那样的。正如一些从未出过国门的中国人认为现代中国很好、而且还在飞速进步,无法想象西方文明社会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好处;而对于中国人经历的生活状态,特别是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对人的摧残、对传统文化、道德价值的摧残,正常社会中生长的西方人也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作为修炼人,别人做得不好的确是有别人需要修的,但自己如果动了心,那自己一定要修,这才是消除负面感受的根本之道。为什么要消除负面感受呢?因为那于事无补,并且是基于要求别人做好的想法才产生的,而修炼讲遇到矛盾首先要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讲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人们已经承受了很多,如果我能帮助他们改进,就默默地去帮助,最好不要嫌弃和产生不善的心念。修炼人遇到什么事动了心,不都是自己修炼境界有限的体现吗?何况自己心性提高了,没有了对事物的情绪和人心浮动,说出的话对别人来说也才更纯正、有益。

认识问题的角度很重要,修炼几年来每遇到这类问题时,靠着修炼自己那颗心,渐渐地从强忍和沮丧,到大部分情况下已经能从心底里谅解对方,并善意地帮助对方意识到以前没意识到的问题并发自内心地自我改善。这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修过来了就会知道,靠修心、修善,能够超越所有礼仪的不足与文化的差异。

前述西人学员的挫折感,我很理解,所以和几位中西人学员一起分享了自己的几段小小经历。之后他们让我写出来,我明白他们的心思,就写了,虽然不知道是否符合他们的要求。

故事之一是这样的。一位男学员,一起做大法工作的,基本上用通知的方式告诉我,说他自己安排了在放假期间到我家住一个多星期。我的居住环境比较拥挤,加之在家办公,先生还不是修炼人,虽然我的家和庙差不多,生活完全是以修炼为中心的,但毕竟是在常人社会中,需要考虑周全一些,所以很难马上答应。但对方的思路完全不同,说随便打个地铺就行,吃住都没什么要求。(顺便说明一下,这位学员修炼很精进,特别是对大法工作非常负责、几年如一日全身心地投入,只是从上大学开始就离家在外,至今长期一个人生活,很多与别人交往时的生活常识比较缺乏,也不太会照顾自己,除了计算机和软件,好像什么都可以凑合。这在那个年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其实是个普通的现象。)看到对方很想来,我找机会和先生讲了,好在先生非常体谅。来了之后我试着给这位学员讲解了一点他没想到的、但别人一般会考虑的生活中的想法。然后大家一笑了之:无非彼此要求自己多体谅对方的问题,修炼人能做到。这在没修炼前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这个过程中因为生活空间的狭小、卫生和饮食习惯、作息时间的不同,以及用车等问题,对双方都产生了一些不便,但这也是正常的,不是什么坏事。当我们都记得自己是修炼人,这些都无法形成障碍和隔阂。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确学到了如何才能更好地与自己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生活和工作,这是一个对善心和心胸的考验。实践证明,遇到问题时,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善意的、及时的沟通,总是带来更多的理解和默契。

引申一步,在修炼中我认识到,个人在常人中建立的标准和观念,再好也是有限的,没有金刚不破的理由去固守,何况我们还都在归真的途中,并不知道先天的自己是谁,那么又何必执著于所谓的“自我标准”呢?都是掺有观念的后天标准罢了,应该不断地放,直至修得执著无一漏。否则在很多情况下反而会障碍了自己的继续升华。我们在正法修炼中遇到的任何魔难,说到底,都和我们自身的局限与不足相联系,所以如果能够把所有这些都看成继续纯净自己的机会,那就会象师父希望的那样更快地成熟起来。

第二个小故事是关于文化差异的。有位西人同修,是位男士。有时候我们需要一起出去做大法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都是对方开车,我负责说话,一来可以利用路途上的时间交流信息和修炼体会,二来每天生活工作都很紧张劳累的“司机”也需要保持不睡过去。可是有一天去一个外州的城市,停了车之后没走多远,同修忽然问: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吗?我顺口回答不知道。同修停下脚步,瞬间盯了我一眼,转身回去看街名。原来他让我帮忙记住车停在了哪里以便回来时好找。同一天后来我们又去了另一个地方。在停车场找车位的时候,他问:你知道你现在的责任是什么吗?我觉得同修很有趣:他在家恐怕就是用这种对话培养他的孩子的吧。我非常配合地答曰:记住车停在哪儿了。两个人都笑了。

这本来是个文化习惯类的差异。同修可能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同乘一车理应分担责任;而我一向认为和开车有关的都是男人的事,虽然在美国,毕竟男女有别,女人不要抢干男人在行的事情,这也是对对方信任和尊重的表现。可是当分歧出现时,如何看待,是用排斥否定的心,还是宽容、善意理解的心,结果却是不同的。

其实那天我虽然记住了车位,可并没派上用场,因为同修提醒我的同时也提醒了他自己,他也记住了车位。事情虽小,体现出虽然同修之间有文化差异和习惯的不同,但在修炼者的善念和自我改进过程中,那些差异其实很容易逾越,关键是要修自己,力气用在改变自己,而不是盯着对方看他的功课是否做完。

也引申一步说,现在这一世转生成白人的人并不一定元神也是白人,而那么多转生成中国人的学员,元神也不一定都是黄种人。大家历经万苦来在世间,得法、修炼、在正法时期救度世人,这是宇宙中很少很少的生命才有的殊荣,对现在和未来的责任都很重大。那么无论遇到什么,我们都相互善待、相互谅解,遇到问题不用个人的观念和给对方下定义的心去排斥,才是应有的基本态度。

还有一点,我和有的西人同修开玩笑地说过:你这辈子从小到大过得那么舒服,却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修成人永远也想象不到那么高的大法觉者,遇到多少触动你心的事情不都很正常吗?往上修就是了。(当然话虽这么说,这是劝西人学员的时候才这样讲的,我想对中国大陆来的华人同修说,在人这层理上,礼仪和卫生习惯也从一个侧面代表着人的道德与尊严,我们既然已经来在西方,应该用心从周围的文明环境中观察和学习人家做的好的地方,认识到并改变自己的陋习。否则不以“脏乱差”为耻的文革遗风会一直在我们身上带着,周围正常社会的常人看了可能会对大法弟子留下不好的印象,从而对我们讲真相的努力起到一种抵消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