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披露吉林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现实处境


【明慧网2003年8月20日】吉林省吉林监狱对因修炼法轮功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非人的摧残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手段、场面令人惨不忍睹。

2002年7月,吉林监狱陆续收押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在收押之前,全监上下如临大敌,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主抓改造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入监的法轮功人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它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质的“大哥”们殴打、体罚、勒索无辜者的场所。来到这里法轮功人员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狱警支使“严管队”的犯人对法轮功人员进行野蛮的管理。法轮功人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从早上五点三十分钟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紧接着就是逼迫法轮功人员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认罪书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是犯罪,承认法轮功是X教;悔过书就是在承认自己犯罪的前提下进行忏悔;保证书就是保证今后再也不练法轮功了;决心书就是决心彻底与法轮功决裂。为了得到“四书”而获得奖励,全监十二个监区的“小严管队”的看管人员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大肆对法轮功人员进行残害。

仅以六监区为例来介绍一下,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看管人员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六监区的牢头狱霸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象野兽一样扑向法轮功人员,法轮功人员腾伟强、辛延俊、吕然、王志强、梁振兴、杨光无不受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看管人员用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睾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胁条骨缝里插,用胶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脚后跟猛刨法轮功人员的后背、腰部……辛延俊捕前在空军某部服役,身体素质是相当不错的,一番折腾之后,已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其他人的状况更是可想而的了。二○○三年临近春节时,李明用塑管毒打梁振兴时,把梁打倒头磕到暖气片上,血流如注,昏死过去。监区怕引起他犯的义愤,立刻封锁消息,并警告目击者:如果背后瞎议论后果自负。这只是六监区“小严管队”折磨法轮功人员的种种普通手段,其它监区也同出一辙。

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是相对于监狱的“大严管队”而言的,监狱的“大严管队”摧残人比“小严管”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刑具琳琅满目的,本来按规定使用刑具是有明文规定的,但这是随便使用,最恐怖的是这里的“固定床”。所谓“固定床”也叫“死刑床”,它是把被害人的四肢抻起,身体悬空,然后用小皮锤在身体的各关节处敲打,直到脱节发黑为止。一监区的郑卫东,六监区的梁振兴等多名法轮功人员受此酷刑。法轮功人员不但肉体上受到了致命的摧残,精神上也受到了严重的迫害,由于惊吓百分之九十的人有严重的心脏病……

今天,笔者以知情者的身份对法轮功人员在吉林监狱所遇到处境进行披露,意在呼吁当局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予改善,中国政府向世界公布的《中国罪犯人权状况白皮书》上写的很明白,可在吉林监狱怎么一点也体现不出来呢?难道是吉林监狱执法部门与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了?抑或是中国执法机关根本就是在弄虚作假,而这仅仅是体现中国政府司法界普遍腐败、黑暗的一个缩影?

另外法轮功学员杨峰,常常遭到残酷折磨。在上固定床时,一支胳膊给打残了,至今不能回弯,不好使。睾丸也被打坏了,到现在还红肿发炎。监狱不给治病,天天在疼痛中煎熬。